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7.04.06 04:04

【川習會】當口無遮攔的川普碰上行禮如儀的習近平 ...

文|謝樹寬

美國總統川普上任之後,第一次美中元首的高峰會,將於4月6日在佛州的川普私人的豪華度假別墅「馬阿拉哥」(Mar-a-Lago,或稱「海湖莊園」)舉行。

對美中兩個全球最大的經濟體,或是對川普和習近平兩人個人而言,都不是一場簡單的任務。

北京方面最擔心的是難以捉摸的川普,會突然出現讓領導人尷尬的怪招。而華府則苦嘆缺少中國專家,到頭來高峰會一事無成。

川普和習近平第一次的高峰會議終於登場,但結果如何卻還難以預料。

畢竟兩人行事風格南轅北轍,兩國對自由貿易、區域安全、全球暖化等議題也有立場。特別是今年初蔡英文總統致電祝賀川普的「川蔡電」風波,更一舉打破了美中台近四十年的外交默契,讓北京方面一度中斷與美國的高層聯繫。

不按牌理出牌「川習會」北京忐忑

對北京當局來說,最令人焦慮的源頭,是川普不按牌理出牌、外帶口無遮攔的作風。

雖然川普上任僅僅十週,已經有不少前車可供借鑑。像是二月份日本首相安倍到訪美國,川普突然帶著安倍隨機闖入海湖莊園一對新人的婚宴,讓作客的安倍一臉尷尬。而川普和安倍握手足足握了十九秒,兩人的右手前後左右猛烈晃動更成了網路搞笑meme的材料。

川普難捨難分的握手式讓安倍只能一路尷尬陪笑。
川普難捨難分的握手式讓安倍只能一路尷尬陪笑。
川普帶著安倍在馬阿拉哥豪華莊園(Mar-a-Lago)參加川普重要金主的婚宴,川普並自顧自和賓客聊了起來。(在婚宴之前,他們剛針對北韓試射導彈落入日本海的突發新聞發表了共同聲明。)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訪問時,兩人的握手成了比腕力比賽。而梅克爾訪問白宮時,川普則是乾脆對記者的握手要求充耳不聞。

類似的場面,對於不苟言笑,講究排場、注重對等儀式的北京外交人士而言,絕對不可能一笑置之。南京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朱鋒在美國時代雜誌的訪問中就說:「川普如果這樣做就太蠢了。中國領導人是非常嚴肅的人,川普想搞任何花招都會被當成是一種羞辱人的行為。」

讓中國捏冷汗的不只是擔心領導人在公開場合出糗,他們也擔心的川普這個七十歲的政治新手,會把川習會當成是談生意,兩人見面、打高爾夫、吃晚餐、然後不著邊際地高談闊論。因為習近平可不像安倍,他不打高爾夫球,也不懂說奉承話和人親密攀談。

因此,特別注重規格和排場的中國官方,特別強調這次的川習會不是正式的高峰會,甚至也不願住進川普的私人莊園,而是安排在附近的水棕櫚灘溫泉度假中心(Eau Palm Beach Resort & Spa),或許就是為了避免到時候雙方沒有達成任何有意義的聯合聲明。

美國關係乍暖還寒 川普擔心空手而歸

不過,這場美中峰會對川普而言,同樣也不會自在容易。川普當選之前,「打罵中國」(China-bashing)是他選戰的主要策略之一。他曾指控中國「強暴」美國,信誓旦旦要將北京列名匯率操縱者,並對中國產品課徵45%的進口關稅。當選之後,與蔡英文總統通電話,更讓美中關係跟早春的天氣一樣蒙上了冰霜。川普上星期四在推特就預告說他和習近平的會面將「很不容易」。

華府和北京的衝突矛盾並不是始於川普,過去習近平和歐巴馬會面時,也經常充斥著恩怨糾葛和緊張角力。幾次「歐習會」事前也分別發生史諾登匿居香港、美國指控解放軍從事網路間諜活動、以及南海軍艦的緊張對峙。不過,當時兩邊都有充沛多元的外交聯繫管道,得以在事前溝通協調、事後取得共識。

