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7.05.07 00:02

馬桶、舊歌與「然後」 《志明與春嬌》三部曲

文|項貽斐     圖|華映提供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春嬌救志明》中,楊千嬅(右)飾演的春嬌與余文樂(左)飾演的志明,期待赴台灣旅遊,還自製有台北101在內的立體手冊。
《春嬌救志明》中,楊千嬅(右)飾演的春嬌與余文樂(左)飾演的志明,期待赴台灣旅遊,還自製有台北101在內的立體手冊。

影史第一部給馬桶大特寫的電影,是1960年希區考克的《驚魂記》。而8年來連續3部電影都讓男女主角圍繞馬桶打情罵俏的,則首推彭浩翔的《志明與春嬌》系列。

彭浩翔《志明與春嬌》系列裡的志明,獨鍾乾冰丟入馬桶,享受「喺(在)天堂痾屎」的煙霧仙境,把飄渺的男女情愛,落實到吃喝拉撒睡的生活趣味。彭浩翔甚至拿著陰毛當令箭,在高級餐廳的杯觥交錯中,特寫陰毛,側寫露餡的情慾。

但彭浩翔電影中的限制級趣味、耍賤毒舌,更像是拒絕長大與馴化的叛逆,所以明知政府打壓抽菸偏要以菸會友、戲弄警察,菸盒與示愛簡訊也要倒看歪讀。只是從《志明與春嬌》《春嬌與志明》到《春嬌救志明》,彭浩翔與劇中主角都得一步步長大。

《志明與春嬌》系列中,余文樂與楊千嬅飾演的張志明與余春嬌不只演活男小女大情侶檔,更是30、40世代的「香港代言人」。兩人在《志明與春嬌》裡經歷香港室內全面禁菸、菸稅大漲五成的衝擊;在《春嬌與志明》當起「北漂」到中國工作,各自和當地人發生戀情;到了《春嬌救志明》又重回香港,一起計畫去台灣旅行。 兩人無論到哪,都帶著香港流行文化的縮影,尤其反映在KTV飆唱的歌曲,每首都喚醒集體的記憶。

楊千嬅(左)與余文樂在《春嬌救志明》裡扮起卡通《小雙俠》。
楊千嬅(左)與余文樂在《春嬌救志明》裡扮起卡通《小雙俠》。

《志明與春嬌》《春嬌與志明》裡唱過的〈最後的玫瑰〉〈別問我是誰〉【動地驚天愛戀過〉,全是1980、90年代的流行金曲;《春嬌救志明》中的電視卡通《小雙俠》主題曲(台灣譯名為《正義雙俠》)、Raidas的〈傳說〉、陳百強的〈當我想起你〉同樣引發懷舊共鳴。

不過這些歌曲,幾乎都是春嬌的點歌,一方面因為志明與春嬌有5歲的年齡差距,歌曲反映春嬌的成長時代,另一方面更唱出春嬌的心聲。《春嬌救志明》中,由於5歲的「代溝」,志明不知道《小雙俠》,更遑論歌詞中「大家 IQ 一般高,是最好的配合」的暗示。春嬌失望搭計程車離去時出現的那英〈夢一場〉,「早知道是這樣,像夢一場,我才不會把愛都放在同一個地方...」也像是中女的感情獨白。

每次舊歌新唱都是志明與春嬌情感的轉折點,搞曖昧、鬧脾氣、分手心痛、尋求和解、歡喜復合...,每支選曲不只回味戲裡曲折,還能搶救愛情,並把曾經的香港流行文化重溫一遍。21世紀的香港電影,雖沒有8、90年代徐克《倩女幽魂》《黃飛鴻》,或是劉鎮偉《黑玫瑰》系列的重新翻拍,再起風潮,但彭浩翔《志明與春嬌》三部曲仍算對前一個世代創作的翻新與致敬。

《春嬌與志明》裡,自稱「寶馬山蔡瀾」的志明上北京吃不慣辣味,反而懷念香港便利商店又鹹又沒什麼肉的「肉醬意粉」(肉醬義大利麵)。儘管三部曲系列融合台味與京味,但更多的是「肉醬意粉」般獨特的港味。港味貫穿全系列,也讓志明與春嬌彼此對味,所以才能觀賞馬桶的乾冰煙霧,相看兩不厭,繼續走下去。

《春嬌救志明》裡飾演春嬌父親的秦沛(右)娶嫩妻。
《春嬌救志明》裡飾演春嬌父親的秦沛(右)娶嫩妻。

走到《春嬌救志明》,7年裡兩岸三地繞了一圈,臉書上傳更即時,但文字與語言的誤解歧異始終存在。這一集,由春嬌的大狗「跟住」(然後)開啟對愛情的懷疑、對未來的想像,還有跨越婚姻門檻男女有別的態度,又有年輕「乾媽」(蔣夢婕飾演)、春嬌的父親(秦沛飾演)攪局。即使多了成人的世故,彭浩翔不忘以粗鄙顛覆陳規,請屎糞藝術攝影師拍婚紗照,再度與馬桶呼應。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人生不一定像童話,磨難之後難保永遠幸福快樂。《志明與春嬌》系列,在接連三部後,不禁讓人想問彭浩翔,那「然後」呢?

更新時間|2017.05.05 07:1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