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7.05.05 15:39

【鏡大咖】男神如鴿 陳柏霖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不管身為演員或陳柏霖,他都自認是一個說故事的人,想好好把一個故事說給大家聽。
不管身為演員或陳柏霖,他都自認是一個說故事的人,想好好把一個故事說給大家聽。

史上飛得最遠的鴿子,飛翔距離是16,090公里。台灣到納米比亞有12,209公里的距離,前一陣子,當陳柏霖飛得很遠,到非洲拍攝冒險綜藝節目《花兒與少年》,不再人人認得出他的時候,陳柏霖身心都好自由。

可是鴿子能感覺低頻聲波,以太陽方位、地球磁場為羅盤,再愛冒險都記得回家的路。陳柏霖會說粵語、日語、韓語、英語,那一口好聽的台灣腔國語低低響著,大仁哥的暖熱,與《藍色大門》的青春無敵,終究都形成了台灣人世代記憶的某種輪廓。

從18歲走到了33歲,時空距離很長。陳柏霖說自己並沒有變得很成熟,但他心裡的鴿子只專注於一個目標定向飛行,「你每一步的決定要靠近你更想像的自己。」時空如歌,男神竟也如鴿。

說故事 工作狂

陳柏霖,1983年8月27日生。因演出《藍色大門》走紅,2003年到香港、日本等地發展,2011年以電視劇《我可能不會愛你》拿下金鐘影帝。因為先後與河智苑合演電影《危險羅曼史》,與宋智孝合作實境節目《我們相愛吧》,在韓國也具知名度。近期擔任「HOLA特力和樂」代言人。

拍照現場,一直覺得那些遠遠關注的女生,目光灼灼熱熱,如果她們的視線能夠發射沖天炮,那我們肯定身處在鹽水蜂炮最猛烈的炮陣核心裡吧!

標籤  別人貼給我的

一休息就想工作,工作太多就想休息,陳柏霖評價自己:「我很麻煩。」
一休息就想工作,工作太多就想休息,陳柏霖評價自己:「我很麻煩。」

但說他是別人視線裡的男神,陳柏霖立刻掩面害臊,都要大叫了。皺眉、鬼臉,各種表情活脫就像他十八歲時剛出道,只是以前他會傻呼呼嘴微張著,如今,當歷練沉下某些心事,即使在人來人往的賣場裡,他也可以給足陳柏霖式的表情。穿上花褲撩妹,眼神擾人:「該給我一把電吉他!」

沒有什麼令人不安的事物留存在他的笑容裡。遇上種種不同的事物兜串在一起時,可以輕鬆,也可以被急切搖晃著。那其實是一種選擇。

比如問陳柏霖要什麼?他立刻給出明確答案:「我知道自己不要什麼,我不要讓自己不開心。哈哈哈。」

他認真想著:「我身上的顯性特質?跟以前一樣啊,對我來說。我沒什麼差別。我也沒有很成熟,可是因為隨著年紀增長,別人會覺得你成熟了。這是我一直說的,標籤是別人給你的,你不管做了什麼改變,標籤都還是在別人的主觀選擇上,所以做好自己,給人家選擇要貼什麼標籤在你身上就好了。」他身上當然貼有暖男,也有大仁哥的標籤,讓它們繼續貼好貼滿,是為了別人不是為了自己。

「我不會因此不開心,所以我都還是一樣。是他們選擇看到的,我無法決定每個人想要怎麼看我,決定不了,就不用急著去撕下這個標籤。」

金鐘影帝常常穿上角色,又無意識卸下它。「因為那些東西都是在演一個狀態,在演別人,很難回歸到自己本身,那真的不是自己。你問我這幾年拍的,我真的不太記得。《後會無期》《再見,在也不見》《我可能不會愛你》⋯電視上播,我有時候看,那根本就不是我啊。」

對花褲原本有點猶豫不定,但一決定穿上,陳柏霖對自己該是什麼樣子,立刻盡情演出。
對花褲原本有點猶豫不定,但一決定穿上,陳柏霖對自己該是什麼樣子,立刻盡情演出。

其實陳柏霖的鬍子也是標籤。一種是他是哥了不再是弟的標籤,他的思路也像他的短鬍四竄,是他想法的延續。今天問他的答案,明天再問,可能都不一樣,「不想把話說死。今天可以喜歡鳳梨,明天可以喜歡別的。」(對的,就是《重慶森林》裡的台詞。)

身體 用來演故事

「我只是不想睡,我並沒有失眠。」這是一種陳柏霖的表述法,兩者皆是,兩者皆非。

幾年前受訪時,陳柏霖說過不買房子。「以前房價太高,覺得我幹嘛⋯現在,有可能哦,我不知道。我現在住的地方是租的,太小了,可能要再換。可我不一定會住台北。我就很希望是一棟W Hotel那種,哈哈,大家一人一層,你認識的,你去住幾樓,這是我最想要的。很難,川普式的感覺,太資本主義。」「家要什麼樣子?其實爸爸、媽媽、奶奶在一起,好照顧、舒服最重要。」

也曾說過自己不健身的。但去年陳柏霖必須為戲練壯肌肉,健身兩個月後,他忍不住拿手機點開沒發布過的照片炫肌,像展示著一條裝在盤子的魚,光影裡的肌肉浮現一束一絡,連他自己都驚呆了,原來陳柏霖也可以這樣!

