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7.05.23 08:00

【聞天祥坎城70筆記】網飛、亞馬遜的衝擊

文|聞天祥    圖|坎城影展提供 
英國女星蒂妲史雲頓(左)繼《末日列車》後,再度與南韓導演奉俊昊合作新片《玉子》,由Netflix出資,入選坎城競賽片。
英國女星蒂妲史雲頓(左)繼《末日列車》後,再度與南韓導演奉俊昊合作新片《玉子》,由Netflix出資,入選坎城競賽片。

堂堂邁入第70屆的坎城影展在5月17日揭開序幕。沒有比以往更燦爛的煙火,安全島上高達兩公尺的龐然盆栽,以及更多的警力部署和嚴格的進場管制,說明國際政治的不安寧所帶來的壓力。

《伊斯麥的幽魂》(Ismael's Ghosts,暫譯)為今年坎城影展開幕片。
《伊斯麥的幽魂》(Ismael's Ghosts,暫譯)為今年坎城影展開幕片。

今年地主端出凱撒獎最佳導演阿諾戴普勒尚(Arnaud Desplechin)的《伊斯麥的幽魂》(Ismael's Ghosts,暫譯)開幕。法國影帝馬修亞瑪希(Mathieu Amalric)飾演一名導演,坎城影后夏綠蒂甘絲柏(Charlotte Gainsbourg)飾演他的女友,瑪莉詠柯蒂亞(Marion Cotillard)則是失蹤21年後突然再出現的妻子,讓男主角的生活與創作都產生骨牌式的衝擊。導演笑稱這次有如把5部片拍成1部,也確實出現想要面面俱到但沒一樣說好的問題,倒是演員都很給力,不畏老,不怕肥,一堆逼近毛細孔的大特寫也沒難倒他們。但是否救得了這部片,從媒體場映後鴉雀無聲的反應,應該很明顯。

《沒有了愛》(Loveless,暫譯)描述一對怨偶,丈夫在外面已有懷孕的年輕女友,老婆也在富翁身上預約第二春,當他們撕破臉的同時,12歲的獨子卻突然失蹤。
《沒有了愛》(Loveless,暫譯)描述一對怨偶,丈夫在外面已有懷孕的年輕女友,老婆也在富翁身上預約第二春,當他們撕破臉的同時,12歲的獨子卻突然失蹤。

但打頭陣的競賽片還是很夠水準的。《纏繞之蛇》的俄國導演安德烈薩金塞夫(Andrey Zvyagintsev)的《沒有了愛》(Loveless,暫譯)描述一對怨偶,丈夫在外面已有懷孕的年輕女友,老婆也在富翁身上預約第二春,當他們撕破臉的同時,12歲的獨子卻突然失蹤。除了攝製技術極為卓越,毫無破綻,最大膽的是不讓你掉入煽(同)情的陷阱。這對父母坦白自私的程度,和全片籠罩在白雪紛飛的冷冽場面有得拼,即使他們最後都得到開頭想要的生活,也不可能快樂得起來。雖然我更鍾意《纏繞之蛇》,但能把家庭通俗劇的題目,拍成如此重磅作品,實非易事。

