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7.05.25 17:00

【鏡大咖】姐的心裡有點兒空 小S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攝影協力│嚴鎮坤 
內心充滿浮誇與冷淡的面貌,徐熙娣還是超級在意自己的電影作品,「我不能讓大家覺得,反正就是小S而已,也沒怎樣。」
內心充滿浮誇與冷淡的面貌,徐熙娣還是超級在意自己的電影作品,「我不能讓大家覺得,反正就是小S而已,也沒怎樣。」

孤單寂寞時怎麼辦?當然是一個人人都要問自己、永劫回歸式的命題。即使有老公許雅鈞、3個女兒,以及比瓜子更嗑之不盡,娛樂圈裡的喧囂,日子再滿,對小S徐熙娣來說,這個命題都依然成立。

人生真的不是一場《康熙來了》,說散即散,連主角自己都還散不了。由蔡康永編導,徐熙娣主演,電影《吃吃的愛》裡的套路是:人怎麼從絕望活出希望。但真實活著的人,要處理的,往往是更日常細瑣、更不安的事,比如害怕,比如心口永遠都覺得空。

當姐腳受傷了,必須讓保全抱著出入工作,坐輪椅上場記者會,連尷尬都可以見諸歡樂,靜水深流從來不是徐熙娣的路數,就讓冰涼的水花四濺吧,她說,姐的心裡有點兒空,那種空,生活過得再熱鬧都未曾消亡。

俗辣級國際巨星

1978年6月14日生。與姐姐大S徐熙媛組成SOS出道,1997年開始主持綜藝節目,代表作為與蔡康永主持的《康熙來了》,12年間為她創造高知名度。2016年再以《姐姐好餓》在兩地創造話題。首次主演的電影《吃吃的愛》於5月27日上映。最近推出《姐姐好餓》第2季。

徐熙娣慢慢走進攝影棚,跛行速度很慢,她講起幾天前在北京摔跤,「實在是很冒失,飯店的地下室,我要下車,剛看完手機放到包包,結果踩空。」她出去工作都穿飯店的浴袍跟拖鞋,少了鞋子保護,左腳腳踝嚴重扭傷。

但那一刻,她腦子想的是:「完蛋了,電影首映會我不能穿高跟鞋!」

從無到有最難

不管當個諧星還是國際巨星(罐頭掌聲響起),徐熙娣都是用力的。我竟想起,《吃吃的愛》裡徐熙娣當臨演活屍超用力,連槍丟到臉上,她都演得很痛,但…「欸,都是活屍了,被砸臉還會覺得痛嗎?」

「我要表現,即使我去演活屍,可是被打那麼慘,忍不住還是有痛的感覺,是想讓觀眾心疼。隔天肩膀大瘀青,最常跟康永哥講的是fuck you,因為真的太氣了。」 「他希望觀眾看到我脆弱的一面,很不紅,很拚命的那個樣子。」

剖析自己演出的上官娣娣一角,「拚命的部分、小明星闖盪江湖、恨姐姐卻又很需要她,那些感情,是真的。」
剖析自己演出的上官娣娣一角,「拚命的部分、小明星闖盪江湖、恨姐姐卻又很需要她,那些感情,是真的。」

眼眶含淚的若有似無,徐熙娣說自己辦不到。拍戲過程,徐熙娣向好友劉若英、周迅等人求助,周迅跟她說,妳就喝點吧,但別喝醉。一場跟自己的遺言戲,「我就沒辦法控制,想說沒感覺,沒有暈,就一直在補(酒),一下樓梯酒精上來,鏡頭前立刻大哭。」但蔡康永評她中邪,最後那場戲全都剪掉。

「暴哭我可以,難的是從無到有。」

或許活在綜藝哏裡太久了,徐熙娣一向縱橫無阻,於是彷彿連綜藝哏自己都會繁衍後代,每一幕回放都是更誇張的重來。更像人身上深埋的各式機制,或許無可捉摸,但它會在哪裡,最終又會走到何方,總是熟悉而有其定數。

小S(左)怕姐姐大S(右),但也依賴至深,她生小孩時,一手牽老公,一手牽大S。(翻攝自大S微博)
小S(左)怕姐姐大S(右),但也依賴至深,她生小孩時,一手牽老公,一手牽大S。(翻攝自大S微博)

看她吃鮮肉豆腐,言語踩人。其實徐熙娣什麼都怕,而這種害怕貫穿了她的每個選擇。「我的人生中,每一刻我都害怕。」怕什麼?「怕大S。還有懷第一胎要生的時候,我說shit,比主持金馬獎還可怕。妳無法想像要把肚子剖開,拉那麼大,竟然從妳肚子拿出一個小嬰兒,也是人類,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之後我看到嬰兒從我肚子裡拿出來的那個畫面,真的太可怕。」「大S很冷靜,就很愛拍這種東西。」

 

自我質疑都怕

也怕毀了蔡康永的電影,雖然最早看劇本時,她打槍蔡康永的抒情與文藝腔,「我打給他說,『 康永哥,你這個劇本想要表達什麼?』 我不喜歡那個劇本,覺得觀眾也會看不懂。」最後終於修改出讓徐熙娣感動的版本,「開始定裝時,啊,我真的很害怕,怕我會毀了他的第一部電影,怕很爛被大家恥笑,怕票房不好,怕演不出來⋯」

