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7.04.24 09:53

打中國牌對抗美帝霸凌 墨西哥全面大反撲

文|劉瑞芬
川普上任後,美墨好不容易改善的雙邊關係恐怕生變。圖為一個小男孩4月16日站在墨西哥邊界,眺望一牆之隔的美國。(東方IC)
川普上任後,美墨好不容易改善的雙邊關係恐怕生變。圖為一個小男孩4月16日站在墨西哥邊界,眺望一牆之隔的美國。(東方IC)

美國總統川普自競選期間,一直把鄰國墨西哥當成沙包,恣意攻擊辱罵,至今仍沒有放鬆。但隨著墨西哥總統大選逐漸加溫,當地的政治氣氛也開始改變,各個候選人發現,若乖乖嚥下川普的咒罵,意味的是自己政治生命的終結,於是,墨西哥城流傳著各式備忘錄,列的全是傷害美國的政策,說明川普犯了霸凌者常見的錯誤:低估了他嘲弄的目標。因為到頭來,墨西哥確實有能力重創美國!

via GIPHY

川普要在美墨邊境蓋高牆,他說費用預計達80-120億美元,然而分析師的預估則為150-400億美元。(翻攝CBS)

去年8月,墨西哥總統聶托(Enrique Peña Nieto)因看好川普可望當選美國總統,因而邀請他至墨西哥城訪問,沒想到,卻使自己在國內的支持度暴跌,一項民調更只剩12%,也就是說,聶托在墨西哥的好感度和川普不相上下。

政治教訓再清楚不過,沒有一位墨西哥領導人可以嚥下川普的咒罵,還想繼續存活,從那時起,墨西哥政治菁英便開始考慮要採取哪些報復性措施,確保墨西哥的尊嚴,或者迫使川普政府逆轉目前的敵意。

再過不到一年,墨西哥就要舉行總統大選,聶托因為任期限制無法參選,但對川普祭出猛烈的回應,是所有候選人少不了的姿態。於是,墨西哥城流傳著各式備忘錄,列的全是傷害美國的政策。

事實上,美國和墨西哥目前在邊界巡防、緝毒、經濟上的緊密合作,其實歷史相當短,在1980年代,兩國幾乎不掩飾對彼此的輕蔑。

然而,簽署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後,美墨關係從疏離急速加溫,25年後的今天,美墨兩國至少貿易上如膠似漆,你儂我儂,墨西哥政壇昔日的反美主義,幾乎看不到痕跡。經濟結盟使兩國的情報和安全機構也更緊密,互相幫襯。

《大西洋月刊》指出,儘管NAFTA的經濟利益並不像當初承諾得那麼了不起,但兩國地緣戰略上的整合,已遠比任何人所預期更重要,川普卻三兩下就幾乎把這股關係破壞殆盡,在此同時,也營造了一個該讓美國人害怕的新現實。

打中國牌

墨西哥Giant汽車和安徽江淮汽車(JAC)在墨西哥的合資工廠即將開始投產,圖為公司3月底公布即將生產的SUV車款。(東方IC)
墨西哥Giant汽車和安徽江淮汽車(JAC)在墨西哥的合資工廠即將開始投產,圖為公司3月底公布即將生產的SUV車款。(東方IC)

有些墨西哥分析家建議打所謂的「中國牌」,和美國最大的競爭者中國結盟,這會是極佳的報復選項。

在前蘇聯在西半球擴張的威脅消失後,美國便不大注意後院的拉美地區,任由看上當地豐沛的自然資源的中國深耕拉美市場。

中國大力投資祕魯、巴西和委內瑞拉,出資替他們興建道路、煉油廠和鐵路。一項統計顯示,從2000到2013年,中國和拉美的雙邊貿易暴增了2300%,而新近簽署了一系列協議後,預計在2025年前,雙方年度貿易額更可望倍增。墨西哥未被涵蓋在中國的大策略中,其中一個原因是墨西哥缺乏吸引中國的大宗商品,但倘若中國真的加強與墨西哥的往來,勢必會讓美國警報聲大作。

然而,川普剛上台時,動輒威脅祭出高關稅報復,以及經濟保護主義,再次警醒了墨西哥過度仰賴美國市場這個事實。「墨西哥了解到自己對美國曝險過高,如今要試著分散風險。」專研拉丁美洲的波士頓大學經濟學家Kevin Gallagher說,「任何國家若八成的出口以美國為目的地,都是風險。」

然而,墨西哥和中國重修舊好,在過去簡直是難以想像,畢竟墨西哥一向把中國視為搶奪美國市場的勁敵。在NAFTA於1994年生效後,墨西哥享受了貿易和投資的大榮景,但好景不常,中國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進一步融入全球經濟體,許多墨西哥工廠不敵競爭,大量工作一夕消失。

