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7.04.13 07:15

【鏡大咖】敵人就是枕邊人(下) 李銘順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嚴鎮坤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李銘順演慣魅力熟男,當神色跟光線都沉下來時,他身上彷彿就有了故事、有了戲。
李銘順演慣魅力熟男,當神色跟光線都沉下來時,他身上彷彿就有了故事、有了戲。

其實李銘順也沒有要遮掩愛情本質該是什麼,彷彿它天真而沒有殺傷力。重點是你怎麼處理它,而不是任由山雨欲來的情緒發作,再一路滴成血泊。

曾傳出酒駕風波的李銘順,不是一路順遂,但范文芳都陪在身邊。被愛成全的李銘順,更懂得愛。
曾傳出酒駕風波的李銘順,不是一路順遂,但范文芳都陪在身邊。被愛成全的李銘順,更懂得愛。

最近松隆子主演的日劇《四重奏》,說著成人世界充滿妥協與祕密。松隆子結婚想要的是家人,但戲中老公仍想要保有戀人感而出走。戀人與家人間當然有濃淡起伏,在李銘順心中的成人法則是什麼?

我問題未完,李銘順立刻搶答:「戀人、家人,我們都想要,哈哈,很貪心。」夫妻會不會抵消了戀人感?「互動很重要,我們常常聊天。我跟老婆說,偶爾兩個人一起去外面吃飯,難免會各自忙各自的事情,但我覺得這樣不行,我老婆也是屬於這種人,可能是我們兩個人個性很合吧。」

「兩個人的相處,如果是快樂的,每天都很sweet,不用特別去做,就好像感覺一來,我們兩個人會躺在那邊講話,講很久,有什麼事都放下,先聊。有時候我們去看了一場電影回來,兩個人一直講、一直講、講不完,一邊洗澡繼續講,我覺得這是很難得的。」「這就是生活的點點滴滴。這種sweet是不用被創造出來的⋯」

煩捏!這種sweet真的很妨害安寧,已認輸,因為李銘順真能放閃沒止沒休。

 

愛要說 還得常常說

李銘順(左)在電影《目擊者》中增胖扮老,演出老謀深算的總編輯。右為莊凱勛。(穀得電影提供)
李銘順(左)在電影《目擊者》中增胖扮老,演出老謀深算的總編輯。右為莊凱勛。(穀得電影提供)

李銘順在電影《目擊者》演一個報社總編,與許瑋甯外遇十年。有過動搖嗎?「角色上是有的。在我本身,一定要劃清界線,不然那我拍一部戲不是對十個女人都有曖昧,那怎麼辦呢?」

「沒有放李銘順在裡面,幾乎是零。」他說自己不想要像戲中邱哥活得壓力這麼大,「回到家,我希望我是穿短褲穿睡衣,喜歡穿爛爛的睡衣,舒服最重要。還沒有結婚生小孩的時候,我可以躺在家裡24小時看電視,放鬆,沒有工作時我希望自己可以這樣。」

個性再鬆,但對愛情與親情都不將就。家鄉在馬來西亞麻六甲,當地華人民風保守,他是長子,18歲就到新加坡工廠工作,他跟兩個弟弟曾經話少也不親密。「但現在反而跟他們變得很親密。我覺得這是社會教我的。家人要給愛,在家裡要說愛這個字。」

愛的方程式裡,不需奉愛為至理名言,得時時探測,才能得知愛的界限。他說:「這是後來才學會的,我跟老婆那三個字一定常講。像我會跟兒子說:『你愛不愛我呀。看我一下好不好。來,來跟把拔說我愛你。』我老婆說:『他在做他的事情啊,你一直叫他,他當然不應你啊。』但我覺得不行,我還是會繼續做,還是會煩他。」

不否認自己在家庭上是個「人生勝利組」,李銘順說,事業重要,但幸福也很重要,人生得找出一種平衡。
不否認自己在家庭上是個「人生勝利組」,李銘順說,事業重要,但幸福也很重要,人生得找出一種平衡。

他形容跟范文芳到北京拍戲,才一週,兩人的「爸媽玻璃心」全碎光光。

不到三歲的兒子Zed託給范文芳媽媽帶,「到北京後,一有空就視頻。看到兒子的情緒,慢慢地變,第二天,發現他在生我們氣。我兒子不吃奶嘴,也不喝奶瓶,他喝奶都要湯匙餵,他吸下唇就是心情不好或想睡覺,那天看到他咬下唇,一剎那,我們兩個人的心都冷了下來。」此時連李銘順自己都抿著下唇了,「昨天跟老婆聊到這件事,她說以後我不敢了。要等小孩大一點再同時工作。」

對兒子,他扮黑臉。「但我當黑臉之後,我發覺他不理我,不靠近我,因為我有時會嚴肅罵他,後來我跟我老婆說,『我不要當黑臉了』,我認輸。但我老婆跟我說,『你不用擔心,你在他心目中就是爸爸,永遠就是爸爸,他不會不親你的。』」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大抵養兒育女都不只是傳遞血緣這樣的事,而是開發潛能,讓人釋放出私密而幼稚的那一面,聽45歲的李銘順說這些事,所有的情感都坦率可愛,人生能抓住光亮,活得高高興興也沒什麼不好。

場邊側記:

李銘順為拍《目擊者》增重15公斤,也染了白髮,稱職演出片中帥大叔。他本人愛穿短褲,眼神坦白,更有活力,才不像片中角色那麼多內心世界,「一下戲,我就跳回自己啦。」其實情緒糾來纏去都成愁,開心的大叔才是經典耐久款。

更新時間|2017.04.13 07:1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