「非典」的川普:全球議題美中針鋒相對

相對之下,這次會面很難確知能達成什麼戰略性的進展。一方面,雙方的會晤是在一星期前才匆促定案。(相對於2013年習近平訪問加州在三星期前敲定,2015年訪白宮更是七個月前就預排行程。)另一方面,川普對自由貿易、區域安全、全球暖化等議題的觀點,又和長期以來美國政壇「典型」立場大不相同。幾個重大國際議題,在川習會中都可能出現針鋒相對的衝突:

全球化

川普強調美國優先,以及分攤美國全球領導責任的主張,正好相對中國不斷擴展在世界的影響力。川普在就職演說時說「我們(美國)讓其他國家有錢了,但是我們國家的財富、力量、和信心卻消失我們眼際。」所以今後他要強調「美國利益優先」和「把工作帶回到美國」。相對之下,習近平在川普一月份就職前,在瑞士達沃斯世經論壇,則顯然意有所指提到「把困擾世界的問題簡單歸咎於經濟全球化,既不符合事實,也無助於問題解決。」

自由貿易和區域經濟

川普對自由貿易抱持高度敵意,他曾經說「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是「最爛的貿易協定」,而「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則是「僅次於它,跟它不相上下第二爛的協議」。

相較之下,中國正擴展全球腳印,五月將在北京召開「一帶一路」的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美國退出TPP之後,派代表參加智利TPP會議,引發外界猜測中國是否要取代美國在TPP的地位。

歐盟

川普說英國脫歐是一件「很棒的事」(a great thing),又說歐盟已成了「德國的工具」,並公開指責德國總理梅克爾對尋求庇護難民的態度。

我相信還有其他人會離開(歐盟)。我認為(歐盟)想維持在一起並不像許多人想的那麼容易。

川普談歐盟

相對歐洲和中國的關係。卻是越來越密切。習近平也清楚表達過支持一個團結的歐盟。

歐盟是中國的戰略夥伴,也是第一大商業夥伴。中國希望看到一個繁榮的歐洲、團結的歐盟,希望英方作為歐盟重要成員國,為推動中歐關係深入發展,發揮更加積極和建設性的作用。

習近平2015年訪英見當時首相卡麥隆

北韓與東北亞安全

時代雜誌的北京特派員坎伯爾(Charlie Campbell)認為,也許北韓是雙方最可能有共識的議題,因為彼此對北韓的共同利害最相近。雙方都想阻止北韓的核武計畫。

不過,即使有這層共識,雙方立場的歧見也不小。北京希望維持金正恩政權的穩定,避免北韓崩潰導致大批難民越過邊界,或是朝鮮半島被一個與美國同盟的南韓所掌控。而美國佈署薩德飛彈防禦系統(THAAD),更被北京視為威脅而展開抵制韓國企業的報復行動。

北韓核武議題或許是川習會最接近共識的議題。圖為北韓舞水端中程彈道導彈。(東方IC)
北韓核武議題或許是川習會最接近共識的議題。圖為北韓舞水端中程彈道導彈。(東方IC)

川普難題「中國專家在哪兒?」

除此之外,對台軍售、南海爭議、人權議題都有可能雙方矛盾對立的焦點。華府的專家認為,川普目前還有一個大問題在於團隊中欠缺中國專家。目前川普沒有負責東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也沒有助理國防部長,副國務卿、或國務次卿。這些人事佈局的工作目前交給了他的女婿庫許納(Jared Kushner)。缺乏中國專家,等於讓川普和習近平交手時少了奧援。

所以,如果要先預測這次川習會的結局,照坎伯爾的說法,習近平應該會準備適當的、稍嫌含蓄的、「方便發推特的」禮物給川普:像是在美國「鐵鏽帶」的製造業投資計畫、或是閃亮亮的波音噴射客機訂單。回過頭來,他也許會向川普要一份「第四公報」重申華府對於「一中」的承諾。這既可以讓川普有材料自我宣傳,也讓習近平回國時對處理台灣問題有所交待。

參考資料:

Xi Jinping Set for Difficult Meeting With President Trump(Time)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Trump vs Xi: a clash of world views on the big issues(SCMP)

更新時間|2017.04.06 06:1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