人物
2017.04.07 07:02

【心內話】老婆別像媽

文|黃文鉅    攝影|林俊耀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劉崑泉早年受母親壓迫,長年負擔家計,直到退休後,重拾藝術創作,還考上街頭藝人,跑去各古蹟擺攤,寫書法或是表演樂器。
劉崑泉早年受母親壓迫,長年負擔家計,直到退休後,重拾藝術創作,還考上街頭藝人,跑去各古蹟擺攤,寫書法或是表演樂器。

我相親100多次,29歲才遇到我老婆。我要找的,就一句話:替未來的兒女找一個好媽媽,重點是別像我媽媽一樣。

我爸爸是牙醫,討3個老婆,媽媽是小老婆,跟他差30幾歲。大媽、二媽、10幾個兄弟姊妹把我當仇人,拿石頭砸我,放狼狗咬我。外婆是童養媳,媽媽大概也沒被疼過吧,一不高興就歇斯底里,她曾拿菸燙我,我左手背至今還有一個長2公分的菸疤。

我5歲那年,媽媽敗光家產,跟爸爸在旅社喝農藥自殺,送醫,只有媽媽活下來。她把我丟給外婆養,我動不動被打罵,每天挨餓,小二就胃潰瘍。從小念書,為了錢,學校大小比賽我都參加,獎品再轉賣給同學。後來考上國立藝專,每天送報紙、洗碗賺學費。當兵時,媽媽說用6,000元訂了預售屋,叫我扛每月3、4,000元房貸,她從沒想過我要怎麼付?退伍後,我邊工作養家,又要應付教官考試,某天突然吐血又拉血,送急診,開刀才發現胃裡全是血,醫生說要拔管,我流著淚猛搖頭,我不想死。

我在歌仔戲忠孝節義的意識型態下長大,不懂得恨父母。住院躺了3個月,病情好轉,漸漸領悟眼前一切都是媽媽害的,她聽我這樣說,跑去撞牆說要死給我看,我拉開她,但從那天起,不再跟她說話。我搬出去,每個月照樣拿錢回家。她生病打來,我二話不說請假送她急診,就走了。我事先幫她買了最好的靈骨塔位,她過世後,我在靈前說:「如果上輩子相欠債,我這輩子也算還光了,以後不再往來。」

童年受虐的劉崑泉(左),始終嚮往著和諧甜蜜的家庭,年輕時,相親100多次,才遇到真命天女(右)。(劉崑泉提供)
童年受虐的劉崑泉(左),始終嚮往著和諧甜蜜的家庭,年輕時,相親100多次,才遇到真命天女(右)。(劉崑泉提供)

我當教官20年,特別在乎清寒與受虐的孩子,因為感同身受。學校有位女學生,中午常偷溜去校門口,有一次被我抓到,才發現是媽媽打包剩菜剩飯來給她。原來,她爸爸肝癌,媽媽是廚工,家裡實在太窮了。我跟那孩子說,要改善經濟就先好好讀書,想辦法考軍校,後來她果然成了女軍官。她後來結婚,提喜餅回來,說是感恩餅。

至於我太太,個性溫柔又顧家,2個孩子常找她談心,感情很親密。結婚31年,我幾乎每個禮拜都跟老婆出去喝2到3次咖啡,一般人哪有結婚以後還上咖啡廳的?相親100多次,是值得的。

劉崑泉,61歲,台南市,退休教官

更新時間|2017.11.09 17:4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