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人比鬼可怕 《通靈少女》原型人物劉柏君

文|曾芷筠    攝影|楊子磊
15歲開宮廟,26歲完全退出靈媒事業,劉柏君小小年紀看遍人生百態。

HBO與公共電視合製的戲劇《通靈少女》熱播,引起神祕通靈、宮廟文化討論熱潮。劇中身兼仙姑與高中生的少女謝雅真(郭書瑤飾演),角色的靈感來源便是具有靈視能力的劉柏君。

能與神鬼溝通,她從小幫大人看風水,被帶去墳墓問六合彩明牌,15歲被拱上神壇,當起靈媒,專職消災解厄,看病問事。

她以為通靈是助人,卻沒料到宮廟間爭搶信徒、靈媒互相鬥法,人性欲望比鬼更可怕。曾以為自己帶天命,「注定要跟鬼在一起」,現在她用自身經驗告訴你:該恐懼的並非鬼神,而是恐懼本身。

電視劇《通靈少女》的高中生靈媒女主角,原型就是來自劉柏君。(公視提供)

第一次跟劉柏君碰面,隨她去玄奘大學宗教系上課,聽她講民間信仰、伊斯蘭教歷史。一整天東拉西扯下來,黃昏時我終於按耐不住好奇心問說:「妳今天有看到鬼魂嗎?」「有啊,剛剛路邊就站了幾個。」我默默噤聲,空氣瞬間凝結。還好聽久了就覺得沒什麼好怕的,因為她總是一副談論鄰居或路人甲的口氣。

【通靈:看到的靈體多半是往生者,帶著死亡時的面容,但較平面、半透明。】

劉柏君1979年生於台北,父親是建築工程師,母親是美髮師,家中只有她有靈媒體質。她5歲前體弱多病,常不明原因高燒不退、喘不過氣,醫生找不出病因,幾度命危。她幼稚園住院時躺在病床上,看到一個面泛青光的小男孩從牆壁跳出來,要帶她出去玩,父母才發現,這個孩子天生看得到鬼。

劉柏君3歲時,常莫名高燒不退而性命垂危,母親說她小時候在醫院的時間比家裡多。(劉柏君提供)

「大人教你看到人要打招呼,我就不明白,為什麼有時候打招呼被稱讚很乖,對死去的阿嬤、剛過世的表哥打招呼卻被罵亂講話?」她說看到的靈體多半是往生者,帶著死亡時的面容情緒,形象跟一般人沒什麼不同,只是比較平面、半透明。但也有肢體殘缺、面容恐怖的鬼追著她,嚇得她躲進衣櫃哭泣,連聽見家人呼喊尋找,都不敢出聲。

為了強身,父親帶她去看棒球,到處運動,玩累了回家倒頭睡覺,不再胡言亂語。但三不五時,瘋賭六合彩、大家樂的鄰居親戚會帶她去陰廟、墓仔埔問明牌,或是去新房子看風水,為往生者傳達遺言,「那時候什麼都不懂,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覺得大人叫我問,我就幫忙。他們會給我吃香腸、冰淇淋、買衣服、玩具。」

是真是假,沒人知道。玄奘大學中文系老師、曾任台大前校長李嗣涔實驗助手的張蘭石,幫劉柏君做過腦波測驗,「一般人講話時是β(beta)波,頻率比較快;睡覺做夢時是α(alpha)波,頻率是8到12赫茲,類似入定或氣功狀態。但劉柏君不論有沒有發功都是α波,我開玩笑說:『妳都沒有醒來過,都在做夢。』」他說,台灣自認通靈的人9成以上是自我幻想、裝神弄鬼,劉柏君是極少數真的通靈者。

【祭改:沒有舞劍灑符水,只是好好跟鬼溝通,不行就威脅叫鬼兄弟揍你!】

腦波就像頻道,頻率調對了就能溝通。劉柏君說:「我是用意念,腦袋裡一直想,鬼就會知道;相對地,他們要說的話會從我腦海中浮現。」她說通靈只是翻譯,聽到什麼就如實說出。

幫卡到陰的人祭改,沒有舞刀弄劍灑符水那套,只是好好跟鬼溝通:一開始好好拜託他出來,再不行就利誘「我燒紙錢給你」,最後一招是威脅「再不出來,我就叫我的鬼兄弟揍你!」聽起來挺好笑,但她其實並不喜歡通靈,因為相當消耗精力,30分鐘後就感到疲倦精神不濟,飢餓口渴難耐。

15歲,信徒在劉柏君住家行天宮附近幫她開了宮廟。接著,彷彿命運安排,她連續三晚夢見保生大帝顯靈,一個自稱李保延的書生青年鬼開始跟她合作,幫人問診看病,「他真的會幫人看病,再告訴我藥方,我照著寫下來。」因為怕違反現代醫藥制度,她會請李保延多開一些食補方子,減低觸法危險。

高中生涯,她的學生靈媒生活是:早上6點半起床,在學校趁著午休或下課時間寫作業,晚上回家吃晚飯、看棒球比賽轉播,10點到宮廟打坐靜心、放鬆身體,夜半11點開門營業,讓信徒們掛號問診,直至凌晨1、2點。算起來,她每天只睡4小時。會到宮廟問事的,不外乎病危、外遇、失親、吸毒、失業、卡陰…因為常接觸種種負能量,她的身體和精神愈來愈差,也曾經因為太疲累、通不到而瀕臨崩潰,大吼:「其實我不會通靈,從以前到現在都在騙人,可以了吧?」

