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7.05.05 10:17

【馬斌專欄】從《紙牌屋》看網飛如何鞏固一哥地位

文|馬斌    圖|Netflix提供 
《紙牌屋》第五季不同於前四季,首度全球同步在Netflix上線。
《紙牌屋》第五季不同於前四季,首度全球同步在Netflix上線。

本週美劇迷最大最感興趣的新聞,都與Netflix(網飛)有關:首先是Netflix終於進軍中國大陸市場,雖然不是自己成功落地,但是透過至少有2000萬付費會員的愛奇藝,讓大陸美劇迷能「合法的」第一時間看到Netflix的原創劇。

另外一件則是攸關台灣美劇迷的權益,台灣Netflix訂戶望穿秋水等了1年多,《紙牌屋》第五季終於將與美國同步上架;這2件事的背後,有著全球OTT市場的重大劇變,Netflix為此承受了不知多少壓力又付出多少代價,內情簡直比電影情節還誇張。

就在最新的第五季《紙牌屋》即將推出前1個月,這齣創造了不知多少紀錄,幫助網飛Netflix在原創劇與全球OTT市場,攻上山頭立於不敗之地的經典劇,卻也因為Netflix早期為了募集足夠製作經費,太早賣出美國以外播出版權,連總裁Reed Hasting海斯汀先生都多次在記者面前坦承,這是他在去年一月進軍130個海外市場後,最令他後悔的一個決定。

包括在台灣許多慕名而在去年1月第一時間加入Netflix的會員,一登入卻發現網站裡根本沒有《紙牌屋》,造成第1個月試看期結束後,明顯大量會員流失。為了加以補救,去年3月 《紙牌屋》 第四季要推出之際,Netflix又高價買回前三季上架,但依然抵擋不住「第四季何時上架?」的詢問壓力。最後還是必須等到擁有亞洲有線、衛星與網路版權的RTL-CBS頻道播映權結束,過了半年直到9月才能上架。

Netflix 總裁海斯汀去年接受記者訪問時,坦承他最後悔的決定就是賣出《紙牌屋》國際版權

所以你以為這次只是Netflix想通了,照之前承諾的「將分階段完成」同步上架計畫,掏腰包把《紙牌屋》第五季版權高價買回,好讓全球同一時間上架嗎?其實故事沒這麼簡單,因為就在Netflix宣布這消息的前兩天,4月22日發生了另一件事:向Netflix勒索贖金不成的駭客TheDarkOverlord,果然如其所威脅的,在網路上流出了最新一季尚未上架的另一齣經典劇,第五季《勁爆女子監獄》的前10集。

其實駭客TheDarkOverlord要求的贖金並不高,只有30元比特幣,約等於135萬新台幣,以Netflix這麼龐大的公司來說,真的是個小數字,而Netflix拒絕被勒索,不付贖金的做法,也是可以理解,畢竟被勒索成功一次後,後患無窮。但這狀況卻引發了一個問題,既然拿到贖金的機率不高,為何駭客要勒索Netflix?為何不去勒索比較可能付贖金、小一點的公司?

其實這位(也可能是個團體)TheDarkOverlord駭客,一開始的目標並不是Netflix,而是負責《勁爆女子監獄》後製音效工程的小公司Larson Studio,因為他就是從這間小音效公司偷到《勁爆》的最新影集檔案,當Larson Studio向母公司Netflix回報,並確定拒絕付贖金後,駭客才轉而直接向Netflix勒索;更有趣的是,這名駭客雖然是專業綁匪,但犯案卻一直很小心低調,這次是首次在娛樂媒體犯案,而且過去從未向如Netflix這樣的大公司勒索過,才會引起注意;TheDarkOverloard之前主要都在醫療醫美界,以類似手法駭入過十幾個公司的電腦網路,竊取機密或會員資料檔案後,進行勒索。被害人大都是像Larson Studio這類小型私人公司或診所,就算是較大規模的公司,駭客也只是竊取會員資料,竊取影視產品還真是頭一遭。

