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浣春秋番外篇】三分真,七分假

文|陳昌遠
筆名一劍浣春秋的黃正,很習慣接受採訪,就算是公開場合,態度也是自然斯文。

一劍浣春秋分享A片心得,一開始:「只是享受被叫大大的虛榮感。後來慢慢覺得,不管是AV界還是職場,都是人的故事組合。我開始想,如果我能為這些女優留下些什麼,將來有一天某人,能夠透過我的文章,看到她所有的故事、出道的軌跡,那我覺得這會是不錯的方式,當初就是用這個心態來寫東西。」

聊起AV,一劍浣春秋大多正正經經,有時開放如聊到打手槍,他直白,但不少話語是含蓄的。談到AV達人的封號時,則自謙自己越了解越欠缺,不能算是評論家,只能說是觀察者。

是攝影機在旁,所以狂不起來嗎?想聊些更私密的春秋事,我便請攝影大哥關掉攝影機。

「開著,沒關係,不能講的我都不會講。」他說這句話時,眼鏡後那雙疲乏的眼神,似乎閃了一下精明的光。

他聊AV女優私事時,常常以「某位女優」代替,不指名道姓。他的文章中這種情況常見,訪談中亦如此,讓人懷疑是不是杜撰。例如最近,他一篇文章指出某位AV女優交了一位台灣男友,立刻引起網友討論。

一劍浣春秋說:「對方雖然說寫出來沒關係,但我還是覺得保密比較好。因為網路難免酸言酸語。我個人想跟女優做朋友,我也不想讓他們看到那些讓人不痛快的事情。因為大家會想,竟然有人會接受AV女優當女朋友,或是對女優的外型做評論,比方說她沒有那麼漂亮,那些話我看了也不是很舒服,所以身分要保密。」

靠著辦攝影會,他接觸了不少女優、女優經紀人,甚至AV片商的人員,觥籌交錯間打聽了不少小道消息。

「打聽的方式就是鬼扯蛋,日本人是心防很重的一個民族,你透過採訪,得到的永遠是官方設定的答案,你為什麼想要出道,因為有人搭訕,拍以後感覺怎麼樣,我覺得還不錯,大家都很專業,我沒有感到任何不舒服,但你私底下跟她喝酒聊天,她就會跟你講,唉,沒有,拍了1年,跟20幾個男優合作過,我從來沒有感受過高潮。」

黃正打開電視,不是體育台,就是新聞台。

過去關於女優的謠言不少,許多資訊以訛傳訛,一劍浣春秋說:「真正懂日文的人,不會一天到晚去翻譯AV啦,大家看了幾個字,就會以為真有那一回事。」他一直斯文靦腆、退縮、不自信,只有這句話,才顯現一點銳氣。

男人間私下幹話談情色,容易。但要寫文章,難,寫得有趣更難,而要拋頭露面,公開談,更是難上加難。他上節目聊AV,接受記者採訪,被封為AV達人,自然也承受許多壓力。「許多人都是看電視才知道我是一劍浣春秋。」他說,那時在電視新聞台工作,稍微造成一點轟動,長官就叮嚀了,不可以說自己是哪家電視台。而家中父母也擔憂,怕他做違法的事情,他辦攝影會,要去採訪AV女優時,總被叮嚀:「你不要亂搞喔。」

女優的化名非常多,他爬梳資料,認人也認身體,做出整理,方便不少網友有名字可尋找肉體。他也對女優的故事感興趣,但故事往往是假的。他說:「AV片商為了吸引大家買帳,故事也寫得越來越沒有極限。像最近幾篇有一位新人,她的故事是嫁給了法國人,但房事不協調,所以丈夫希望透過看到妻子偷人,看會不會有更強烈的刺激,就跑到日本拍A片了,那這些故事我覺得都太扯了,算印象蠻深刻的故事,真的是把影迷當腦袋有洞。」

在我們的央求下,黃正找出所剩不多的A片,黃正說:「會留著是因為有女優的親筆簽名。」儘管如此,之後也會陸續送網友或朋友,因為孩子要長大了,老婆不希望家中有A片。

那你的文章呢?哪些真哪些假呢?「融合別人的經驗,三分真,七分假,對外當然講是假的。」

「寫,跟做人一樣,你一定不會全寫出來,一定經過刪減,很多東西都是配合那篇文章做的,比如這篇文章講的是雙胞胎,就會講以前我們在砲兵團,雙胞胎很興奮,AV片也是這樣子,那你說是不是真的呢?當然也是三分真七分假了,對他們來講這是個引子,但這個引子如果丈母娘認真看,我覺得會出事啦。」

「很多人知道一劍浣春秋這個名字,但很多人不知道寫了些什麼,其實這也是蠻有趣的事情,我丈母娘就是這樣,她知道一劍浣春秋這個名字,也知道一劍浣春秋就是我,但我寫什麼東西,她沒有真正去看過,包括我老婆也是。」

真真假假不重要,老婆跟丈母娘別認真看文章,最重要。

更新時間|2018.11.06 07:41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