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5.23 19:02

【安德魯‧所羅門番外篇】他是個神奇優秀的聆聽者

文|黃文鉅    攝影|王漢順    翻譯|許越如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安德魯(右)和丈夫約翰約莫10年前結了婚,目前擁有1個8歲、讀小二的兒子。
安德魯(右)和丈夫約翰約莫10年前結了婚,目前擁有1個8歲、讀小二的兒子。

我們這次前往紐約,也採訪到了大安德魯11歲的丈夫約翰(John Habich)。距離他們相識,已經16年,約莫10年前結了婚,目前擁有1個8歲、讀小二的兒子。約翰體格壯碩,一頭白髮和落腮鬍,談吐十分幽默,他聊起了跟安德魯的邂逅經過,也談到了2人由淺入深的交往與磨合,最重要的是,他大方展示了同性婚姻的甜蜜與困難,跟異性婚姻所遭遇的處境相比,並沒有什麼兩樣。以下是他的說法:

我對安德魯的第一印象就是,他擁有出人想像的友善微笑、明亮的雙眼、既聰明又有人情味,而且是個很棒的聆聽者,就算他不是在採訪,也總是能發問一些很棒的問題,不是那種想要窺聽的問題,更像是他對人感到無比的興趣,發自內心想問的那種問題。

我們剛認識沒多久,就要第一次正式同居。我知道他有憂鬱症,可是並沒有把我嚇跑,但是……那真的是很困難的一段時期。我當時真的得練習當一個很好的聆聽者,而且要很有耐心,不要一下子就期待所有事情馬上就有起色。只能一直耐心等待,做我可能協助他的事。後來關係越來越緊密、住在一起愈來愈久,比較能知道彼此的生活習慣和規律,我們開始發現一些細微的變化。我們學會了詢問彼此:「你好嗎?現在感覺如何?我能夠怎麼幫你?」

我們住在一起的第1年,真的是非常艱難,因為2個男人住在同個屋簷下。第一、男人並不那麼善於適應環境,對吧?我們原本各自有不同的生活方式,但是試圖把它變成交疊的一條線,而不是往2個不同的方向走,這花了我們不少時間調適。我們那時也有去伴侶諮詢,就是為了要學習怎麼用更好的方式去聆聽彼此,去了好幾個月之後,真的很有幫助。

我們後來一起工作(註:安德魯的每本書,約翰都擔任他的編輯),非常融洽。我覺得結婚這件事其實是,嗯,如果你有一段好婚姻,你會知道如何好好跟人溝通協商,因為這是所有情感關係裡都會遇到的事。在婚姻中,彼此會有種信任基礎,信任也同樣是所有編輯跟作家關係中最重要的元素。安德魯絕對知道我除了讓他變得更好,別無其他目的。每一件我試著要替他做的事,都是為了他好,他雖然不會同意我建議的所有事情,但這在作家和編輯的溝通之間本來就很正常。

我愈認識他這個人愈喜歡他,而且看見2人身上更多共通點。我們對家庭有相近的價值觀,我們也都想盡自己所能去幫助他人。我們2個人也都不太在乎名利的追求。除此之外,我們當然也有非常多不同的地方,不過是好的那一種不同,這些差異讓我們能夠彼此扶持。比如說,他是一個誇張到很有組織力的人,完全難以相信的那種有條理,他會整理每個他有的東西,他也知道把所有東西收在什麼地方,我則是一盤散沙,我有一小疊論文,被散佈在家裡各處,所以他教導我如何成為一個更有條理的人,如何事先準備、計畫等等。我則是教他要如何放鬆一點,不要一直那麼緊繃。所以他有一些可以教我的事,就像我有一些可以教他的事一樣。

我個性比他樂觀很多,我幾乎能夠用樂觀的角度看所有事情,我從小到大就是一個這麼樂觀的人。他則是比較……不像我那麼相信未來,然而我們2個都會給彼此信心,我覺得這件事情很重要,因為這個世界很艱難,處境對人也不太友善,所以你跟你的先生或妻子在家時,隨時互相支持、給予彼此力量,是非常重要的事。

我們每個人都會碰上無法自我肯定的時刻,隨著年紀愈大,你愈明白,渴望獲得肯定的心就深深地隱藏在每個人心中,每個人都有這種需求,所以讓彼此感覺到良好、舒適是很重要的任務,而我跟安德魯都很擅長這點。我們從來不會亂挑對方毛病,也不會像某些人一樣,習慣性地一直批判對方。我們從很早的交往階段,就學習跟對方說「對不起」。

說「對不起」,跟誰對誰錯沒什麼關係,但是對於開啟對話、談論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卻是很重要的關鍵。當人們爭吵了,通常不是為了事件本身吵,可能是其中一個人度過了不好的一天,或是有人不小心說出很傷對方的話。另外,跟誰先說抱歉,也沒有太大的關係,只要有人願意先說出口,彼此才能夠開始談論發生了什麼事,進而更了解對方。

我前面提過,安德魯是個非常神奇優秀的聆聽者,他跟所有人相處,都給人這種自在的感覺,也十分尊重每個人的故事,是一種對人的基本尊重。我覺得這也是其中一個在婚姻中很關鍵的互補因素,你必須要能夠聆聽你的丈夫或妻子,假如你不這麼做的話,我只能說,祝你好運囉!

更新時間|2017.05.23 17:2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