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7.06.19 23:27

目標最大本土OTT 酷瞧靠自製劇黏住次世代

文|廖佩玲    攝影|李鍾泉
由森竣(左起)、連俞涵、高雋雅主演的《富錦街-這條街上的那些故事》,為酷瞧推出的首部原創自製戲劇。(酷瞧提供)
由森竣(左起)、連俞涵、高雋雅主演的《富錦街-這條街上的那些故事》,為酷瞧推出的首部原創自製戲劇。(酷瞧提供)

隸屬「遊戲橘子」集團的酷瞧(Coture),標榜是台灣擁有最多原創自製內容的網路娛樂影音平台。2015年3月正式開台至今,站內總影片數逾3千支,包括授權給其他社群平台影片的總觀看數已逾8億次。

強調原創自製優先,酷瞧今年邁入關鍵性的第3年,除宣布投資1億元籌拍自製劇,並成立藝人經紀部、展開海外合作計畫,為「賣影音廣告」鋪路,希望印證新媒體能將商業模式變現的能力,獲得穩定營收。

執行長蔡嘉駿認為,今年是印證酷瞧有能力將商業模式變現的一年。
執行長蔡嘉駿認為,今年是印證酷瞧有能力將商業模式變現的一年。

「酷瞧的3年計畫中,第1年是建立品牌、第2年是創造用戶和流量,第3年(今年)則是要透過各種方式,成為全台灣最具影響力、最大的品牌!」酷瞧執行長蔡嘉駿如是說。

酷瞧是蔡嘉駿與線上遊戲品牌「遊戲橘子」創辦人兼現任執行長劉柏園,及「野火娛樂」總經理詹仁雄共同領軍的OTT(Over-The-Top,以互聯網向用戶提供各種聲音、影音等應用服務)影音平台。

剛開台時,酷瞧以《魯蛇們》《初戀誌》《丹妮婊姐's攏溜Lan酒店》等原創趣味短片在網路上闖出名號,今年3月,充滿綜藝味的酷瞧跨入網劇市場,與在台北市富錦街經營各類品牌生活店起家的「富錦樹」集團,合資製作首部原創網劇《富錦街—這條街上的那些故事》。

 

網(網路)台(電視台)聯動」,就是在框架(指電視台)與網路間取得平衡。

這部製作費號稱1,800萬元的網劇,定位在「網(網路)台(電視台)聯動」,預計暑假播出。蔡嘉駿透露,12集、每集24分鐘的規格,是經過估算而來,「網台聯動的作法,就是在框架(指電視台)與網路間取得平衡,雖然電視產業日漸凋零,但酷瞧不排斥將版權賣給他們。」若電視台有興趣購買,兩集再加上廣告(1小時劇的廣告為12分鐘)就可合併成電視台所需的1小時分量,「這是將電視版權販售列入考慮的權宜之計。電視台願意買版權,對酷瞧來說也是無形的挹注。」

但這種考量並非酷瞧拍戲的必要條件。他以Netflix的《紙牌屋》為例,每集的播出時數,視劇情發展浮動,打破時下電視台播出戲劇的固定總分數的

規格,「電視台容易被框架化,酷瞧為了保有操控議題的主導性,不想題材和卡司受限,所以電視台是否購買版權,並非開案的必須條件。」他強調,在OTT網路時代,有自主性的網路用戶,才是酷瞧要討好的對象。

 

在OTT網路時代,有自主性的網路用戶,才是酷瞧要討好的對象。
趣味原創短片《初戀誌》,在酷瞧推出極受年輕人喜愛。(酷瞧提供)
趣味原創短片《初戀誌》,在酷瞧推出極受年輕人喜愛。(酷瞧提供)
作風大膽、言詞辛辣的丹妮婊姐,是酷瞧網羅的知名網紅之一。(酷瞧提供)
作風大膽、言詞辛辣的丹妮婊姐,是酷瞧網羅的知名網紅之一。(酷瞧提供)

OTT市場競爭激烈,面對Netflix、愛奇藝等外軍來襲,蔡嘉駿認為對抗全球化的唯一方法就是在地化,唯有以台灣在地、網路為優先考量,海外、電視台為次要,強化在地精髓文化才是致勝關鍵。除了在地文創《富錦街—這條街上的那些故事》,還另規劃了5部類型截然不同的原創劇,有耽美愛情《深藍與月光》、青春校園《女大生宿舍》、未來科技《發洩俱樂部》、驚悚懸疑《禁地直播》及政治權謀《大人的殿堂》第2季,其中與BL(BOY'S LOVE男男戀)題材有關的《深藍與月光》,更重金請來曾以《白色巨塔》《痞子英雄》拿下金鐘獎最佳編劇的吳洛纓執筆。

