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7.05.12 05:58

【馬欣專欄】巴奈跟原住民們 為何79天後仍苦守凱道?

文|馬欣
巴奈的EP《凱道上的稻穗》,深刻地傳達了思鄉之情。(蔡名修攝影,子皿有限公司提供)
巴奈的EP《凱道上的稻穗》,深刻地傳達了思鄉之情。(蔡名修攝影,子皿有限公司提供)

我不知道別人怎麼看這件事,但做為一個上位者,有人苦守在你辦公室的前方,只盼望原住民的傳統領域若被買下處置,至少部落要有知情同意權,想請政府不要不顧他們原本被保障的私人地,這是最基本的人權了,但目前政府的「無視」卻是最悲傷的處理方法,發現我們的政府才是「局外人」,人民可以多麼渺小,將從此事開始見證。

如今巴奈與他們族人守在凱道上,已經餐風露宿79天了,見他們守在那裏,像在守住家的一樣堅持。你我可能都曾問為什麼?

我第一次聽到巴奈的歌,是在2000年,她出了一張《泥娃娃》專輯,當時我還是《中國時報》娛樂周報的樂評寫手,我仍記得當時評年度十大時,在座的樂評們對巴奈的歌聲是多麼驚艷,那張專輯中有一首歌有收錄一首歌叫〈流浪記〉,唱著到台北流浪的她的心情,裡面也搭配著族人的歌聲忽遠忽近,唱著那身傲骨、那些風霜,以及對家鄉的愛,她多年來一直唱著民謠,一直在唱著心繫的家鄉。

巴奈 流浪記 Panai Wandering

 

看到了他們苦中作樂 不悲不怨的抵抗風骨

到了2017年,我聽到她最近出的那張EP《凱道上的稻穗》,那時她已經在凱道多日,那張EP是在凱道克難錄音,聽得出在街頭2個月的日子,讓她身體疲倦了,或許不是最好的狀態,但是更接近她想訴說的一切,那思鄉之情不疾不徐地唱著,沒有失望與傷悲的選擇,就是真實地唱出那時那刻自己信念的力量。其中一首〈更好的理由〉是巴奈多年前剛到台北創作的歌,但卻正呼應了她現在的心境。

巴奈 - 更好的理由@THE WALL 駁二

於是我在5月5日,知道朋友也在凱道,於是提起勇氣去探訪他們(其實我之前並不認識他們),那時近半夜了,看得出來他們經過70幾天的街頭生活已經非常疲累了,但仍樂觀地說些生活事,他們那天他們買了一些蚊帳苦中作樂地克難搭起蚊帳,睡在裡面時也開玩笑自己是藏鏡人,半夜有警車經過,我當下嚇一跳往旁邊看,他們還安慰我別害怕。

 

原來被「被邊緣化」的感覺可以這麼明確

抗爭者若待在車道上,就會被警察強行抬到人行道。(讀者提供)
抗爭者若待在車道上,就會被警察強行抬到人行道。(讀者提供)

記得那天沒有風,熱得很,蚊子奇多,雖然是在市中心,而總統府也在不遠處,但我覺得那晚自己身處在一個非常邊緣的地方,「原來被政府漠視是這樣的滋味啊。」我事後回到家才釐清這感覺,而他們一直一直都是這樣過來的。

那天之後,我才知道他們喝的飲用水必須從228公園扛過來,無法跟隔壁警局借,由於附近就是醫院,一晚上鳴笛與救護車聲音不斷,這70幾天都沒睡好,只能在窄窄的人行道睡,或許我們認為在那裡就是如此,他們也沒有任何埋怨,只是或許你跟我一樣狐疑,在想警察說以沒申請用路權來做驅趕,是否是合理的?但其實申請一次要3萬元押金,一點點違規,押金就拿不回來,如果是長期抗爭,這錢不是他們可以負擔的。

這其實不是一個每個人都玩得起的遊戲規則,不是弱勢或窮一點的人可以玩得起的。而人們也可能想,那何必待在那裡那麼久?不像其他運動,多半夜晚就散了,因為政府這2個多月來沒有任何回應,而他們面臨的卻是家園被剝奪這巨大而根本生存權問題。

 

最心痛的是家園即將面目全非

原本法律保障的「原住民傳統領域」,因為政府提出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傳統領域將大幅縮小,而其中的原住民族土地被保障的傳統領域若排除了「私有地」,以後任何財團都可以沒經過原住民協商,在他們部落區裡大興土木,蓋飯店、度假別墅與港口,想像一下你的家園認知就這樣硬生生的被竄改剝奪了,在台東的好山水中大搞BOT(如今已是如此),而無視於水土保持。

之前臉書Facebook創辦人祖克柏為曾意圖買下夏威夷小島,侵犯當地原住民生存領域〈畢竟原來那島就他們的傳統領域),而承認犯錯,放棄夏威夷土地擁有權。其實在聯合國的法律中就有保障各國原住民的傳統領域,我們就算無法加入聯合國,但真能自外於這樣的普世標準嗎?

 

若選擇漠視 不代表高層的誰有真的傾聽了

如果是你的家園被這樣意圖「合法」侵占,你深愛的山林、部落也將被興建各種大型建案,這是我們每個人可以容許的嗎?於是他們這次打出「沒有人是局外人」,如同一個美麗灣建案在政府默許下破壞了山河,拆美麗灣露出了貪婪。

原住民族人仍守在凱道上,等待政府「直視」他們的眼光。(讀者提供)
原住民族人仍守在凱道上,等待政府「直視」他們的眼光。(讀者提供)

面對這樣的事,每人或許意見不同,但政府單位為何經過了漫長了2個多月,都沒有人要回應他們?因為不夠受關注?不夠多的年輕熱血能抓取注意?沒有派系、沒有足夠社會資源?你如果聽過巴奈的歌,知道他們的家園認知,是如同台東山的尊嚴、台東海的尊嚴,於是她們決定這次運動不卑不亢,不訴諸悲情,平靜等候高層單位遙遠的善意。現在他們不擔心身體的負荷,最擔心關鍵的5月20號會被激烈手法驅離,從此粉飾太平。

 

沒有資源的人民有多渺小 從此事可以開始見證

我不知道別人怎麼看這件事,但做為一個上位者,有人苦守在你辦公室的前方,只盼望原住民傳統領域要有部落知情同意權,想請政府不能排除私人地,這是最基本的人權了,但目前高官的「無視」則是最悲傷的處理方法,發現我們的政府才是「局外人」,人民可以這麼渺小,從此事開始見證。

或許哲學家漢娜鄂蘭的預言是對的:「古代家天下的君王統治,在社會裡已轉換成一個無人統治的狀態,但是這個『無人』,經濟學裡假定的是整個社會的唯一利益,以及在沙龍裡假定的政治社會的唯一意見。」

往下繼續閱讀

也很像最近上映的電影《約翰伯格四季肖像》中,作家約翰伯格所提到的:「在大財團與金融遊戲中,領袖是被架空的。」想看這些哲人講的話是對的嗎?或許從這次巴奈他們族人的街頭運動可以看出端倪,我不想悲觀,我寧可相信不會如此。

《約翰伯格四季肖像》正式預告

更新時間|2017.05.13 13:0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