「蔡康永到處跟記者放話說,我這個腳本就是為小S而寫。他給我最大壓力的一句話,是他要挖出不一樣的小S,挖我的深處,我跟他說,你不要再講要挖我的深處,萬一我就是挖不出東西呢,我就是這麼淺呢?」

林志玲在《吃吃的愛》演小S的姐姐,一個痛心巴掌讓姐妹翻臉。(凱擘提供)
林志玲在《吃吃的愛》演小S的姐姐,一個痛心巴掌讓姐妹翻臉。(凱擘提供)

「我就是怕,怕我自己做不來。主持金馬獎之前,我都很希望場地大淹水啊,無法舉辦⋯」

好多句的自我質疑都是直拳,包括詹仁雄找她主持《姐姐好餓》時,她丟出也是否定,「我一直覺得我做不到做不到。」「《康熙》結束後,我就期待大S跟我搭檔主持,不然的話,我的主持生涯應該就到此告一段落。我需要有人在旁邊,可以對話,我比較有勇氣。」

結果⋯詹:「大S說她沒有要主持。」小S:「那哈林哥呢?」詹:「你們以前就做過節目,但收視不好啊。」

「詹仁雄打槍我。但後來他給我看美國的冷幽默節目,很尷尬,但我好喜歡這氣氛,我說可以做這樣的節目嗎?他說妳愛怎麼樣就怎麼樣,要尷尬就尷尬,沒話講就沒話講,我說你確定?我說不要叫我假歡樂吧!」

最恨記者要她用一樣東西形容自己,或是問她人生座右銘,徐熙娣說起人生座右銘:「就是趕快收工。」
最恨記者要她用一樣東西形容自己,或是問她人生座右銘,徐熙娣說起人生座右銘:「就是趕快收工。」

「我喜歡冷場的感覺。也很討厭錄個沒完沒了。」「現在才漸漸感受到,一個人掌控節目的快感,以前錄《康熙》,已經錄到一百二十分鐘,康永還做很長的結尾,我心裡就想說,你他媽的要講到什麼時候,話癆鬼(嘮叨鬼)。現在換我一個人主持,結束,送禮物,拜拜,立刻衝下台。來賓措手不及。」

 

日常生活皆戲

 
 

徐熙娣的確不是那麼入世歡樂,能照料四周,又顧及面面俱到的主持人。即使說話時仍是親切,但聽不出太多熱切,只像艘小船隨波。

「小時候,每次到很陌生的地方,心就會很像坐雲霄飛車時,空掉一下。現在雖然人生這麼豐富了,心有時還是會莫名其妙空一下。」「坐在車上,或照著鏡子時,妳叫徐熙娣,可我真的不認識妳耶,妳是誰啊?我怎麼會裝在一個這樣的軀殼裡面?」

雖然是第一次演電影,但演戲這樣的妙招,徐熙娣在生活裡是慣常使的。

「我回到家,如果小孩還非常清醒,或公婆還在看電視,我就會覺得,時間沒算準。我最屬意的時間,是到家時,小孩洗好澡,換上睡衣,我抱她們,『寶貝趕快去睡覺』,公婆也準備要去睡了,perfect timing。」

自己煮飯,熱切問小孩好不好吃,女兒們有些冷淡,徐熙娣就演傷心奔回房的媽媽。再出來,「女兒們說,妳演戲好誇張哦⋯」

或是大女兒聯合二女兒頂嘴,她竟要兩個女兒到廚房,「妳們從何時開始,這麼不尊重媽媽,妳們何時開始,懂得跟我頂嘴⋯我開始演瓊瑤,大女兒大哭,我也哭,對不起,媽媽愛妳們,只是以後不要這麼對我。」

就算左踝受傷,小S拍照時也是要美,動作頻頻,愛美的人真的可以暫時忘了痛。
就算左踝受傷,小S拍照時也是要美,動作頻頻,愛美的人真的可以暫時忘了痛。

有時也被更愛演的女兒反擊,她冷處理。「我會想她們,可是拍戲一個月沒見到她們,我覺得還OK,以前兩天就受不了,現在她們長大了。大女兒永遠用哭腔打給我:『媽媽,我手機當機了。』我說:『Elly ,手機的事妳不要再跟我講了,爸爸回來就會幫妳修。』『可是學校要繳學費,妳不在怎麼辦?』我說:『阿嬤在不在家?去找阿嬤。OK?拜拜。』用哭腔跟我講話,聽了就會很火大。」

不過她與姐姐大S的鬥法才是最精采。比如大S送她女兒Tiffany項鍊,她覺得送小孩這個幹嘛。「大S跟汪小菲都不准我送蓬蓬裙給他們女兒,女兒一定要穿羊毛衫、牛仔褲、很扁很時尚的鞋子。她女兒生日時,我跟經紀人說,妳去挑一件最誇張最俗的禮服,還要配小高跟亮片鞋。大S收到時,是因為女兒在旁邊,髒話才沒罵出來。」報仇,也是姐妹情誼的產物。

場邊側記

就算左踝受傷,姐拍照時也是要美,一上場駕馭衣服,徐熙娣動作換得頻頻,就要制住整個場子,愛美的人真的可以暫時忘了痛!

髮型:Splendy (ZOOM HAIR) 化妝:Angel 造型:陳慧明 服裝提供:FENDI

更新時間|2017.06.29 12:3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