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7.06.29 08:40

川普霸占視聽 聯合國:二戰以來最大人道危機無人聞問

文|劉瑞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索馬利亞面臨飢荒,導致五歲男童Abdulahi 嚴重營養不良。(東方IC)
索馬利亞面臨飢荒,導致五歲男童Abdulahi 嚴重營養不良。(東方IC)

自川普上任後,「非典型」言行霸占新聞版面,竟然排擠了聯合國的救災計畫!

今年3月,聯合國高聲疾呼,葉門、南蘇丹、索馬利亞和奈及利亞四國共2000多萬人正面臨嚴重飢荒,但幾個月過去了,至今僅募到目標39%的資金,幾十萬的孩童恐怕就要活活餓死,原因之一,正是川普搶占多數注意力,使這場二戰以來最大規模的人道危機,不為人知。

葉門、南蘇丹、索馬利亞和奈及利亞四國正面臨嚴重飢荒。(CBS)

隔著海洋,遙遠的非洲國度與西亞因為乾旱與戰亂,再傳出飢荒,但這回,即使聯合國和民間人道救援機構疲於奔命、扯破喉嚨,希望激盪出大家的愛心,卻徒呼負負。

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辦公室(OCHA)2月間開始募資,目標49億美元,以提供糧食、潔淨飲用水和基本藥品,為葉門、南蘇丹、索馬利亞和奈及利亞四國解決燃眉之急,但截至上星期,僅達標39%。

據英國慈善組織Human Appeal表示,去年全球愛心捐款還創下新高紀錄,然而,今年募資卻非常不順。

《華盛頓郵報》指出,聯合國籌不到足夠的糧食提供給災民,部分是因為各國政府和民間捐贈者提供的金額不足。而這或許可歸咎於捐贈者愛心疲乏,也或者因為需要的資金規模過於龐大,更有部分原因是世人毫無所知。「拯救孩童」(Save the Children)的執行長Carolyn Miles說,「我們似乎無法讓大家關注此刻的情況。」

「我從沒見過這種情形,」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World Food Program)負責人──南卡羅來納州前州長David Beasley說,「過去這八到十個月,全世界一直被轉移注意力,媒體報導永遠是川普、川普、川普…結果,現在我們面臨了一場危機。」

葉門持續了兩年的內戰,釀成重大人道危機,超過1700萬人面臨飢餓的威脅,圖為一名嚴重營養不良的五歲孩童躺在醫院接受治療,攝於2016年9月。(東方IC)
葉門持續了兩年的內戰,釀成重大人道危機,超過1700萬人面臨飢餓的威脅,圖為一名嚴重營養不良的五歲孩童躺在醫院接受治療,攝於2016年9月。(東方IC)

不難理解這兩位負責人為何憂心忡忡:這四個國家的140萬孩童正面臨挨餓的風險,其中60萬人「未來三到四個月恐將死亡」。

在葉門,共1700萬人隨時有斷糧之虞,只有330萬人可獲得充足的口糧,還不到世界糧食計畫署本月希望能餵飽680萬人口的一半。同時,葉門還爆發了霍亂,至今已有超過20萬人感染,平均每35秒就新增一名孩童感染者。

至於南蘇丹,預料未來幾星期,該國整整一半的人口,也就是600萬人都將面臨「食物嚴重不足」,比5月多出50萬人。

人禍惡化問題

索馬利亞首都郊外一個難民營,聯合國秘書長今年3月至當地當地探視難民,並呼籲國際社會踴躍捐輸。(東方IC)
索馬利亞首都郊外一個難民營,聯合國秘書長今年3月至當地當地探視難民,並呼籲國際社會踴躍捐輸。(東方IC)

而在索馬利亞,春雨不足,下個月可能就讓這個非洲東部的國家進入饑荒狀態,然而,世界糧食計畫署說,如果沒有更多捐款到位,未來幾週可能必須把70萬索馬利亞人從救援名單上刪除。

儘管川普政府擺出一副反對外援的姿態,但美國並不是問題所在。截至6月初,華府已承諾對這四個國家捐贈近12億美元12億美元, 未來還會有更多捐款,主要是拜美國眾議院一個跨黨派聯盟之賜,這個由共和黨籍議員葛拉姆(Lindsay Graham)主導的次級團體,成功推動在今年預算案中增加9.9億的飢荒紓困。

不過,救援官員表示,美國撥款速度緩慢,因為川普政府還未能填滿國際開發署幾個關鍵職務的空缺;此外,從今年10月開始的新年度預算案中,川普本來提議大砍糧食補助10億美元,但葛拉姆等議員強調不會讓川普如願。

其實,讓世界糧食計畫署更不滿的,是其他國家,尤其是波灣國家,因為,葉門的危機就是他們一手打造的。

糧食成武器

自2015年來帶領其他阿拉伯國家軍事介入葉門的沙烏地阿拉伯,竟部分封鎖Hodeida港口,葉門七成的食品都透過這個港口進口,摧毀整個經濟體,讓物價飆上了天。

沙烏地阿拉伯承諾捐贈2.27億美元的紓困物資給葉門,至今卻僅運送了三成。Beasley說,「沙烏地阿拉伯應該提供資金,滿足葉門百分之一百的人道需求,毫無疑問。」

不只葉門,其餘三國的人道災難,戰亂也脫不了干係。

Vox報導,南蘇丹持續三年的內戰摧毀了作物與市集,迫使幾百萬人逃難,令人憤慨的是,政府軍和叛軍都封鎖人道救援,試圖讓對方餓死,讓糧食成為武器,連帶使得幾百萬平民得不到食物。

奈及利亞和索馬利亞的政府軍,則分別和與伊斯蘭國(IS)以及蓋達組織串連的叛軍作戰,同樣人為封鎖糧食救濟管道。

1985年,美國流行樂壇為了非洲饑民籌款,錄製了「四海一家」(We Are the World),曾感動全世界。

人禍讓飢荒問題更形複雜,不過,聯合國眼前同樣頭痛的,是設法募集足夠款項和物資。

1984年,非洲衣索比亞大飢荒,英美兩地流行樂壇曾協力灌製歌曲「他們知道聖誕節到了嗎?」(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和「四海一家」(We Are the World),並舉辦馬拉松慈善演唱會,引起廣大迴響。

這個夏天,美國非政府組織也正努力找出方法,來突破「川普」障礙。在這個川普霸占視聽的當下,好幾百萬性命可能就繫於此了。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參考來源:華盛頓郵報、Vox

更新時間|2017.06.29 04:2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