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6.09 07:02

【心內話】包包就是家

文|鍾岳明    攝影|楊子磊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李隆柱最愛買包包,但都沒在用,只拿來裝飾,他說家裡空空的也不好看。
李隆柱最愛買包包,但都沒在用,只拿來裝飾,他說家裡空空的也不好看。

我家有很多田,爸爸是招贅的,家庭幸福。11歲時,媽媽車禍,以為沒事,隔天口吐白沫,還沒送醫就死了。爸爸開始變賣田地家產,我14歲時,他離家出走,據說是被女人騙,只留一間祖厝給我,兄姊都在外地工作,全家只剩我和一間屋。去年接到醫院通知他病危,我們近40年沒見,我不想認他。幾個月後警察通知他死了,我沒後悔,對我來說,他早就消失了。

我18歲北上跑船,和一位中國漁工變好友,他要我娶他妹妹。我想有個家,20歲去把她娶回來。我白天在成衣廠燙衣服,6點工廠還沒開我就去,晚上12點回家,當時景氣好,月入5、6萬元,最多有11萬元,錢是拚命換來的。我和太太在板橋租屋,30坪大,有一對子女。我在破碎家庭長大,知道家庭可貴,薪水全交給太太,每天只帶50元出門。工作累歸累,回家看到妻小還是很幸福,很安定。

34歲時,成衣廠全面外移,我改做粗工。隔年在工地被玻璃砸傷,住院4天要7萬元醫藥費,我太太拿不出來,我問她錢呢?她說拿回福建老家蓋房子、買地,等我們老了可以回去種田。幹你娘咧!我老了還要去妳家種田,我乾脆去死好了!我要離婚她不肯,我就離家出走,隔年她回大陸定居。我問孩子要跟誰?他們選媽媽,我十多年來早出晚歸,也對啦,從此失聯。

我拚命工作養家十幾年,結果落得妻離子散,當時我整個人垮掉,絕望,等死,動也不想動。我背著包包睡地下道,在街頭流浪12年。7年前教會接濟,我開始在街頭賣雜誌,生意很好,收入稍穩定,終於租屋脫離流浪生活。

李隆柱(中)靠著販售《大誌雜誌》,終於脫離街友生活。
李隆柱(中)靠著販售《大誌雜誌》,終於脫離街友生活。

4年前,接到女兒電話說要結婚,我拿出積蓄飛去看她,送她一條項鍊。我騙她我在做生意,過得很好,但根本不敢讓她來台灣。前年,女兒生產,我飛去看孫女,突然悲從中來,我怎麼又走上我爸家庭破碎的老路?

以前流浪時,包包就是我的家。現在有經濟能力,我最愛買包包,不知不覺家裡就掛了6個。看到包包比較有安全感,但我都沒在用,只拿它們來裝飾,不然家裡空空的也不好看。

李隆柱 53歲 台北人 雜誌販售員

更新時間|2017.11.09 17:3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