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世界
2017.04.26 22:00

鬼神共舞的峇里島新年

文|游琁如    攝影|葉琳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晚間約莫8點,鬼怪開始登場。
晚間約莫8點,鬼怪開始登場。

我在被稱為「峇里島新年」的沙卡(Saki)曆新年前數日,從台灣飛往峇里島,此時正逢峇里島雨季最末,也是淡季,班機座位很空,降落時滿眼綠意,峇里島仍如過往數次我來訪一樣,烈日炎炎,風很涼。

「如果一輩子只有一次機會來峇里島,那3、4月間的新年時節,會是最美好的體驗。」我跟著風尚旅行社總經理游智維一起踏上這片土地。他已經連續4年,在同一個時間到訪峇里島。

峇里島新年,約莫在每年的3至4月之間。我坐上接駁車,透過車窗看向峇里島。車子開過海邊,再一路開進位居島嶼中部的烏布區,路旁開始出現一座座用簡單帆布遮掩的大型竹棚。我探頭仔細看向裡面,「這就是Ogoh Ogoh,也是新年的重頭戲。」游智維在一旁解釋。

新年前夕的白天,走在烏布各處村莊,可以看到各種大型鬼怪出現。
新年前夕的白天,走在烏布各處村莊,可以看到各種大型鬼怪出現。

Ogoh Ogoh為當地語,意為大型怪物。由保麗龍、竹枝等製作的精密鬼怪,目的是為了告別舊的一年,也就是將舊年度的鬼怪請離之意。鬼怪的形狀各異,全憑各個Banjar(相當於台灣鄰里概念)居民發想,偶爾可見流行的卡通或者人物圖樣改版。但不論發想來源為何,一切以可怕為基礎,愈猙獰恐怖,也就愈能獲得目光。

鬼怪的製作很神祕,每個Banjar會在村內搭起竹棚、拉起帆布,悄悄的上彩妝飾。但這帆布的遮掩其實也只防君子,每當一陣強風吹起,高達兩層樓以上的鬼怪,常會張牙舞爪的出現在道路前方。所以各Banjar在製作過程中,習慣留一手暗自較量,等待新年前夕的「Ogoh Ogoh遊行」登場前,鬼怪才會以完整方式亮相。

傍晚時分,各處居民會將鬼怪抬出至市區中心,準備晚上的遊行。
傍晚時分,各處居民會將鬼怪抬出至市區中心,準備晚上的遊行。

「Ogoh Ogoh遊行」之前,我抵達烏布皇宮附近,開始探索周圍各Banjar的鬼怪。騎機車繞行村莊,幾尊小型Ogoh Ogoh跳入眼中,部分有獠牙張大嘴,指甲尖長,表情可怖。攝影小喬跟我一邊跳下車拍照,一邊興奮的鬼吼鬼叫。隨著繞行村莊多了,Ogoh Ogoh不斷出現。

看多了,口味自然也重了點,此時我倆眼前出現一個三層樓高的大型鬼怪,大而厚的乳房垂掛在身上,她滿嘴尖牙,長了長指甲的五指撐開,繞到鬼怪下方一看,宛如被風吹起的裙襬下,露出鮮紅色的下體顏色,「這會不會有點太重口味了。」我倆同時這樣發表感想。

3月27日登場的「Ogoh Ogoh遊行」,從晚間8點開始,在整個峇里島各處十字路口,皆可見各區Banjar居民抬出的鬼怪出現。我們選擇在烏布皇宮前方空地等待。各鬼怪在遊行前,皆會被抬至周圍足球場空地等待,等到夕陽西下,表演就跟著夜色一起登場。

在烏布皇宮前的遊行規模最大,鬼怪不斷旋轉,周圍人群發出嘶吼聲。
在烏布皇宮前的遊行規模最大,鬼怪不斷旋轉,周圍人群發出嘶吼聲。

晚間7點,總共6區Banjar鬼怪們紛紛開始出籠。每個Banjar會有2至4隻大小不等的鬼怪,先以傳統敲擊樂器開場,隨後是真人舞蹈演繹的傳統故事,接著先由兒童完成的鬼怪先行開始,最後壓軸則是「主秀」。

主秀登場時,整個烏布皇宮區域塞滿上千人潮,上百人抬出的鬼怪,以竹竿托抬在空地旋轉跳躍,並發出聲聲嘶吼。伴隨打擊樂器聲,燈光不斷變色,周圍人群喧鬧叫囂,偶爾還可見鬼怪發出雷射光忙或者來場煙火秀,圍觀群眾也跟著沸騰。我們擠在人群中,不斷伸長脖子看,一邊努力越過前方層層人頭,捕捉下鬼怪登場的奇幻畫面。

鬼怪表情愈猙獰恐怖,也愈吸引人目光。
鬼怪表情愈猙獰恐怖,也愈吸引人目光。

「Ogoh Ogoh遊行」約莫進行至晚間近11點,6個BanJar各自15至30分鐘時間表演。等到表演結束,各團隊會趕在午夜前,將Ogoh Ogoh抬回村莊,迎接一整天禁語的「寧靜日Slient Day」。

午夜零時開始,峇里島的機場關閉,所有人開始進入一整天的靜默時間,原本歡騰的街道毫無人煙,店家鐵門全部拉下,連商家招牌燈都須轉暗,電視、廣播也一切暫停。開始進入24小時的不交談、不吃、不走動、不外出、不開燈、不煮飯的「寧靜日」,峇里島人透過沉靜與反思,告別舊年,迎接新的一年開始。

那日晚上,我趕在午夜前回到飯店,飯店燈光也已經調暗,大地安靜,只剩蟲鳴蛙叫。我泡進泳池裡,抬頭向天空看,完全沒有任何一絲光害的銀河出現在眼前。

更新時間|2017.04.26 10:3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