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浣春秋番外篇】靦腆、自謙、斯文氣

文|陳昌遠    攝影|林俊耀
不是摸奶,而是遮點。這裡是黃正的辦公室儲物間,堆放著攝影會的相關產品。

靦腆、自謙、斯文氣,是採訪一劍浣春秋的過程中,最強烈的三種印象。

談AV評論家的封號時,他說:「我覺得我是觀察家吧,你說評論,我不敢,我沒到那種程度。做評論可能會把自己的品味想法,放到最先,但我覺得不需要這樣子。」

談情色網站經營,為什不把主機設在國外?他說:「第一個,我們有經過很精細的法律研究,就是什麼合法、什麼違法,當然我不敢說我們一切都合法,很多東西都踩在邊緣地帶、灰色地帶,那基本我們就是維持在那條線。那第二個,我也不是說我愛台灣這種理由,而是覺得我們就放這邊,有問題就修,有法律問題就改,我們希望自己是在陽光下的一個創業,而不是躲在角落的鼠類。」

螢幕的光影間,顯露出黃正獨自工作的寂寞側臉。

談過去新聞業的工作,他說:「我在那邊其實也不過是個小螺絲釘,也不是很重要的人。」

談文章內容,他說:「我個人的品味大家通常都覺得不怎麼樣,這8年來的改變,就是我的品味不再重要,大家的品味比較重要。」

談高中聯考的成績,他說:「分數多新聞系一點,多一些啦,政大沒有什麼系不能念,台大也蠻多系可以念,因為知道喜歡的女生要去念新聞系,所以就去念新聞系。」

配合我們拍照,黃正裝出淫褻自傲的表情,但與他談話的過程,都是靦腆與自謙,以及斯文的氣息。

談AV圈的資訊,許多是以訛傳訛,他說:「真正懂日文的人,不會一天到晚去翻譯AV啦,大家看了幾個字,就會以為真有那一回事。」

談過去的戀愛經驗,他說:「我人生就是一個很魯蛇的人生,我長得不帥,談吐也不算怎麼樣,我的家庭也是很普通的家庭,沒什麼銀彈可以把人家砸死,大學跟女友分手後,就一直沒有追到,這種情況一直維持到後來就業,人家精華的人生是大概20到27歲,過一些豐富精采的生活,但是我沒有,就是一個蠻宅的感覺。」

他將所有的張狂氣,都保留給文章了。

更新時間|2018.11.06 07:41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