中國工廠生產力日益提高,過去十年,製造業平均時薪成長三倍至3.6美元(約新台幣109元),墨西哥卻滑落至平均時薪2.1美元(約新台幣64元)。對中國企業來說,墨西哥越來越像是適合開疆闢土的理想地點,尤其考慮到中國最大出口市場就在隔壁。

至於墨西哥,早在美國大選之前已開始低調地歡迎中國的到來。2016年底,墨西哥把墨西哥灣兩片巨大的深水油田鑽探權賣給中國一家石油公司。今年2月,墨西哥億萬富翁Carlos Slim的車廠和安徽江淮汽車結盟,在墨西哥伊達爾戈州(Hidalgo)年產四萬輛休旅車。這些都不是漫無目的的發展,如同北京駐墨西哥城大使所說,「我們確信兩國合作將大為增強。」

拜川普之賜,如今,中國占據了更有利的位置,得以執行最困難的布局──重心轉向北美,也讓墨西哥和美國漸行漸遠。

邊界鬆動

墨西哥和美國邊界長3326公里,每年有3.5億人次合法穿越。圖為亞歷桑那州Nogales。(東方IC)
墨西哥和美國邊界長3326公里,每年有3.5億人次合法穿越。圖為亞歷桑那州Nogales。(東方IC)

除了經貿關係鬆動,美墨在安保和情報上建立緊密的合作,如今也面臨崩壞的風險。

911事件發生後,兩國開始分享反恐情報,抵達墨西哥的班機旅客名單會自動進入美國的資料庫,而墨西哥貝尼托‧胡亞雷斯國際機場(Benito Juárez airport),甚至有美國官員派駐當地。一名美國官員說,兩國利益緊密相連,「符合一國的利益,也會符合另一國的利益。」

此外,美墨間的邊界綿延漫長,是全球最多人穿越的邊界。截至目前,美墨合力管制邊境,也取得相當的成功,但川普上任後,這股互信已迅速消退,原本的善意被敵意取代。

《大西洋月刊》指出,川普的崛起一大原因,靠的是訴諸美國人一個根本不存在的恐懼:大量墨西哥人穿越美墨邊界,湧入美國。事實是,每年離開美國的墨西哥人其實比到達的更多,川普的敵意,不但不能減少進入美國的中美洲非法移民,無意間恐怕還會引爆更大的移民潮。

往年,中美洲國家不少民眾為了逃離幫派暴力,來到美墨邊界,然而,墨西哥加強在瓜地馬拉邊界執法,遏制了人流。2016年,墨西哥一共羈留了42.5萬試圖進入美國的移民。

如今,倘若墨西哥改變做法,美國恐怕會面臨真正的移民危機,屆時,不但相關預算將吃緊,也將考驗法院和羈押中心的極限。

讓墨西哥再次偉大

墨西哥左翼政黨民主革命黨總統候選人奧布拉多爾,口號是讓墨西哥再次偉大。(東方IC)
墨西哥左翼政黨民主革命黨總統候選人奧布拉多爾,口號是讓墨西哥再次偉大。(東方IC)

此外,萬一美國真的大量遣返墨西哥人,對墨西哥和美國將是雙輸局面。據估計,去年墨西哥裔美國人匯了270億美元給墨西哥家人,比墨西哥年度原油出口總額更高,有效協助墨西哥打擊貧窮。

萬一美國落實遣返政策,墨西哥將面臨勞動力嚴重過剩,經濟則會因為匯回國內的美金消失,而元氣大傷。此外,貧窮也將再驅使墨西哥人偷渡進入美國。

這些可怕的場景還顯得遙遠,尤其因為目前墨西哥總統聶托小心翼翼地應付川普,但明年墨西哥將選出新總統,根據初期民調,左派候選人奧布拉多爾(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目前聲勢最旺,這名被戲稱為「熱帶彌賽亞」的民粹主義者先前曾兩度參選,並兩度落選,目前他領先,也不代表必然會當選,不過他的立場卻讓不少美國人心生警惕。

和川普一樣,奧布拉多爾也要讓墨西哥再次偉大,他對美國的態度毫不含糊:鄙夷美墨合力緝毒,並期望和美國重新協商NAFTA(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要求對墨西哥更有利的條件。

如果奧布拉多爾當選,前述所有的報復性措施,可能性將大大提高。

戰後多數時候,美國和墨西哥有如一對住在同一個寓所的老夫妻,幾乎不交談,突然奇怪的事發生了,老夫婦開始對話,甚至發現,兩人喜歡彼此,也開始互相依賴。如今,川普憤怒的語言,和他激發的憎惡墨西哥人情緒,卻可能逆轉這一切。萬一雙方建立的關係毀於一旦,對美國其實會是很大的策略性錯誤。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參考來源:大西洋月刊、CBS

更新時間|2017.04.24 09:5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