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7.05.11 00:00

【鏡大咖】晨神下凡 林依晨

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攝影協力│何姵嬅 
大家眼中的「零負評女神」,好像沒有什麼事可以難得倒林依晨,連做家事也可以樂在其中。
大家眼中的「零負評女神」,好像沒有什麼事可以難得倒林依晨,連做家事也可以樂在其中。

林依晨儼然是演藝圈的一股清流,沒有負面新聞,也不需要炒作,可以課業跟事業兼顧,二度拿到金鐘獎的獎座,證明才藝與智慧可以雙全。不只如此,她從婚前的「好女孩」,一路進化到婚後的「好媳婦」,形象始終正面,IQ高、EQ更高,徹底把旁人比下去,難怪「晨神」封號不脛而走。

好想寫她壞話,可是真的寫不出來。哭哭。

才智雙全的清流

林依晨,1982年10月29日生,因參加「捷運超美女」選拔踏入演藝圈。2001年進入政大韓文系就讀,開始拍攝電視劇,演出《惡作劇之吻》《我的億萬麵包》《射鵰英雄傳》《蘭陵王》等。2012年以《我可能不會愛你》二度奪下第47屆金鐘獎最佳女主角獎。2017年推出新片《神秘家族》。

被稱為「晨神」,林依晨說自己不會感覺到特別有壓力,「可能從小媽媽的教養比較嚴格一點,所以其實我還滿習慣這個狀態的。」不過,她也強調生活中本來就會有各種形形色色的壓力,只是跟這個稱號無關,「其實我也沒有強迫自己什麼,倒不會擔心,我是不是一直要去符合這個封號。」

她嘴巴上說「沒有強迫自己什麼」,就包括了一些平常人避之惟恐不及的事情,例如她喜歡做家事!這正常嗎?!「不會呀,習慣了就不會覺得。」林依晨還很貼心地說,「如果不習慣的人,就可以不用做。」被她這樣安慰,應該很多人鬆了一口氣,不會太過心虛。

如果升格當媽,林依晨覺得會是那種把發生在小孩身上的一切,都當成自己的責任的母親,「我相信這是母性。」
如果升格當媽,林依晨覺得會是那種把發生在小孩身上的一切,都當成自己的責任的母親,「我相信這是母性。」

心境 用家事整理

林依晨很正經地解釋,整理家裡,不只是弄乾淨而已,而是把不再需要的東西,出清給需要的人,然後把自己喜歡的物品擺在看得見的地方,「那個過程對整理心境很重要的,我也一直感受到這樣做的好處,所以我從來沒有停止打掃整理家裡。」

感覺上,她好像可以把所有大家討厭的事情,找到樂在其中的道理,難道這世上沒有讓「晨神」討厭的事嗎?「我很討厭跑步,」這一次輪到她心虛了,偏偏為了演好角色,必須一直跑步,「這是主角逃離回憶的方法,讓身體極度疲累,就是長跑。」所以她常去家裡附近小學的操場,趁學生都放學了,就在那邊練習,「跑了幾十圈,因為操場很小,大約200公尺。跑完後就覺得,這真的會讓人暫時忘記煩惱!」

於是從戲外一直到戲裡,林依晨就這樣跑個不停,最後有改變對跑步的想法嗎?她搖搖頭露出調皮的神情,「終究還是不喜歡跑步。哈哈!」

很好,「晨神」終於下凡啦,來賓掌聲鼓勵。

林依晨在演藝圈是出了名的認真,認真到別人會看不下去。她想起合作《神秘家族》的女星惠英紅,拍戲時看著她那麼拚命,忍不住告誡她:「孩子呀,妳這樣下去…,我們要延長我們的演藝壽命,要學會借力使力。」只可惜,這些諄諄教誨好難實踐,因為片中有許多掙扎、追殺、扭打的畫面,一認真起來,就忘記力道輕重,前輩的話只好當耳邊風了。

惠英紅(右)看到林依晨演戲太過投入,想勸她別那麼用力,偏偏戲分都是又打又哭,想不用力都不行。 (華映娛樂提供)
惠英紅(右)看到林依晨演戲太過投入,想勸她別那麼用力,偏偏戲分都是又打又哭,想不用力都不行。 (華映娛樂提供)

太過認真的特質,也在江蘇衛視的實境節目《非凡搭檔》表露無遺。跟鄭元暢搭檔的她,玩起來捨我其誰,最後雖拿下了總冠軍,但家人看了都會覺得她太過投入,替她心疼。但林依晨卻說近年常反問自己,「到底想做什麼?」答案很多都是充滿冒險、極限精神的運動,「我就慢慢地去嘗試這部分想做的事。」即便如此,她也承認自己很愛玩,「一玩就玩很瘋,就很想求勝!」認真魂一旦上身,就甩不掉了。

