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7.06.05 23:19

《愚行錄》出版10年影像化 導演石川慶剖析日本眾生相

文|項貽斐     攝影|李鍾泉 楊兆元
日本新銳導演石川慶以電影《愚行錄》剖析日本社會現象。
日本新銳導演石川慶以電影《愚行錄》剖析日本社會現象。

日本犯罪推理小說改編影視作品向來有基本盤,如何忠於原著精神並開拓新空間,是創作者一大考驗。新銳導演石川慶初試啼聲,選擇改編貫井德郎推理小說拍成電影《愚行錄》,不只讓演技偶像妻夫木聰、滿島光點頭接演,影片也入選威尼斯影展「地平線單元」,近日妻夫木聰來台宣傳更掀起話題。

從尋找IP改編、網羅明星助陣、到琢磨劇本、執行拍攝,石川慶藉《愚行錄》故事的影像化,解剖日本社會眾生相,力求商業與藝術間的平衡。

滿座的公車上,有人閉目沉思、有人打哈欠,1位中年人為了旁邊的老人喊出一句:「年輕人,起來讓座!」打破窒悶氣氛。年輕人緩緩起身,跛著步伐,當眾一個踉蹌重跌。到站了,年輕人下車。使喚讓座的中年人,在車上見年輕人一跛跛地走在人行道,視線刻意避開。年輕人繼續拖著瘸腿,直到公車駛離,忽然恢復正常腳步,在一片灰藍的城市,面無表情…

妻夫木聰(右)與滿島光(左)在《愚行錄》中飾演兄妹,有精彩的對手戲。(絕色提供)
妻夫木聰(右)與滿島光(左)在《愚行錄》中飾演兄妹,有精彩的對手戲。(絕色提供)

這是石川慶電影《愚行錄》的開場,反映城市裡每個人小小的盤算與手段,年輕人是妻夫木聰飾演的八卦雜誌記者田中。該片改編自小說,但無論公車上的情節、或主角記者田中,都是電影改編才新增的畫面。

曾入圍直木賞的小說《愚行錄》,故事採雙線進行,一是不同人物的訪問稿,一是1名女子以第一人稱回憶,交替呈現,因多樣敘事觀點,改編困難,問世10年仍未被影像化。石川慶在名導北野武的製作公司「Office北野」支持下重新刪改,以記者田中為切入點,拼湊一樁完美家庭慘遭滅門的幕後真相。

石川慶來台時出席座談會,與粉絲面對面暢談執導電影的心得。
石川慶來台時出席座談會,與粉絲面對面暢談執導電影的心得。
一鳴驚人 石川 慶
  • 1977年生於日本愛知縣
  • 東北大學物理系畢業,之後赴波蘭就讀洛茲電影學院(Lodz Film School)。
  • 短片《It's All in the Fingers》入圍華沙影展競賽 。首部長片《愚行錄》,入選威尼斯影展地平線單元。

電影《愚行錄》門票在金馬奇幻影展被秒殺,石川慶也應邀出席。他接受本刊專訪時坦言並非推理迷,製片跟他推薦幾本較商業的犯罪推理小說,他一眼相中《愚行錄》。小說裡每一段訪問都像短片,人物很立體,讓拍短片出身的石川慶很有感覺,心想如果改編,就像執行一部部短片,只要將每個起伏的情節,重組串聯,就會是一部好的長片。

石川慶曾就讀波蘭電影大師華依達、波蘭斯基、奇士勞斯基等人的母校「洛茲電影學院」,鍾愛東歐歷史感的陰鬱氛圍。畢業後他拍過許多短片,也想拍長片,但在歐洲發展不易,於是2009年回到東京從頭開始。他邊寫電影企劃案,邊拍婚禮影片、電視紀錄片、加入其他電影劇組,慢慢被人認識,直到遇上《愚行錄》,機會終於來了。

 

儘管當時連劇本都沒有,但石川慶以故事大綱與短片作品送去妻夫木聰的經紀公司竟獲同意。

日本IP改編風氣盛行,貫井德郎的小說屢屢獲獎卻始終無緣影像化,希望以改編獲得更多關注的貫井與出版社,得知石川慶與製片公司有意改編《愚行錄》,也降低合約門檻,放手讓他們改。石川慶看過妻夫木聰演的《惡人》等片,欣賞他能讓人專注觀看的表演特質,主動建議請妻夫木聰演出。儘管當時連劇本都沒有,但在「Office北野」的品牌背書下,石川慶以自己寫的故事大綱與短片作品送去妻夫木聰的經紀公司,沒想到獲得同意。

貫井德郎小說《愚行錄》因為多線敘事,改編難度頗高。(獨步文化提供)
貫井德郎小說《愚行錄》因為多線敘事,改編難度頗高。(獨步文化提供)
 《愚行錄》男主角妻夫木聰來台宣傳,當初他點頭接演讓導演石川慶吃下定心丸。
《愚行錄》男主角妻夫木聰來台宣傳,當初他點頭接演讓導演石川慶吃下定心丸。
出版10年未被影像化的《愚行錄》,名編劇向井康介(左一)改編後,才由導演石川慶(左二)拍成電影。右三為女主角滿島光。(東方IC)
出版10年未被影像化的《愚行錄》,名編劇向井康介(左一)改編後,才由導演石川慶(左二)拍成電影。右三為女主角滿島光。(東方IC)