因此就有駭客專家猜測,其實這次TheDarkOverlord的真正目的,根本不是要錢,而是利用Netflix打響知名度,以便日後勒索更加順利,而這也正是Netflix最害怕的。損失十集《勁爆女子監獄》的收視群是小事,畢竟Netflix 的獲益模式不是收視率,而是會員制,還有許多原創劇留住會員。更妙的是,當星期一影片檔案確定外洩後,Nertflix的股價反而因此大漲。

《勁爆女子監獄》進入第5季,又有新的衝突。
《勁爆女子監獄》進入第5季,又有新的衝突。

不過這次駭客事件對於Netflix,甚至整個OTT影視產業,卻帶來長期性的重大衝擊。因為駭客若一役成名,可能會吸引其他駭客對媒體下手,特別是完全仰賴網路的OTT產業。事實上,這名TheDarkOverlord駭客已公布最新名單,表示自己已取得多家電視台與視訊網站共30部最新劇集的檔案,將進行下一波勒索威脅;Netflix使出打壓這股歪風的方法,就是立刻花更多的錢買下《紙牌屋》海外版權,製造更大的新聞,讓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Netflix 4/25在其官網宣布與愛奇藝合作。
Netflix 4/25在其官網宣布與愛奇藝合作。

花錢當然也要賺錢,Netflix雖然在去年大幅擴充海外市場,卻因為影片審查制度、OTT營業牌照限制、與限制外資投資媒體等問題,無法進入深具潛力的大陸市場,幾乎每次記者會或財報會議上,都會被詢問相關問題,但回應總是:「我們會持續努力。」

去年10月第三季財報會議上,Hasting總裁終於表示,將考慮改變策略與大陸當地媒體合作,讓內容在大陸上架;而當愛奇藝在今年2月獲得超過15.3億美元(約460億新台幣)的最新一波融資之後,毫無疑問的提升了愛奇藝在大陸的地位,也難怪Netflix會選擇愛奇藝合作。

Netflix也表示將會完全遵守廣電總局「先審後播」的規定,畢竟讓大陸劇迷也能合法看到Netflix的原創劇,就算是修剪過的版本,也算是某種程度的勝利。因為在各方大軍內外夾攻的情勢下,再不進入大陸市場就真的來不及了,而這一點又要再一次感謝《紙牌屋》帶來的影響力。

《紙牌屋》第5季,安德伍德夫婦繼續在政壇掀起腥風血雨。
《紙牌屋》第5季,安德伍德夫婦繼續在政壇掀起腥風血雨。

其實Netflix不是沒有進入過大陸市場,3年前Netflix就授權過「搜狐視頻」,將第二季《紙牌屋》與美國同步上架。當時因為內容有影射中美間的貿易問題,網友們原本以為將會被下架修剪,但卻意外一刀未剪上架,造成轟動。官員在政協會議上,公開引用《紙》劇來批評現時政局,證明了Netflix原創劇在大陸的市場與影響力。但之後應該是礙於Netflix希望自己落地設立公司的策略,而未再授權更新的影集給當地網站。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但這期間已經有騰訊在2013年與多家好萊塢大片廠簽約,以付費會員方式第一時間上架好萊塢電影;2015年迪士尼則是透過阿里巴巴與貓眼的電視盒,推出類似Netflix的TBO付費視頻服務( TBO天貓影院,全名為Tmall Box Office,簡稱TBO );去年在大陸相當有規模的影視製作公司「歡喜傳媒」,更是與英國電影網站Mubi合資開新公司,進軍大陸市場;加上國際市場上又多了死敵 Amazon(亞馬遜)以超低價格2.99美金的月費,透過Prime Video網站,同時進軍全球兩百個地區市場招收會員(但同樣無法進入中國大陸與北韓),因此Netflix這次宣布與愛奇藝合作,至少領先了Amazon一步,暫時搶回「OTT一哥」的名聲地位。

更新時間|2017.05.05 12:4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