因《惡作劇之吻》與鄭元暢(右)變成螢幕情侶檔,在實境節目《非凡搭檔》再度同台,林依晨還是玩得比誰都認真。(東方IC)
因《惡作劇之吻》與鄭元暢(右)變成螢幕情侶檔,在實境節目《非凡搭檔》再度同台,林依晨還是玩得比誰都認真。(東方IC)

認真 我想要如此

然而林依晨最大的挑戰,也是認真。因為演戲不能太過認真、太過用力詮釋角色,力道過猛反而讓觀眾出戲。被問到如何迎向這個挑戰,她還是嚴肅以對,「現在就是強迫自己,把認真這個部分放在研讀劇本的時候,而演戲的那個當下則是專注跟放鬆。」

林依晨雖然討厭跑步,為了拍片還是去練跑,不過電影拍完了,「終究還是不喜歡跑步。」
林依晨雖然討厭跑步,為了拍片還是去練跑,不過電影拍完了,「終究還是不喜歡跑步。」

當然,做什麼都很認真的林依晨,很清楚地分析起電視劇與電影表演的差異,「電視劇有的時候剪接會更精準、更快速,那時為了配合這樣的情況,會要求自己的表演一段段的,但這個方法在電影不見得適合。所以我決定留多一點時間給演戲當下的自己,然後誘發出不見得那麼快速,但很有力量的表演。」

果然林依晨認真起來,會讓人感到害怕,像是飾演充滿憤怒情緒、幾乎不發一語的人物,跟她以往的形象大相逕庭,「因為少了語言,等於把一扇窗口關起來,就只有靠身體或眼神可以表現,反而更能聚焦在自己的狀態,讓我的表演更專注。」當我告訴她,整齣戲她幾乎沒有任何笑容,或者開心的片段,她反而認為沒有那麼正面陽光,未嘗不是好事,「其實這樣是更接近真實人生,我覺得幾乎每個人都不斷在解決,降臨在自己人生的一堆問題。」

當然她也不例外,儘管在外界眼中,她是一帆風順的,可是林依晨不這麼想。

嚴厲 對誰都會是

前陣子才被問到,已經34歲的人,回頭扮演17歲的角色是否超齡?她說17歲是自己經歷過的年紀,只要回憶當年做了什麼,就很容易進入狀況,扮演起來並不困難。那麼,17歲的林依晨究竟在做什麼呢?

「我好像在高二、高三參加某個選拔,請同學幫忙拉票,就進了。」那一年也是她開始接觸演藝圈,一開始是擔任平面模特兒拍照,「那個時候是有一些疑惑,很多東西都很快速,比較注重在螢幕上呈現的美好,沒拍到的地方怎麼不好看、或者沒收仔細都沒被看到,可是就覺得出來的成品很不錯,會慢慢接受它是另外一種表現方式。」

不要像以前那麼嚴格自我要求,找到身心平衡,是林依晨學到最大的功課。
不要像以前那麼嚴格自我要求,找到身心平衡,是林依晨學到最大的功課。

現在回頭看自己的成長,若時光能重來,她會怎麼做。「那我就不會有身心失衡那一段,就知道什麼是對自己是好的,也不會長那個腦下垂的囊腫。」這個答案聽起來有點後知後覺,卻也是她付出健康代價所換來的領悟。不過最瞭解林依晨的,還是她自己,她比誰都清楚真的讓她重來一遍,才不會逍遙過日子,「我的個性就是當然想學更多東西,我覺得會更老成!」

當年林依晨參加選拔的動機之一,看上獎品是一台電腦,恰好弟弟需要換台新電腦。這個姐姐為了照顧弟弟,就義無反顧地參賽了。多年過去,她對弟弟還是相當嚴格,恩威並施,「像是弟弟就讀大學的時候,有機會去法國當交換學生。他自己沒有那麼積極想去,媽媽也擔心他,我就會覺得,『應該要把他丟過去!』」在國外物質不是那麼充裕的狀態下,她說弟弟當時一天只吃2餐,課業上除了要趕上法國學生的進度,還要面對種族歧視,「我覺得他去了之後,性格成熟很多。」

聽起來假使林依晨升格當媽之後,可能會是個嚴厲的虎媽?「在子女養育長大的過程中,都需要經歷的階段:你怎麼樣放手,讓孩子能夠堅強獨立地成長。」她覺得大多數的母親,都會把發生在子女身上的一切,當作自己的責任,「我相信這是母性,包括我自己將來也會是那樣的媽媽。」

場邊側記

這天拍照前工作人員買了早餐,大家都邊吃邊開工。但是林依晨手上的那杯飲料,卻是插著自備的環保不鏽鋼吸管。連這種小地方都能看到她的細心跟堅持,證明了「零負評女神」封號,可不是被喊假的。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特企】晨神的夏保養祕訣!隨時散發小清新→點擊看更多

更新時間|2017.05.11 03:5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