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17.04.24 22:00

失蹤美國人成了金正恩英文家教! 傳聞中的北韓特務「育種計劃」

文|謝樹寬

北韓雖然飛彈試射失敗,不過金正恩對付外來威脅的手段似乎仍不少。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北韓如果遭到美軍攻擊,其長期訓練的特種菁英部隊可能越過邊境,綁架西方人士做為人質。

這聽來彷彿是科幻小說裡外星人綁架的情節,不過,也有人指證歷歷,說這是北韓一貫有計劃的、制度化綁架外國人的育種政策。

美失蹤登山客 現身北韓教英文?

十二年前被認定死亡的美國學生,卻有人發現他現在人在北韓活得好好的,可能是被北韓特務綁架,當上了金正恩的私人家教。

就讀猶他州楊百翰大學的斯奈登(David Sneddon),2004年8月14日在中國雲南的香格里拉失蹤。史奈登是摩門教徒,能說流利韓文,並以交換學生身分在北京學習中文,正準備回美國完成學位。他是美中建交之後,第一個在中國境內無故失蹤的美國人。當時,中國警方說他可能因山難意外跌落峽谷死亡。

美國大學生斯奈登失蹤前的最後地點——雲南香格里拉。(Google Map)
美國大學生斯奈登失蹤前的最後地點——雲南香格里拉。(Google Map)

不過,他的屍體始終未被找到,南韓綁架家庭聯盟負責人崔成勇說,斯奈登是被北韓特工綁架,到平壤教金正恩英文。還說他已與北韓女子結婚,育有兩個孩子。

雖然中國政府認定斯奈登已經死亡,但是斯內登的父母一直相信他是在違反個人意志的情況下被綁架到北韓,因此無法與他們聯絡。

為了搜尋他的下落,家人為他架設了網站和臉書帳號。他們形容他是「經驗豐富的登山者」和「一般運動的愛好者」。如果他果真平安活著,今年已36歲。

斯奈登家人印製的協尋海報,形容他是「經驗豐富的登山者」。(HelpFindDavid.com)
斯奈登家人印製的協尋海報,形容他是「經驗豐富的登山者」。(HelpFindDavid.com)
斯奈登的父親(圖右)與哥哥(圖中)在雲南香格里拉尋訪斯奈登的下落。(HelpFindDavid.com)
斯奈登的父親(圖右)與哥哥(圖中)在雲南香格里拉尋訪斯奈登的下落。(HelpFindDavid.com)
美國眾議員史都華(猶他州)在國會聽證針對史奈登是否遭北韓綁架要求國務院進行調查。
美國眾議員史都華(猶他州)在國會聽證針對史奈登是否遭北韓綁架要求國務院進行調查。

去年美國國會曾經提案要求美國政府對斯奈登的下落展開調查。猶他州參議員麥克李說,斯奈登的失蹤符合北韓綁架外國人的模式:

美國人可能覺得非常驚訝,但是這種事對日本和南韓人來說司空見慣。大衛(斯奈登)失蹤的地點也符合這個猜測。他當時旅行的地方是北韓異議人士逃往東南亞的秘密通道,所以這個地區受到北韓特工的監視。就在大衛失蹤幾個月前,北韓特工在這裡抓獲了一個試圖叛逃的高級官員和他的家人。
美國參議員麥克李(猶他州)

另一個可能相關的線索是,斯奈登失蹤前幾個月,北韓釋放了60年代叛逃到北韓的美國軍人詹金斯(Charles Robert Jenkins)﹐所以當時北韓可能要尋找另一個美國人取代詹金斯,來訓練北韓特工。

北韓外交部去年曾對斯奈登事件做出回應。不出意料,它指控這是「憑空杜撰的不實消息」,是美國為了「污衊北韓國際形象的徒勞嘗試」。

實際上,這事件的情節實在匪夷所思,指控也缺乏可靠證據。而且,在神祕而封閉的北韓,所有的傳聞往往都是真假難辨。

不過,有計劃有系統地從千里之外綁架平民人質,為北韓金氏政權服務,是真真確確曾發生過的事。

主持紐約大學亞瑟卡特新聞研究所文字報導計畫的作家波因頓(Robert Boynton),在2016年出版的書《非請勿入禁區》(暫譯,The Invitation-Only Zone: The True Story of North Korea’s Abduction Project),挖掘了北韓在七零到八零年代綁架外國人的真相。

