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7.06.15 23:40

中國獨立電影幕後推手 王子劍硬實力打磨導演夢想

文|項貽斐     攝影|蕭志傑
黑鰭傳媒CEO、製片王子劍是最近一波中國獨立電影的重要推手。
黑鰭傳媒CEO、製片王子劍是最近一波中國獨立電影的重要推手。

中國電影市場去年以人民幣457億元(約新台幣2,025億元)再創年度總票房新高,市場急速擴展之外,小眾獨立藝術電影也新銳輩出。

畢贛《路邊野餐》、王學博《清水裡的刀子》、耿軍《輕鬆+愉快》等片先後在盧卡諾、釜山與日舞影展拿到大獎,這波中國獨立藝術電影新風潮中,29歲的製片王子劍是重要推手。他成立「黑鰭傳媒」以技術為藝術電影打磨拋光、藉參加國際影展打開知名度,並透過融資計畫完成拍片夢想。他說:「我們最終目的不是得超級大獎,而是要活下去,而且活得夠久,才能讓這類型電影有一席之地,讓年輕人願意去做更忠於自己的電影。」

大學念珠寶設計的王子劍,大一開始玩攝影、大二拍短片,懷著導演夢的他,大三下學期參加強調「自由精神、獨立思考」的北京栗憲庭(中國藝術批評家)電影學校。在這類似夏令營的工作坊,只待了1個月,卻改變他的人生走向。

新風潮大助力:王子劍
  • 1988年出生
  • 中國遼寧省瀋陽市人
  • 現職:黑鰭傳媒CEO、製片

製片代表作:

  • 2015年畢贛《路邊野餐》獲瑞士盧卡諾影
  • 展最佳導演、金馬獎最佳新導演
  • 2016年王學博《清水裡的刀子》
  • 韓國釜山影展新潮流獎
  • 2017年耿軍《輕鬆+愉快》美國
  • 日舞影展評審團大獎

栗憲庭電影學校,以培養具獨立精神和創作能力的獨立電影工作者為宗旨,當時已有些短片作品的王子劍,剛到這裡,自認比他們更了解技術,瞧不起這些人只會說、不會拍。但自由開放的討論與氣氛隨即讓王子劍受到很大的衝擊,「原來有一群人是這樣看事情,還知道了所謂的『中國獨立電影』。」

大學畢業後,王子劍為考北京電影學院研究所,準備半年後卻因「政治科」才30分,沒考上。在中國報考研究所,包含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等愛國洗腦的「政治科」(思想政治理論)是必考科目,王子劍笑說:「一般人可以考7、 80分,老師還說,考不到50分是智力有問題。」當時習近平要上台,提的都是鄧小平的東西,而王子劍複習時都看胡錦濤、江澤明那套,所以落榜,「現在想想覺得特別好玩,意外收穫是把《資本論》看了。」

王子劍參與邱炯炯執導的作品《癡》,因此想開公司,更有系統地做獨立電影。(翻攝自網路)
王子劍參與邱炯炯執導的作品《癡》,因此想開公司,更有系統地做獨立電影。(翻攝自網路)
王子劍在《路邊野餐》後製階段加入,並協助參加國際影展。左為演員胡月。(東方IC)
王子劍在《路邊野餐》後製階段加入,並協助參加國際影展。左為演員胡月。(東方IC)

 

王子劍跟著邱炯炯拍電影《癡》,燈光、副攝影、副導,什麼都做,全劇組沒人拿酬勞,卻讓他感到最開心。

研究所沒考上的王子劍跟著導演邱炯炯拍電影《癡》,燈光、副攝影、副導演,什麼都做,全劇組沒人拿酬勞,「這是我跟過最累、也是最開心的劇組!」嘗到拍攝獨立電影滋味的王子劍因此想開公司,更有系統地做獨立電影。

2013年底,王子劍靠家裡資助人民幣10幾萬元,與3個朋友成立公司。新公司本想取名「自由式」(Free Style),但審核沒過,只好又報了5個名字,最後以「黑鰭」獲准。黑鰭是種小型鯊魚,常成群出現。

成立黑鰭後,王子劍認為,很多獨立製片電影有風格與想法,可惜製作品質不佳,黑鰭的技術剛好可補足,讓獨立影片不會因技術瑕疵受忽略。相對於出外拍攝,黑鰭擅長的剪接、調光等後製成本相較低廉許多,導演和技術人員可以不斷修改,創造更多可能性,讓影片即使成本低也不覺得廉價。

2014年10月,王子劍透過朋友介紹認識導演畢贛,看了畢贛拍的《路邊野餐》素材,雖然粗糙還穿幫、晃來晃去,其實都經過精心設計。他心想: 「 竟有人敢這樣玩,應該是同一路人。 」 沒考慮太多就協助後製和參加國外影展。

畢贛以《路邊野餐》拿下金馬獎最佳新導演。(東方IC)
畢贛以《路邊野餐》拿下金馬獎最佳新導演。(東方IC)

王子劍眼中的畢贛是明星般的導演,天生好口才與聰明魅力。《路邊野餐》中的長鏡頭原有60多分鐘,後來剪掉剩下40分鐘,影片找林強配樂,除了畢贛欣賞林強,也因王子劍曾在栗憲庭電影學校上過林強的課而聯繫上。該片上映後引起各界驚豔,先在瑞士盧卡諾影展拿下最佳導演,隨後畢贛也獲金馬獎最佳新導演。

