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7.05.03 10:12

愛上提著人頭的IS聖戰士 變節女探員讓FBI顏面掃地

律師:「她捲入一件遠超過她所能負荷的事」

文|劉瑞芬
FBI女幹員愛上自己負責調查的ISIS恐怖分子,還偷偷飛去敘利亞,嫁給這名殘暴的聖戰士,讓FBI臉上無光。(截自CNN)
FBI女幹員愛上自己負責調查的ISIS恐怖分子,還偷偷飛去敘利亞,嫁給這名殘暴的聖戰士,讓FBI臉上無光。(截自CNN)

這不是電視劇情節,而是真實事件!這兩天美國最轟動的消息,是一名FBI女幹員愛上自己負責調查的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或ISIS )恐怖分子,進而瞞著上司,拋棄丈夫,偷偷飛去敘利亞,嫁給這名「聖戰士」。她愛上的男人凶狠殘暴,曾在一支宣傳影片中,提著鮮血淋漓的人頭,威脅ISIS的敵人。

熟悉她的友人說,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她竟會成為恐怖分子的新娘。律師形容她「聰明、口齒伶俐,而且顯然很天真。」身為FBI雇員,卻做出這種叛國行為,也只能說她「捲入了一件遠超過她所能負荷的事」。

這名女探員名叫丹妮耶拉‧葛琳(Daniela Greene),精通德文,2011年受聘為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約聘翻譯官,也通過了最高層級的背景查驗與安全檢查,誰也沒有料到,她竟然變節,愛上她被指派調查的ISIS「聖戰士」丹尼斯.庫斯柏特(Danis Cuspert)。

CBS新聞畫面。

庫斯柏特不是個普通的恐怖分子,之前在德國,他是個著名饒舌歌手,藝名Deso Dogg,雖然沒有大紅大紫,但也出過幾張專輯。2010年改信伊斯蘭後,他開始用德文吟唱伊斯蘭聖歌,讚嘆「聖戰主義」,並透過充滿煽動性的影像和演說,鼓動暴力、騷亂。

2012年,庫斯柏特離開德國,最後抵達敘利亞,在當地,他的名字是Abu Talha al-Almani,是「ISIS的名流啦啦隊隊長」,負責號召激進份子「新血」,也是最殘酷的外籍戰士之一。在一支宣傳影片中,他手上提著一顆鮮血淋漓的人頭,另一段影片中,他作出割喉動作,威脅當時美國總統歐巴馬。

相較於自幼就是問題少年的庫斯柏特,葛琳成長背景單純得多。她在捷克出生,成長於德國,很年輕時就嫁給一個美國大兵,並隨夫婿移民美國。

「她是個很認真的人,是我們學生當中表現相當出色的一個。」 葛琳研究所論文指導教授Alan Grubb

她在奧克拉荷馬州的卡梅隆大學求學期間(Cameron University)成績優異,畢業後進入克萊門森大學(Clemson University)攻讀研究所,取得歷史系碩士學位。

「她是個很認真的人,」葛琳研究所論文指導教授Alan Grubb說。「是我們學生當中表現相當出色的一個。」

庫斯柏特還在德國時,就是位小有知名度的饒舌歌手,皈依伊斯蘭後,他常透過煽動性的影像和言詞,鼓吹暴力。(翻攝vocativ)
庫斯柏特還在德國時,就是位小有知名度的饒舌歌手,皈依伊斯蘭後,他常透過煽動性的影像和言詞,鼓吹暴力。(翻攝vocativ)

2014年1月,38歲的葛琳被派遣到FBI底特律辦公室,負責調查庫斯柏特,她找到這名恐怖分子使用的網路帳號與電話號碼。根據法院解密的文獻,葛琳正是透過Skype和庫斯柏特聯繫。

在葛琳的調查進行期間,2014年4月,庫斯柏特在一支影片中現身,宣誓效忠ISIS和其領袖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不知何時起,葛琳和庫斯柏特變得親近。同年6月,她遞交一份出國申請表,這是所有經過國安檢查的FBI正式雇員與約聘人員出國都必須填寫的文件。