之所以將大筆資金花在原創內容,蔡嘉駿坦言,因酷瞧剛成立時,沒人知道獲利模式為何、流量能否變現,「酷瞧第1年沒有廣告營收,倘若再花錢買廣告點擊導入流量,又要再支付頻寬費用,不如將錢投資在原創內容上。」

酷瞧選擇與「壹玖八七工作室」合作,全因團隊成員大多為1987年出生的年輕人。(翻攝自網路)
酷瞧選擇與「壹玖八七工作室」合作,全因團隊成員大多為1987年出生的年輕人。(翻攝自網路)
酷瞧請來兩屆金鐘獎最佳編劇得主吳洛纓,為BL劇《深藍與月光》執筆。(翻攝自TVBS網站)
酷瞧請來兩屆金鐘獎最佳編劇得主吳洛纓,為BL劇《深藍與月光》執筆。(翻攝自TVBS網站)

酷瞧在第1年採取「遍地開花」模式,大量與Yahoo TV、YouTube及Facebook等社群網站合作,省下行銷與頻寬費,成功打出品牌知名度;第2年再逐步將與外部平台合作的影片下架,只提供各社群1分鐘內的極短預告版,吸引觀眾將流量導入自家網站,因而迅速累積驚人的用戶數及流量。

前兩年的策略性目的皆達標,蔡嘉駿希望第3年能讓用戶駐足的時間拉長,提高品質,「能讓用戶重覆造訪、黏著度高的戲劇,成為今年發展的重點。」

酷瞧偏好與具創意的年輕團隊合作,例如《發洩俱樂部》就找以電影《時下暴力》入選金馬影展及南方影展閉幕片的素人團隊「壹玖八七工作室」合作,原因很簡單:「年輕人沒有傳統包袱和陋習,可能懂事以來就用手機和社群軟體,十分貼近現在的用戶,即使技術不純熟,但原創性夠強。」

「壹玖八七工作室」拍攝的電影《時下暴力》,是一部由舞台劇搬上大銀幕的作品。 (翻攝自網路)
「壹玖八七工作室」拍攝的電影《時下暴力》,是一部由舞台劇搬上大銀幕的作品。 (翻攝自網路)
叫好叫座的《大人的殿堂》由阿Ken(左)、馬國賢主演,今年將開拍第二季,內容挑戰最敏感的政治議題。(酷瞧提供)
叫好叫座的《大人的殿堂》由阿Ken(左)、馬國賢主演,今年將開拍第二季,內容挑戰最敏感的政治議題。(酷瞧提供)

蔡嘉駿直言,想挑戰科技題材是受到Netflix影集《黑鏡》的啟發,「台灣向來自詡科技大國,卻少有與科技網路有關的戲劇作品,再加上是遊戲橘子的子公司,酷瞧不碰這樣的題材太可惜!」

至於先前叫好叫座的《大人的殿堂》,今年將推出第2季,「這部戲挑戰的是政治議題,第1季裡參加學運的3名年輕人,面臨退學、失業,決定加入政黨選市議員,陸續選立委、議長、總統,與日本漫畫家弘兼憲史創作的『島耕作系列』相仿。」蔡嘉駿預估,以台灣人熱衷政治的習性,題材必能討好用戶,「內容以台灣的政治亂象為主,絕不談兩岸議題,主角們討厭密室協商,卻不得不做,這樣的掙扎、妥協、衝突性,是酷瞧想做的。」

以科技帶給人類愉快與不安為主題的英國影集《黑鏡》,為酷瞧自製戲劇《發洩俱樂部》的創作靈感來源。(翻攝自網路)
以科技帶給人類愉快與不安為主題的英國影集《黑鏡》,為酷瞧自製戲劇《發洩俱樂部》的創作靈感來源。(翻攝自網路)

坦言過去80%收入源自置入行銷,蔡嘉駿認為今年是酷瞧開始穩定獲利的一年。首先靠程序化、有系統的原生廣告拓展財源;戲劇則另闢番外篇,結合廠商做置入性行銷;另一個則是透過「人」變現,「網路內容有好的點擊率,不見得能變現,所以當自製戲達到量化後,就要有相輔相成的藝人經紀部門,才能回收。」

往下繼續閱讀

酷瞧除了有東南亞市場版權銷售及合資規劃外,並將與韓國電視台合作,合辦頒獎典禮、製作全新原創節目,「韓國製作水平在全亞洲數一數二,趁著限韓令,韓國轉向與台灣合作,輸入韓國know how、技術、管控的精神,雖然預見過程會很辛苦,但一定值得。」蔡嘉駿信心滿滿強調,新經濟時代下,道不同更要相為謀,「娛樂業某種程度在創造流行、引領話題及文化傳承,所以要學習、師法韓國,即使爭吵都要讓它發生。」

更新時間|2017.06.19 12:2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