王子劍與每位導演的合作模式不一,因人而異。像王學博執導的《清水裡的刀子》,本以為3個月能做完後製,卻因卡在影片結尾最後20分鐘,改來改去,光剪接就花6、7個月,把大家搞得很煩,還請來侯孝賢御用剪接師廖慶松幫忙。王子劍能理解,新導演共同點就是極度焦慮,有時很沒自信、有時又自負到受不了,非常敏感,得安撫他們的情緒,甚至得替他們下決定。

《清水裡的刀子》是王學博第一次當導演,王子劍認為,與其進軍大型國際影展的小單元,不如去更重視該片的釜山影展,後來影片在新潮流單元競賽脫穎而出,應證選擇正確。 

《清水裡的刀子》呈現寧夏農村穆斯林的生活。(黑鰭提供)
《清水裡的刀子》呈現寧夏農村穆斯林的生活。(黑鰭提供)
很多獨立製片電影有風格與想法,可惜製作品質不佳,而黑鰭技術剛好可補足,讓影片不會受忽略。

今年初拿下日舞影展評審團大獎、導演耿軍的電影《輕鬆+愉快》,是王子劍製片生涯的另一種經驗。耿軍是王子劍唯一主動開口合作的導演,當時覺得劇本很好,協助找到資金,讓影片順利殺青。但後製花了11個月,剪接了20幾個版本。

王子劍透露,如果直接提意見,耿軍都有理由反對,「可是我知道怎樣讓他改,這就是製片的小手段。」文學根柢深厚是耿軍的優點,但在視覺和音樂上,則由王子劍協助找方向。為讓《輕鬆+愉快》有更多呼吸的空間,王子劍建議補拍,不惜在殺青後讓導演重回偏遠的黑龍江鶴岡拍攝大量的空鏡頭,營造後工業時代的荒涼影像,一舉拉高影片的格局。

《馬賽克少女》獲去年金馬創投百萬首獎,右起為評審婁燁、製片程睿、導演翟義祥、評審許月珍與黃志明。(金馬執委會提供)
《馬賽克少女》獲去年金馬創投百萬首獎,右起為評審婁燁、製片程睿、導演翟義祥、評審許月珍與黃志明。(金馬執委會提供)
改編自新聞事件的《馬賽克少女》是黑鰭籌拍中的新片。(黑鰭提供)
改編自新聞事件的《馬賽克少女》是黑鰭籌拍中的新片。(黑鰭提供)

製作影片接連獲獎,王子劍也擘劃新方向,未來兩年將拍攝7部獨立藝術電影,總預算約人民幣3000萬,包括耿軍新片《東北虎》與去年底拿下金馬創投首獎的翟義祥《馬賽克少女》。《馬》片的資金在金馬創投前差不多已到位,但為了前製宣傳,以及提高公司其他影片融資籌碼,王子劍仍決定在創投競賽一展實力。

面對中國主流商業電影的熱錢流竄,王子劍清楚知道要什麼,「賺錢不是壞事,但我如果只想賺錢,就不會幹這行了!」堅持拍攝獨立藝術電影的他,了解天花板在哪,這行沒辦法做太大,他也坦承,「一直拿資本市場的錢來應付公司的現金流,維持公司發展,又要避免出資者對公司干涉,這才是最難的,遠比創作更複雜。」

《清水裡的刀子》在釜山影展新潮流單元脫穎而出,左起為演員楊生倉、導演王學博和演員楊生倉(同名同姓)。(黑鰭提供)
《清水裡的刀子》在釜山影展新潮流單元脫穎而出,左起為演員楊生倉、導演王學博和演員楊生倉(同名同姓)。(黑鰭提供)
《輕鬆+愉快》導演耿軍(左)與製片王子劍(右)聯袂出席金馬奇幻影展。(金馬執委會提供)
《輕鬆+愉快》導演耿軍(左)與製片王子劍(右)聯袂出席金馬奇幻影展。(金馬執委會提供)
《輕鬆+愉快》以冷冽影像與黑色幽默獲日舞影展評審團大獎,導演耿軍(左二)也客串演出。(黑鰭提供)
《輕鬆+愉快》以冷冽影像與黑色幽默獲日舞影展評審團大獎,導演耿軍(左二)也客串演出。(黑鰭提供)

中國獨立藝術電影發展蓬勃,但在中國境內仍有各種困難,排片發行是一個,更大的關卡是審查。王子劍說,影片審查沒有標準,不知什麼行或不行,只能靠經驗累積,但這也是審查最可怕的,它讓你因害怕,自己先行審查。

往下繼續閱讀

王子劍以比喻形容拍獨立電影的處境:就像有人告訴你這座山頂風景很美、但很危險,雲霧繚繞、無法看清,傳說向左走15步就會掉到懸崖。有批人到了山頂,真的很美,可是所有人向左走10步就都停住,怕掉下來,「但我們要做的就是再多走2步,因為要試出那個15步的邊界是不是真的,而且有責任要去試試。」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