之前為戲練壯的肌肉雖然已消下來,但陳柏霖透過健身發現,原來人生可能性很多。
之前為戲練壯的肌肉雖然已消下來,但陳柏霖透過健身發現,原來人生可能性很多。

「真的是因為角色,可是我透過這次的訓練,的的確確身體有變好,氣喘有改善。我從來沒有看過自己那個樣子,never!哇,怎麼可能,這是我嗎?我以前太不健康了。」

別說彭于晏老作苦工!陳柏霖也開始練自己的肌,「如果現在都是這樣子的角色來找我,我就會keep,一定要。因為身體也是說故事方法的其中之一,外在要有說服力。」

做一些沒做過的事,才發現原來自己也可以用身體說故事。看他一路鑿鑿挖挖,老是逢上黑白電視變成彩色的那一刻,能夠懷著興致這樣走著,真的就是陳柏霖置身娛樂圈最大的天賦。

他揪團健身。前一晚在自家公司點名誰與誰,「明天早上七點,直接在哪裡見。喝酒也是啊,晚上幾點在哪裡,你可以不去啊,」酒窩裡有笑,「可是一定會滿好玩的。」原來陳柏霖不只能撩妹,也愛撩朋友。

和她 就等這一人

「這一輩子最大的冒險是什麼?進娛樂圈。真的是這樣啊,你沒有自己的生活。出去,別人說你幹嘛遮遮掩掩戴口罩,但一拿下來就是有人要跟你拍照,真的有,又不是沒有。就做很多事情沒辦法跟大家一樣。」

陳柏霖說的成熟,不是隱忍遁藏,而是用另一種邏輯去理解那些不愉快,或難以解釋的事。

亦花亦劍,亦是一念之間。「我都是用相對論在想事情,假設我看到了艾爾帕奇諾,我也會說那幫我拍一下。你會開心啊!同樣的道理,人家看到你有這一份開心,其實是善意的。他們會說,我今天遇到陳柏霖耶,表示他對我不會太反感吧。」

但率性終究不再無所保留。過去在香港,陳柏霖與前女友Mandy愛得公開,「以前我都不care,那真的不好。」現在的陳柏霖說感情觀,「永遠就是低調就對了。大家每次看到什麼東西都會說,很無聊,干我屁事,我不想看到這個新聞,那我就選擇我不要打擾大家,那我就什麼都不說好了。這就是我的結論。」

陳柏霖的緋聞女友曾傳過宋智孝、桂綸鎂、庭萱等人,他與桂綸鎂在《藍色大門》後就沒再合作拍片,他們還在等著對方,也等著最關鍵的人物。「我們一直都有在講,拍《花兒與少年》回來後,跟易智言還有小鎂坐在一起吃飯聊天,我們在等易導準備好。我們兩個都希望,再跟他拍,等了十四年,就繼續等。」

在《我們相愛吧》,宋智孝與陳柏霖被稱為「橙汁CP」,兩人談愛很入戲。(翻攝自網路)
在《我們相愛吧》,宋智孝與陳柏霖被稱為「橙汁CP」,兩人談愛很入戲。(翻攝自網路)
桂綸鎂與陳柏霖演出的《藍色大門》,至今仍是青春片經典。(翻攝自網路)
桂綸鎂與陳柏霖演出的《藍色大門》,至今仍是青春片經典。(翻攝自網路)

不演 還能做很多

那是看似輕鬆,彷彿決心證明這世界是如此快活的陳柏霖,沒有鬆手的那一面。「我這幾年完全沒休息,一直都在拍戲。迪士尼《睡美人》《花兒與少年》,之前還有《我們相愛吧》,一直在工作。」

「演員這個工作,沒有真正的休息,沒工作時,還是在stand by下一個角色。」

突發奇想說,「不是演員的陳柏霖,可以做很多啊,可以當畫家、科學家,或醫生,我不知道,有好玩的東西都可以做。」「我真的覺得,廚師、醫生或導演都是一樣的,他們只是換一種身分去表達自己的東西,每個醫生治病跟手術都是不同的方法,真正厲害的廚師,這道菜也會有個故事,只是換一種方式來表達自己,換一種方式來說個故事。」

還想做什麼?「大概就是希望每次選的故事,都可以好好說給大家聽⋯」

以為進入娛樂圈本該是一場喧鬧,盡情一躍,定住身子,抬起頭,渴望迎接另一種神采奕奕的氛圍。但鴿子往內心繼續飛了這麼多年,常常要面對的,卻是奇特的地表、孤寂多變的景觀,這是陳柏霖自己的故事。

角色在陳柏霖身上穿進穿出,不認自己成熟,但別人總覺得他該成熟了。這種反差也算是時空裡的敘事。
角色在陳柏霖身上穿進穿出,不認自己成熟,但別人總覺得他該成熟了。這種反差也算是時空裡的敘事。

場邊側記

訪問結束,走出電梯的陳柏霖雙手在頭上比Yeah說再見,別說哥了,這萌弟顏值就是高。

服裝提供:Dior Homme、團團 

妝髮:luke(& hair styling) 

場地提供:HOLA特力和樂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