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5.12 07:02

【心內話】賈寶玉入獄

文|李振豪    攝影|王漢順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重回舊地,王鐘銘曾經以肉身保護的樹已被移走,原址變成建築物。
重回舊地,王鐘銘曾經以肉身保護的樹已被移走,原址變成建築物。

2013年3月28日凌晨,我接到朋友來電,說有個地方需要幫忙,原來是江翠國中有一批樹要被移了,身為「衝組」,我馬上趕到現場,爬到樹上待了24小時,最後還和警方衝突,被判刑3個月。

在牢裡,我高中時就離婚的爸媽輪流來探。家裡算是地方望族,我是家族長子,在溺愛中長大,根本賈寶玉。問我怎麼會走到這一步?其實就是出社會後看見不同人不同生活,和我的對比太強烈,反叛魂就爆發了。幸運的是,無論我做什麼事,出櫃、從政、參選、抗爭、入獄,家人都沒干涉過,尤其媽媽,總說只要能吃飽、身體健康就夠了。

王鐘銘和母親張春美的合照。(王鐘銘提供)
王鐘銘和母親張春美的合照。(王鐘銘提供)

3年前的大年初五,她因胃癌入院開刀,手術後的恢復期,我守在床邊,想勸她戒酒戒菸,才發現我做不到。她從未拿「為你好」3個字來壓我,同樣的話,我也說不出口,只能陪她熬。有天,擰毛巾幫她擦臉,我看見上面繡著「濟靈宮爐主張春美、王鐘銘贈」字樣,問她哪時做的?她說是進香時,幾千條,發去淡水各宮廟,默默為我拉票。那次我選市議員,還是落選了。

王鐘銘說:「樹是社區的記憶,居民對待樹就像對待家人。」(翻攝自「我願游泳於樹海.搶救江翠老樹」粉絲專頁)
王鐘銘說:「樹是社區的記憶,居民對待樹就像對待家人。」(翻攝自「我願游泳於樹海.搶救江翠老樹」粉絲專頁)

出獄後不久,她癌症復發,沒有撐過去。她過世前,爸爸來看,見我為媽媽出氣似地擺著臉色,就沒有久留。媽媽獨居多年,沒有再嫁,我忙於搞政治,除了把尾牙辦在她經營的卡拉OK店,也沒時間多陪她。那樣的生活,一定和我在獄中很像,同樣是很孤單的吧?

記得第2次入院時,我一直以為不嚴重,還在臉書發文說,住到了河景套房,怎知她忽然就昏迷,連遺言都沒交待。我入獄時,她好幾次買餅乾來讓我當貨幣,打通和獄友的關係,聊天氣、聊身體狀況,用家常的話題,陪我度過那段不家常的經歷。她住院,我就也這樣陪著,有時連話都不說,人在最重要。

陪媽媽走完最後一段路,是我最悲傷,也最幸福的事。現在,我不搞政治了,只想趕快找個伴,平淡過日子就好。

王鐘銘 39歲 新北市 出版社編輯

更新時間|2017.11.09 17:3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