當時,她出入有車接送,常吃山珍海味,還有那個年代少見的黑金剛手機,方便隨時被找去處理「緊急大案」。辦事紅包最少3600,多則6000以上,但她說當時紅包都給廟方,自己因為沒收錢才有好下場,「通靈對我來說有點不勞而獲,我只是翻譯,怎麼好意思跟人家收錢?有些人真的走投無路,或是已經沒有賺錢的能力,還是擠出錢,我真的收不下去。」

【鬥法:被其他靈媒放符咒,有時上課到一半,就要跑去外面吐。】

上了台北大學社工系,認識一票死黨,她才開始體驗到一般女孩的人生:看電影、唱KTV、逛街。大學同學李玉華笑說:「有次去深坑散心,我們很高興迎向大自然,結果劉柏君突然大叫『快走!』她說看到一大群鬼朝我們飄過來。」她說大學時代的劉柏君:「身上掛著108顆佛珠,氣色很差,她說那時有其他靈媒會對她放符咒,有時上課到一半,她就跑去外面吐。」

開宮廟10年,她與唯利是圖的廟方在一起,與痴狂的信眾在一起,與對她下咒放符的靈媒在一起,看盡的不是鬼,反而是人性種種恐懼和欲望。宮廟為了控制她這棵搖錢樹,常灌輸各種奇怪理論,諸如:你就是帶天命,要幫神明服務,如果做其他工作,就會家破人亡、父母生病、大難臨頭…什麼亂七八糟的鬼話都能出籠。

劉柏君說,發爐未必是顯靈,可能只是香爐太久沒有清理了。

後來,道場來了另外一位靈媒林小姐,自稱可以鬼使神差,派遣天兵天將幫玉皇大帝拯救世界。但在劉柏君眼裡,林小姐口中的「海龍王」只是長著鰓、拿魚叉的水鬼,天兵天將也只是相貌醜陋的鬼。通篇荒謬言論,還是有一堆信徒相信。漸漸地,信眾分成2派,靈界也風雲變色,逐漸往另一邊傾斜:林小姐擁武士鬼自重,劉柏君則是唯一能跟靈醫李保延溝通的人。

林小姐為了鞏固地位,竟聲稱李保延是魔,趁著劉柏君不在道場,殺了李保延。原來鬼也是會死的?劉柏君說:「可能吧,後來我真的沒再看過李大哥了。打擊真的太大,他們殺死我的朋友。失去李保延後,我對通靈的信心算是崩解了。」她曾對上天祈求,發誓終生不嫁、出家當尼姑,甚至放棄通靈能力,只要讓她知道李保延大哥沒死,希望有一絲回音,但沒有。

意志最消沉徬徨之時,林小姐卻常約她到道場決鬥,帶領信眾圍繞,手持108炷香,揮舞作法,還派鬼去煩她,就是為了要她「接天命」,繼續當靈媒。過往對她鞠躬哈腰的信眾不再,宮廟也把她說成被魔附身,冥頑不靈,她才算是看清楚:人比鬼更可怕。

她淡出靈媒工作,大學畢業後當起系上助教,把重心轉移到棒球和學校,捨不得睡覺,像是要把過往失去的青春彌補回來。還是活得好端端的,沒有橫死路邊,也沒有家破人亡。她笑說:「只有嫁不出去是真的啦!」

劉柏君(前)是台灣第一位棒球女主審,這天她教大家認識裁判護具,推廣年輕女性打棒球。

27歲,人生又轉了一個彎。她當時念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讀到伊斯蘭教義,彷彿找到一個避世所:「伊斯蘭教義說,人不應該與精靈打交道,我以前會心軟,覺得有義務幫忙。現在覺得鬼有鬼的世界,人有人的世界,終於可以把靈媒角色的擔子放下來。以前我是被使用的工具,雖然光鮮亮麗,大家對你跪拜。但通靈通得準是神,通不準會被認為是精神病患。我經歷這一切,我想告訴大家無形的世界並不可怕,甚至鼓勵跟我一樣有靈媒體質的人,你也可以活得健康快樂。」

自從開始用阿拉伯語唸《古蘭經》,靈體不再輕易靠近她。她也有了阿拉伯語名字「索非亞」,意思是聰慧、智慧,天生的靈視能力一偏差就有可能墮入罪惡,更需要後天的修為智慧。

27歲那年,劉柏君成為穆斯林,她說唸《古蘭經》時鬼怪不會靠近她,人鬼不應打交道。
【領悟:你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離開,真的要把握當下,不要留下遺憾。】

《通靈少女》導演陳和榆說:「她的人生太扯,但正因為這些龍蛇混雜的事,讓她更去想人生、自我是什麼,所以她很活在當下。」做為靈媒,劉柏君從來不玩附身、說聽不懂的天語這套,她語氣堅決:「這是我的身體,不想被無形的東西利用。很多乩童最後都迷失,有些以為自己是神明代言人,這很可怕。」

世上迷失眾生何其多,維持清醒反而困難。死亡是她所見視界中的一半,離死亡太近,才更懂得如何活。生活哲學是什麼?她說:「過一天算一天,聽起來好像很消極,但我把每一天都當成最後一天。為那麼多往生者傳達遺言,你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離開,真的要把握當下,好好吃飯、好好工作、好好思考,盡量善待人,每一次看到別人,都像是最後一次,不要留下遺憾。」

她吃食簡單,出入開著一輛企業贊助的二手舊車,頭髮永遠短得像男生,是當美髮設計師的母親剪的,不花一毛錢。她從不化妝打扮,衣服也是棒球隊發的。問她都不需要自己買衣服嗎?她反問:「為什麼需要?」

晚上我加入她與好友同事們的飯局。她在人群中擅長幽默搞笑,就像她常說:「人生就是苦,不然有更好的方式嗎?就笑一笑啊!」

更新時間|2017.04.27 12:17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