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2017.07.04 07:00

【王道還科普專欄】亞馬遜女戰士

文、聲音|王道還 繪圖|張秋鴻 

阿基里斯摘下女王燦爛的頭盔,她在對戰中像一頭怒豹,雖然血濺沙場,仍然不減豪勇與美麗。悔恨、愛慕令阿基里斯的心沉了下去。……戰場上的希臘人都圍了過來,讚嘆不已,心裡期望家裡的妻子也能像她一樣。

王道還〈亞馬遜女戰士〉全文朗讀

mirror-voice-link

在古希臘世界中,女人國「亞馬遜」的神話、故事源遠流長,在裝飾藝術中都是重要的母題。她們比較完整的故事,最早的一個由西方史學之父希羅多德紀錄在《史記》中。故事的背景是波斯─希臘大戰的前奏,大流士想征服黑海北方歐亞大草原上的斯基泰人。斯基泰人生活在遊牧部落中,說伊朗語,在希臘人眼中是不折不扣的非我族類(barbarians)。可是他們令希臘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婦女的地位。

 

「亞馬遜」的斯基泰名,意思是「專殺男人的人」。

斯基泰婦女從小學習騎射,能夠與男人並肩作戰,甚至可能擁有與男人相當的政治、法律地位。現代考古學家在古墳中,也找到許多佐證,例如不少婦女的陪葬品包括兵器。

根據希羅多德,「亞馬遜」不是斯基泰人,可是有一個斯基泰名,意思是「專殺男人的人」。希羅多德對那個名字的來歷沒有多加解釋,他接著說的,是一小群亞馬遜女戰士與一小群斯基泰男子在黑海之北建立自己家園的故事。他們保留了亞馬遜的習俗:女性騎馬打獵、作戰,裝束與男性無異。此外,女性必須殺死一名男性敵人才有結婚的權利。不過,追本溯源,那個故事的起點是希臘人與「亞馬遜」人在黑海南岸的戰爭,結果希臘人獲勝,那些亞馬遜女戰士是脫逃的戰俘。

一個世紀之後,雅典一位著名演說家歷數雅典城邦過去的榮耀時刻,激勵同胞,強調希臘人在崛起之前就擊敗過由亞馬遜女戰士率領的斯基泰人。言下之意,亞馬遜女戰士是值得敬畏的對手。

 

女英主立法創建女人國,明訂由女人當家作主。

然後,西元前1世紀(西漢末年)的希臘史家狄奧多羅斯(Diodorus)告訴我們,在斯基泰人分布的地區,女性領導的政變屢見不鮮,那些女性能打仗,衝鋒陷陣一點不讓鬚眉。女人不只防衛家園,還能開疆拓土。黑海南岸就出現過一位偉大的女戰士,智力、膂力、武藝無不出類拔萃,聲威卓著。那位傑出領袖親手調教了一批女戰士,四出征伐,擴張地盤,於是自稱「戰神的女兒」。她廣受愛戴,年輕女孩都學習弓馬、勤練武藝。接著故事便陷入神話。女英主立法創建女人國,明訂由女人當家作主,女人都必須受軍事訓練;男人則從事家務、紡織、帶孩子。她下令,男嬰都得廢了雙腿,女孩以烙鐵廢去一乳。從此那個斯基泰部落完全由女性統治,希臘人叫她們Amazon(亞馬遜),因為Amazon的字首“ a-”,是希臘文用以表示「沒有、缺乏」的字根,而“ -mazon”的希臘發音接近希臘人所說的「乳房」。

關於亞馬遜女戰士,最早流傳的其實是神話。古希臘最傑出的神話英雄,都要面對來自亞馬遜的敵手,為「英雄難過美人關」別開生面。雖然英雄最後都贏了,並無損「亞馬遜」的威名。例如在特洛伊之戰,阿基里斯殺死了前來助戰的亞馬遜女王,

