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7.04.10 07:12

【專訪】800萬拍片、28歲就得導演獎的秘訣

文|馬斌    劇照|甲上娛樂提供 
1988年出生的黃進(右1)贏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導演,也讓曾志偉(左1)與金燕玲贏得最佳男女配角獎。(東方ic)
1988年出生的黃進(右1)贏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導演,也讓曾志偉(左1)與金燕玲贏得最佳男女配角獎。(東方ic)

1988年出生的黃進,以兩百萬港幣(約820萬台幣)拍出《一念無明》,反映香港人的生存狀態,讓他28歲就贏得金馬獎最佳新導演。該片又在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入圍8項,他再拿一座最佳新導演獎;金燕玲也繼金馬後再拿一座女配角 ; 曾志偉也贏得最佳男配角獎。

黃進導演、陳楚珩編劇的創作情侶檔以廣東話接受《鏡週刊》專訪,開心地暢所欲言。對黃進來說,資金少,以及必須捨棄膠捲用數位拍攝,給他帶來的不是限制,反而是更多的自由。

黃進:兩百萬很少,卻有難得的創作自由

 

香港電影發展基金:錢不多但有創作自由

問:透過報導很多人都已經知道,你這部片的預算,只有來自「發展基金」的兩百萬港幣(約820萬台幣),甚至男主角余文樂,「老爺」曾志偉與金燕玲等資深演員,都是幾乎未領酬勞演出,很好奇你怎麼在這樣少的預算下,拍出你想拍的影片?

黃:我最近越想越覺得,這個「少」,反而是這影片很重要的一件事,這限制反而成為這部片的祝福。首先,因為這是政府的錢,沒有投資者與商業操作的壓力,我想拍什麼就拍什麼,因為政府只是提供資金的機構,它不會管我拍片方式與內容,反而給了我以後可能都再也要不到的拍片自主性與自由,因此我們很珍惜這機會,想要說一個我們真正想說,而且只能趁這次機會說的故事,因為一旦得敲門找金主投資,是很難拍出這部片的。

第二就是,因為大家知道錢少,很困難,反而會得到很多前輩與朋友幫助,因為他們很清楚,我拍這影片不是為了錢,是為了作品本身。我們寫了這一個很獨立、很批判性的題材,但我並不想只停留在獨立製片的模式與觀眾,因為我知道,這樣的電影應該是給普羅大眾看的,因為一般普羅大眾,才是最需要接受這訊息的人,若是只在藝術電影院裡放映,來看得觀眾可能都已經知道這些狀況,我實在沒必要再對他們說一次,反而是應該說給那些沒注意到這些狀況的人聽。

也就是因為這樣,才會很想找專業知名演員來演出,希望透過更接近普羅大眾的它們,將這個本來很獨立(製作形式)的故事,帶給一般觀眾去看,這樣才能算完成溝通的過程,因為我認為這才是《一念無明》的本質,就是除了我們怎麼寫與拍,怎麼呈現給觀眾也是我們很重視的部分。

對於這些前輩演員們,我是相當感激,不單只是感激他們無償幫助拍片,更感激它們看到這個故事的價值,看到我們做這件事的意義。

陳楚珩認為電影發展基金對香港電影界有正面影響

問:你與這次也在金像獎獲得多項提名的《點五步》,都是獲得「香港電影發展基金」贊助,台灣也有類似的電影輔導金,你認為這種由政府資助拍片的狀況,對香港電影的發展來說是好是壞?對於你自己的未來的創作之路,又是有著什麼影響?

陳、黃(同時):我覺得是好的

黃進(右)導演、陳楚珩編劇的創作情侶檔展現香港新生代不可小覷的實力。
黃進(右)導演、陳楚珩編劇的創作情侶檔展現香港新生代不可小覷的實力。

陳:發展基金每年選兩、三部片給予資金,這對於獨立製片者是好的,因為一般人要進入商業操作模式是有困難的,但如果什麼片都要考慮商業元素,考量預算後再來拍片,其實對於整個電影業並不是好事。因為有了電影發展基金,(電影界)才能有一些創作自由,讓導演拍想拍的片,才能讓香港電影變得多元,不然就會只有很商業的電影。

黃:我認為這是一個過程,透過較自主的創作機會,讓觀眾可以看到一些較不同的電影,讓觀眾逐漸了解到,這些影片也是可以被接受的一種主流。例如《一念無明》,就一般商業片的操作,它是不可能發生的事,但它發生了.觀眾才有機會看到這個可能性,樂觀來說也許下次就有商業操作的可能,先讓大家慢慢學習或習慣觀賞這類較特別的片子,讓以後也許有機會成為一種常態出現的影片。但製片人也不能太過依賴政府的補助,因為作為一個編導,遲早還是要進入商業片市場,學習商業操作模式,因為電影是個產業,它需要生產,有生產就需要有龐大資金投資,這樣產業才會健康,所以我想這是一個(不同類型影片)比例上的問題。 

科技對新世代拍片的影響

問:現在拍電影的技術門檻越來越低,加上這次《一》片預算又這麼少,你認為科技對新世代電影人有什麼影響?

黃:畢竟我是數碼(數位)年代的人,自出來拍片就沒拍過「菲林」(膠捲影片),對我來說那是個很懷舊的技術,但我能理解過去受過膠捲拍片訓練的思維。例如「老爺」志偉大哥,他就是很菲林時代的思維,他的演出很準確,常問我:「這樣(演出)可以剪得出來吧?」相較之下我就會拍得比他們要得多、拍得長,因為我是數碼年代的人,比較沒那麼嚴謹,不像他們永遠在想:「這樣應該夠了,可以拍下一幕了。」比起來我們是幸福與揮霍得多,但這不表示我們資金或資源比較多,只是拍攝模式與思考方法不同。

我不會去比較膠捲好或不好,這就只是拍攝技術不斷的演進,未來也許電影根本就不再是這樣拍攝,不再是看這四方框框而已,可能是360度全景或是VR虛擬。但唯一不變的還是故事、還是戲劇,因此我認為作為一個導演或電影人,應該要放開心來看下個世代的電影演變,但同時做好自己最基本的修行,就是對於人與故事的操控與幻想。

更新時間|2017.04.10 10:2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