妻夫木聰首肯,讓石川慶吃下定心丸,待著手改編劇本,這才知道棘手。由於石川慶第一次執導長片,時間又很趕,為了以更客觀的角度重新表述,後來另請《深夜食堂》名編劇向井康介改編,建立起全片的架構。

小說《愚行錄》從人際關係的親疏遠近,描寫日本社會的高壓競爭,及泡沫經濟時代崩毀後的反差。故事中人為求生存,行事愚蠢、甚至傷害對方。石川慶說,製片公司對改編電影唯一的要求,就是必須在120分鐘內結束,所以得大幅刪減原著情節,把重心放在死者田向夫婦大學時代的交往背景。

相較於小說《愚行錄》圍繞受害者田向夫婦的死亡,抽絲剝繭,電影改以小說中在幕後訪問受害者周邊人物的記者田中為主軸,貫穿全片。石川慶邀妻夫木聰演出時,提出的故事大綱即是以記者田中為導向,妻夫木聰覺得這個角色有趣就接下。不過後來看了原著,妻夫木聰才發現田中根本沒在小說中登場。

妻夫木聰飾演的八卦雜誌記者,揭開《愚行錄》中滅門血案的真相。(絕色提供)
妻夫木聰飾演的八卦雜誌記者,揭開《愚行錄》中滅門血案的真相。(絕色提供)
石川慶(左)很欣賞妻夫木聰的演技,主動邀請他演出。(絕色提供)
石川慶(左)很欣賞妻夫木聰的演技,主動邀請他演出。(絕色提供)

石川慶解釋:「雖然田中未在原著大方現身,但從頭到尾都在,其他角色僅分別講述某個片段,只有田中串起所有故事,所以用他的視野帶動整部電影,更能鉅細靡遺。這樣的改編與妻夫木聰夠分量的演出,剛好相輔相成。」

不過石川慶承認,改編過程最頭痛的角色也是田中,因為原著中沒有正面描寫田中,編劇與導演幾乎得從零去想像,但讀者卻對這個隱身採訪的角色,有基本印象和理解,所以如何讓田中活生生躍上大銀幕是一大挑戰,「感覺這個角色就像一個班級裡,忽然出現的新同學,必須讓新同學融入全班。」

以《水男孩》陽光美少年形象走紅的妻夫木聰,8年前因主演吉田修一小說改編的電影《惡人》,詮釋叛逆灰暗角色成功,去年又以《怒》裡寡情的同志拿下日本奧斯卡最佳男配角。這次在《愚行錄》扮演陰鬱壓抑的記者,也讓石川慶讚不絕口,稱讚妻夫木聰會細心做功課,主動訪問一些記者朋友,就連記者採訪時錄音筆放哪、何時拿出來才不會冒犯受訪者,這些小細節都不放過。

 

石川慶透露,戲裡戲外都有幾分神祕的滿島光在開鏡前忽然問他:「你有殺過人嗎?」

《愚行錄》腳本完成後,妻夫木聰戲裡妹妹的角色由誰來演,是另一個問題。石川慶說,女星滿島光非常出色、但風險是氣場太強大,感覺只要她登場就知道一定有故事,所以考慮很久。不過和她見面後,就覺得這個女主角非她莫屬,也促成她與妻夫木聰繼《惡人》後再度同台。

滿島光最近因日劇《四重奏》裡的大提琴女孩,人氣更上層樓。石川慶透露,戲裡戲外都有幾分神祕的滿島光在開鏡前忽然問他:「你有殺過人嗎?」石川慶笑回:「當然沒有!」沒想到再次見面時,滿島光買了一盒生雞肉,拿出叉子邊叉邊問石川慶:「殺人是這種感覺嗎?」完全進入角色詭異的狀態。

 《愚行錄》入圍威尼斯影展「地平線單元」,原著作者貫井德郎(左起)、導演石川慶與女主角滿島光一同走紅毯。(東方IC)
《愚行錄》入圍威尼斯影展「地平線單元」,原著作者貫井德郎(左起)、導演石川慶與女主角滿島光一同走紅毯。(東方IC)
 《愚行錄》重心放在受害人夏原(右,松本若菜飾演)的大學時代。左為飾演她同學的中村倫也。(絕色提供)
《愚行錄》重心放在受害人夏原(右,松本若菜飾演)的大學時代。左為飾演她同學的中村倫也。(絕色提供)

往下繼續閱讀

《愚行錄》透過妻夫木聰、滿島光到小出惠介等眾多角色,交織出日本社會殘酷又悲哀的一面。石川慶強調,故事其實是描述身邊的人經常會犯的小小愚行,往往因這些不起眼的錯誤醞釀極大的悲劇,「我們隨時可能見到這些行為,就像片名《愚行錄》,提醒著,這是一部當代人『愚蠢行為的目錄』。」

更新時間|2017.06.09 09:3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