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7.04.04 03:02

讓習近平狂熱的隱元大師──日人聽到茶道、木魚就想起他

編譯|劉映君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圖為天津博物館在2015年8月《海上絲綢之路文物精品大展》中展出的隱元草書匾,由福建博物館收藏。(東方IC)
圖為天津博物館在2015年8月《海上絲綢之路文物精品大展》中展出的隱元草書匾,由福建博物館收藏。(東方IC)

日前,紐約時報摘錄了即將出版的《中國的靈魂:毛之後的宗教回歸》一書中,關於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與佛教的淵源,認為習正「求助於宗教,藉以鞏固自身權力。」書中並提及習近平曾在2015年5月中日友好交流大會上的演說。當時他以中國名僧隱元大師東渡日本的故事為例,闡述中日兩國的文化淵源:「隱元大師在日本期間,不僅傳播了佛學經義,還帶了先進文化和科學技術,對日本江戶時期經濟社會發展造成了重要影響。」這一席話,讓對岸和日本都突然掀起了一陣「隱元隆琦熱」。

隱元隆琦(1592-1673)俗名林曾炳,在歷史上並不算特別知名。他究竟是何許人也?那麼先來猜猜看,日本人一聽到明朝體(即宋體書法)、煎茶茶道、木魚等關鍵字,會想到哪位歷史人物?答案正是在17世紀,也就是清朝初期來到日本的隱元隆琦,他堪稱是將中國文化東傳至日本的大功臣。

習近平在1985年擔任廈門市副市長,隨後又當上福建省省長,在福建省有近20年的政治資歷。他似乎就是在此時,對於隱元大師的豐功偉業產生了興趣,甚至狂熱到造訪隱元法師曾駐足過的萬福寺(位於福清市)至少三次。也有人認為,習近平對於隱元法師產生興趣,是他曾在臨濟宗(日本禪宗流派之一)發祥地――河北省任職的緣故。

隱元隆琦在西元1592年生於現在的福建省福清市。隱元的父親在他6歲時就失蹤了,長大成人後,他為尋找父親下落而踏遍了江西、江蘇與浙江一帶,最後來到了普陀山,在那裡下定決心踏入佛門。1620年他回到故鄉,在福清黄檗山的禪寺出家,後來成為黄檗山萬福寺的住持,主導該寺之重建。

1654年5月隱元隆琦出發前往日本。當時已63歲的他力排眾議,帶著約20名弟子從泉州揚帆,花了一個月半的航程前往長崎,本來只預定在日本停留三年,但由於當時的幕府將軍及天皇都皈依了臨濟宗,便決定定居日本,1659年在京都宇治,仿故鄉黄檗山的萬福寺新蓋了萬福寺。1673年,隱元在接受了後水尾太上天皇(按:在當時的今上天皇背後掌握實權)賜與「大光普照國師」之法號的翌日圓寂。

隱元法師在日本的第一年曾經待在長崎的興福寺。隨著突然引爆的「隱元隆琦」熱,興福寺的現任住持松尾法道在2016年1月受中國邀請,終能到夢寐以求的黄檗山萬福寺巡禮。同年8月,中國有約200名佛教界人士,為了追隨隱元法師當年的足跡,搭乘豪華郵輪來到了長崎。

隱元法師最後長眠於京都宇治萬福寺。雖然京都到處都是中國觀光客,但萬福寺卻人煙稀少,連給觀光客看的中文標識都沒有。該寺的勝井執事長希望在2023年,隱元法師350周年忌佛事的期間,能邀請中方來日參加。

2017、2018年,分別是日本與中共政權建交45周年,以及日中和平友好條約簽訂40周年,理應是能夠實現中日雙方元首相互訪問的。當習近平訪日時,說不定能造訪位於長崎與京都等地與隱元法師相關的寺院。

事實上,中共歷代政要訪日行程當中,拜訪區域都市當中和中國相關的地點已成了慣例,像是中共前國家主席胡錦濤,在2008年訪日時也曾參訪奈良唐昭提寺。習近平在2001年當省長時造訪過長崎,與在1998至2010年間擔任長崎縣知事的現任參議員.金子原二郎會見的次數,更是多達五次之多。

隱元法師的名字,在現代日本僅剩「隱元豆」(菜豆)這個痕跡可循,並未受到廣泛的注目。這位隱沒於歷史洪流的僧侶,再度受到日本與中國關注之日,說不定已近在眼前了!。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參考資料

更新時間|2017.03.31 09:0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