被綁架的人生:蓮池薰的故事

蓮池薰與奧土祐木子在1978年遭北韓特務綁架。
蓮池薰與奧土祐木子在1978年遭北韓特務綁架。

1978年7月,回到家鄉過暑假的東京中央大學法律系學生蓮池薰,和他交往中的女友奧土祐木子在新潟縣柏崎海邊騎著單車,欣賞夏日花火節的煙火。他們停下單車,穿過擁擠的人群,來到海邊沙灘。這時突然有四名男子朝他們走進,手裡拿著菸向他借火。當他手伸進口袋,他們突然發動攻擊,掩住兩人口鼻、並綁住他們手腳,裝進袋子丟進橡皮筏裡。

一個小時後,他被換到一艘外海停泊的船上,並被迫吞下一些藥丸:預防傷口感染的抗生素、讓他入睡的鎮定劑、以及暈船藥。

兩天之後,他到了北韓的清津港。女友祐木子不知去向。

蓮池薰曾向綁架者說之以理,指控他們行為違反國際法,也曾動之以情,說自己父母老病需要回去照顧。但是綁架者不為所動。他的監督者告訴他,綁架他的是為了朝鮮半島的統一,這是每個北韓人民的神聖使命。還說他應當為上一代日本人對朝鮮造成的傷害來贖罪。

蓮池薰被送到平壤的一間公寓,每天二十四小時有三班人輪流監視他。他在圖書館裡接觸到日文版的北韓歷史。

在北韓過了一年半之後,有一天蓮池薰被傳喚到監督人的辦公室,他被告知他的女友祐木子也在北韓。原來,他們的分隔狀態是北韓的刻意安排,他們兩人這一年半以來,經歷了同樣的「學習」過程:學韓文、研究北韓的意識形態、以及如何在這個陌生的國度生存下去。三天之後,他們兩人結婚了,日後生下了一子一女。 他們在北韓負責翻譯工作。每個星期固定會收到一疊日文的雜誌和報紙,上面已勾選了需要翻譯成韓文的部分。

韓航爆炸案主嫌 揭露綁架人質真相

北韓綁架日本人質,由於案件零星而且地點分散,一開始並沒有得到太多重視。直到1987年的韓航爆炸事件才提供了綁架事件更明確的佐證。爆炸案的主嫌犯金賢姬承認,她接受特務訓練過程中,有一位名為李恩惠的日語老師。事後證實,李恩惠就是1978年在東京遭北韓特種人員綁架的田口八重子。

小泉破冰之旅 糧援換來道歉承諾

2002年,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訪問北韓的破冰之旅,北韓領導人金正日首次承認綁架日本人質的事件。過去的傳言終於得到官方的證實,引發日本社會強烈的震撼。日本隨後一連串糧食援助等計畫,換回了五位被綁架人質回到日本。

2002年日朝高峰會,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在平壤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日會面。(東方IC)
2002年日朝高峰會,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在平壤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日會面。(東方IC)
小泉的破冰之旅,換來五名遭綁架日本人質回到日本(圖右),波因頓《非請勿入禁區》(圖左)書中採訪挖掘了遭綁架日本人在北韓的生活。
小泉的破冰之旅,換來五名遭綁架日本人質回到日本(圖右),波因頓《非請勿入禁區》(圖左)書中採訪挖掘了遭綁架日本人在北韓的生活。
我們兩國數十年的敵對關係成了這個事件的背景因素。不論如何,這是令人震驚的時間。就我的理解,這起事件是在1970和1980年代特務組織,因為盲目的愛國心和受誤導的英雄主義而策動。我注意到他們的計劃和行動之後,立即懲處了相關人員。我希望藉此機會對著令人遺憾的行為表示直率的歉意。我絕不容許這類事情再發生。
2002年日朝峰會上,金正日對「拉致事件」的聲明