《奇光下的秘密》雖有茱莉安摩爾助陣,但真正的主角是小孩。
《奇光下的秘密》雖有茱莉安摩爾助陣,但真正的主角是小孩。

《因為愛你》2年後又戰金棕梠的陶德海恩斯(Todd Haynes),新片《奇光下的秘密》(Wonderstruck,暫譯)改編自《雨果的冒險》原著作者布萊恩賽茲尼克(Brian Selznick)的同名暢銷書。雖有茱莉安摩爾(Julianne Moore)、蜜雪兒威廉斯(Michelle Williams)兩名演技派女星助陣,但真正的主角是小孩。故事包含兩個相距半世紀的年代,1977年的男孩遭遇喪母之痛,一心想找出自己的生父之謎,卻在一次暴風雨的閃電意外中,失去聽力;另一個是1927年,主角則是天生聽障的女孩,她著迷收集一位女明星的所有剪報,並為她離家出走。兩個孩子不約而同先後來到紐約自然歷史博物館,奇遇也有了交集。海恩斯拍女性與同志相當拿手,拍小孩則早熟有餘,魅力不足。但兩個迥異的時代,則提供他在復古工藝上大顯身手的機會。他在1927年以有音樂的黑白默片形式來表現,1977年反而以豐富的環境音效來對比男孩失聰但非啞巴的狀態。側記時代準確迷人,也和電影史互為表裡。

《朱比特之月》有些場面相當精彩,但有些飛翔畫面稍嫌冗長。
《朱比特之月》有些場面相當精彩,但有些飛翔畫面稍嫌冗長。

曾以《忠犬追殺令》拿下坎城「一種注目」單元最佳影片的匈牙利導演 康乃爾蒙德魯佐(Kornél Mundruczó)重返競賽行列,《朱比特之月》(Jupiter's Moon)其實意指伽利略發現的「木衛二」又名「歐羅巴(歐洲)」,劇情描述一個跨越歐洲邊境時遭槍傷的敘利亞難民,突然有了飛翔的能力,有人想藉此獲利,有人想煙滅證據,而這個被當作恐怖分子卻又像個天使的男子,實則考驗了其他人的「信念」。本片依然可以看到導演著稱的緊迫長鏡頭運動,以及藉奇幻(蹟)針砭現實的企圖,有些場面相當精彩,但稍嫌冗長的飛翔(其實更像飄浮)畫面和語焉不詳的神蹟與救贖,則讓噓聲搶先掌聲一步竄出。

《玉子》一片除了少女與動物的情感,人道與動物權的矛盾,救一頭不代表救全體的侷限,都被剝示在你眼前。
《玉子》一片除了少女與動物的情感,人道與動物權的矛盾,救一頭不代表救全體的侷限,都被剝示在你眼前。

坎城影展和網路影音巨擘Netflix(網飛)對於「電影」的爭議一路延燒。坎城放話:以後不在法國戲院上映的作品都不准角逐金棕梠,Netflix也不甘示弱回嗆。其實後者並非不讓作品在戲院上映,而是法國規定電影上映後要在影音平台播出的時間必須晚36個月,讓各有堅持的兩方因此成了對立面。在此情況下,韓國導演奉俊昊和英國女星蒂妲史雲頓(Tilda Swinton)再度合作的新片《玉子》(Okja)不確定是否成絕響,但肯定已是先聲。蒂妲史雲頓在片中飾演的企業家,以10年時間在各地豢養超大型食用豬,想壟斷未來食物市場,而遠在韓國的山村女孩卻和一手照料的超級豬「玉子」感情濃厚,甚至追逐到紐約要拯救它,半路上還殺出動保團體想用「玉子」揭發企業虐待動物的真相。剛開始我有點低估這部片,因為看起來就像好萊塢少年英雄特效電影,但愈到後頭愈顯出奉俊昊並沒簡化問題。除了少女與動物的情感,人道與動物權的矛盾,救一頭不代表救全體的侷限,都被剝示在你眼前,女孩甚至以經濟利益作為和企業家交換愛豬的條件,為情感與物質的「價值」,作出辯證。老實說這部宛如70mm效果的作品不在戲院的大銀幕上面看的話,未免可惜。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非傳統產業加入影音創作生產的競爭,已是不可擋的趨勢,就像接觸平台不斷擴張,「銀幕」的定義早已受到挑戰。今年Netflix有2部片進入坎城競賽,《奇光下的秘密》幕後金主則有Amazon Studios(亞馬遜影業)。坎城焦慮的不是這些金主的背景,而是在電影院觀影的文化,以及藉此才得鑑賞的藝術細節,會不會因此被漠視而終至消逝吧!

 
 

更新時間|2017.05.26 06:0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