「毫無疑問,這對FBI來說,根本是難堪到最高點。」 國務院前官員John Kirby

文件中,她勾選旅行的的目的是「私人/度假」,理由則註明「想見見還在德國慕尼黑的家人」。當時,她和美國丈夫婚姻關係仍然持續。

她在2014年6月23日坐上一班國際航線,但目的地不是德國,她買了張單程機票,飛往土耳其伊斯坦堡,之後再轉往敘利亞邊界的家吉安特市(Gaziantep)。

在庫斯柏特和另一人的安排下,葛琳穿越土耳其邊界,進入敘利亞,然後嫁給庫斯柏特。

國務院前官員John Kirby指出,多數試圖進入敘利亞ISIS勢力範圍的外人,都冒著頭被砍下的風險,「她卻能以一個美國人、女性、FBI雇員的身分進入,還能和知名的ISIS領袖同住,這一切絕對事先經過協調。」

「毫無疑問,這對FBI來說,根本是難堪到最高點,」Kirby認為,葛琳進入敘利亞應該需要ISIS高層領導人的核准。

「 我離開了,回不來了...我現在身在非常險峻的環境,不知道能撐多久,但也無所謂了,一切都太遲了… 」 FBI幹員葛琳

如果是一時被沖昏頭,葛琳很快就清醒了。《每日電訊報》報導,抵達敘利亞兩週後,葛琳寫電郵給美國某位人士,透露她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也知道自己的行為觸犯了法律。

「我很軟弱,再也不清楚該怎麼辦了。」她在7月8日的郵件中寫道,「這回我真的搞砸了。」

在另一封郵件中,她說,「我離開了,回不來了,就算我試圖回去,我甚至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現在身在非常險峻的環境,不知道能撐多久,但也無所謂了,一切都太遲了…」

2014年7月22日,她再次寫郵件給這名收件人。「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告訴你,如果我回去,恐怕必須在牢裡待上很長的時間,但這就是人生,有些日子裡,我真希望能夠回到過去。」

庫斯柏特殘暴血腥,是敘利亞外籍戰士中最惡名昭彰的其中一人。(翻攝獨立報)
庫斯柏特殘暴血腥,是敘利亞外籍戰士中最惡名昭彰的其中一人。(翻攝獨立報)

在葛琳陷入悔恨的同時,庫斯柏特則活躍於ISIS的殺戮戰場。2014年7月一支影片中,在ISIS奪下荷姆斯(Homs)油田後,在死屍橫陳的滿地血腥中,他用一支拖鞋擊打一具遺體。

根據解密的法院檔案,當局是何時、又是如何得知葛琳的行為,目前不得而知,不過在2014年8月1日,聯邦調查機構發出了她的逮捕令。

葛琳終於順利離開因內戰而滿目瘡痍敘利亞,返回美國,並在8月8日以恐怖主義罪名遭到逮捕。有檢察官認為葛琳的錯誤「極其嚴重」,應「嚴加重判」。

但助理檢察官Thomas Gillice說,葛琳「違背了大眾的信任、給予她安全許可的官員的信任,還有與她共事的人的信任,並且危害了國家安全,」並表示她能毫髮無傷地逃離敘利亞,似乎只是好運,或者因為與她打交道的恐怖份子不夠靈光。

不過,由於葛琳採取完全合作的態度,Gillice認為,應給予她較輕的刑期。 最後她只關了兩年,並已在2016年8月出獄,目前在一間旅館擔任接待人員。

CNN找到葛琳時,她只丟下一句,「如果我受訪,我家人會有危險。」完全不願多談。CNN未透露她目前人在何方,照片和影片中,也把她的臉打了馬賽克。

葛林的律師Shawn Moore形容她「聰明、口齒伶俐,而且顯然很天真。」並說她對於自己的行為「真心悔恨」。

參考來源:CNN、每日電訊報、華盛頓郵報

更新時間|2017.05.04 07:5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