北韓的「偉大領袖」金日成在1946年下令「把知識分子從南韓轉送過來」,曾經雄心勃勃構想人才綁架計畫,據估計自韓戰期間,有八萬四千名南韓人被誘拐、綁架到北韓。

在日後接班的兒子金正日,把綁架的範圍擴大到韓國之外。他為了北韓特務的訓練而綁架了包括馬來西亞、泰國、羅馬尼亞、黎巴嫩、法國、荷蘭等國家的母語教師。日本籍的人質更是主要的目標,因為北韓可利用他們的身分來製造假護照。日本政府官方承認的人質共有十七人,不過外界估算實際人數可能在數十人到數百人。大部分失蹤者多半從此音訊渺茫,只有極少數人質,在被綁架多年之後有機會回到日本的故鄉。

除了幫蓮池薰和奧土祐木子舉辦婚禮,北韓官方也有系統對它政權底下的外國人進行配對。1965年,穿越停戰線叛逃北韓的美國大兵簡金斯,曾經是北韓政府「社會主義樂園」的宣傳工具。他向北韓投誠之後,被安排與其他三名投降北韓的美軍住在一起。他在回憶錄裡說:「身為宣傳單——以及宣傳電影——裡的明星,我們必須看起來很幸福,至少也要很健康。」除了負責宣傳之外,他的主要工作是教英文。1980年,北韓介紹了日籍女子曾我瞳和他學習英文,他們並在北韓監督者的敦促之下結成了夫妻。

曾我瞳來自日本新潟縣佐渡島,她在1978年與母親出門購物時遭三名北韓特務綁架。母親此後下落不明。簡金斯與曾我瞳生下兩名女兒,2002年,在日本首相小泉交涉下,曾我瞳回到了日本,因敵前叛逃依照美國軍法應判處死刑的簡金斯,後來也在日本的斡旋下從輕發落,並獲得日本的永久居留權。

2006年7月18日,叛逃北韓的美軍士兵簡金斯與遭北韓綁架的日籍妻子曾我瞳和兩名女兒,自印尼飛往日本。面臨美國軍法審判的簡金斯以健康因素赴東京進行健康檢查,兩名女兒則在母親的請求下,由日本政府給予公民身分。(東方IC)
2006年7月18日,叛逃北韓的美軍士兵簡金斯與遭北韓綁架的日籍妻子曾我瞳和兩名女兒,自印尼飛往日本。面臨美國軍法審判的簡金斯以健康因素赴東京進行健康檢查,兩名女兒則在母親的請求下,由日本政府給予公民身分。(東方IC)

為綁架外國人配對 北韓「育種計劃」

簡金斯在接受波因頓訪問時,提到曾有北韓軍官,到他家裡討論女兒的事訪問的事。「感謝偉大金正日的恩惠,」她們將被送到平壤外國語大學。這是北韓最頂尖的學院,不過也是培養外國情報員的單位。「我這時才明白他們要把我的女兒送去當間諜,」簡金斯說:「你想想看,她們是北韓間諜的最好原料,因為她們的外貌,絕對不會讓人想到是北韓的間諜。」混血兒在北韓極為罕見,簡金斯認為綁架外國人是一個長期的人種培育計畫,這也正好解釋了為何被綁架的日本人質往往是成對的男女情侶。

「脫北者」(南韓對非正常管道逃離北韓者的通稱)張振成在2014年出版的書《親愛的領袖》也曾提到北韓的「育種計劃」,它的策略是派遣外貌出眾的女性,色誘外國籍的外交官、記者、和企業家。她們生下來的孩子,既可成為操縱掌控他們父親的籌碼,同時可以訓練擔任特務。

張振成說,這個育種計劃和綁架人質其實是同一套思路,差別只在方法不同,「一個是綁架人質,另一個則是綁架你的精子和卵子。」

參考資料:

North Korea's Abduction Project(The New Yorker)

Missing student David Sneddon was 'kidnapped by North Korea'(mirror.co.uk)

更新時間|2017.09.19 13:2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