阿基里斯摘下女王燦爛的頭盔,她在對戰中像一頭怒豹,雖然血濺沙場,仍然不減豪勇與美麗。悔恨、愛慕令阿基里斯的心沉了下去。……戰場上的希臘人都圍了過來,讚嘆不已,心裡期望家裡的妻子也能像她一樣。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能夠實現的願望用不著神話渲染。

 

「女人國」還涉及一個根本的生物學問題:孤雌生殖。

不過,這也正是值得討論的問題。關於女人國「亞馬遜」的神話、故事,為什麼在古希臘世界裡起源那麼早、流傳那麼廣?過去學者相信那全是想像的產物。可是即使想像也不能無中生有。現在學者傾向於在古希臘世界裡尋找線索。古希臘人與黑海、裏海沿岸的斯基泰人鬥爭的歷史,除了文字紀錄,還有考古學的資料可以憑藉。這一路數值得注意,理由有二。

第一,任何人對異族的印象都是透過自己的先入之見,因此對異族的描述,必然會反映自身文化的特色。古希臘人對於兩性平等的可能性,顯然非常敏感,一方面,透露了自己「男尊女卑」的價值觀;另一方面,他們可能在下意識中對「男尊女卑」早有質疑,因此看到反例,難免印象深刻,哪怕只是捕風捉影。

第二、不同文化的人接觸同一異族,產生不同的印象,同樣值得研究。例如中國戰國時期的考古遺址,早就出土過大量斯基泰風格的銅器。現在更確定斯基泰人出沒於古絲路上,是東西的交流媒介。為什麼古代中國人沒有因而想像出「女人國」呢?

其實「女人國」還涉及一個根本的生物學問題:孤雌生殖。兩性是生殖分工的結果,然而分工的後果對雄性不利。簡言之,雌性生產的配子(生殖細胞)可能發育成胚胎;雄性不行。理由很簡單,精子(雄性配子)中只有細胞核,沒有其他胞器,而卵子是完整的細胞。難怪有些物種演化出「孤雌生殖」的機制,完全擺脫雄性,大家最熟悉的例子大概是蜜蜂、螞蟻等膜翅類昆蟲。牠們的受精卵發育成雌性,沒有受精的卵發育成雄性。

 

男人從不想排除女人的遺傳貢獻 ,也許因此而成功。

不過生命會自行尋求出路。生物學者發現,有些物種的雄性演化出特別的機制,控制卵子,使卵細胞核中的基因組不會遺傳給子女。也就是說,子女的核基因組完全來自父系。這叫做雄核生殖(androgenesis),而不是孤雄生殖,因為精子仍需「借殼上市」——整個卵子細胞——因此也稱為生殖寄生(sexual parasitism)。

實行雄核生殖的物種並不多,主要是植物。在動物界,已知的例子全是無脊椎動物如昆蟲、蜆(軟體動物)。在實驗室,以來自其他細胞的細胞核殖入去核卵子的技術早已成熟(如桃莉羊)。但是學者還沒有在野外發現實行雄核生殖的脊椎動物,最近一個葡萄牙團隊才宣布發現了第一個例子——鯉魚。顯然有一粒精子成功阻止了卵子細胞核參與受精卵發育的機會。至於那一粒精子的手段,目前並不清楚。

相形之下,男人的野心比較小,從不想排除女人的遺傳貢獻,也許因此而成功——在人文世界中,父權體制是普世建置,斯基泰人也不例外。追根究柢,父權體制的目的在控制女性的身體,因為人是哺乳類,而雌性哺乳類的身體幾近一具自給自足的生產機器。看清這一點,就不會期盼女性與男人一樣孔武有力、驍勇善戰。父權體制的替代品是信任,而不是「像男人一樣」的行止。

 

王道還(王道還提供)
王道還(王道還提供)

作者小傳─王道還

台北市出生,從小喜歡閱讀,但是從未想過寫作,因為小學五年級投稿國語日報兩次皆遭退稿。大學三年級起意外接到翻譯稿約,以後寫作亦以翻譯為起點(意思是抄襲)。在思想上,對於「思考」產生全新的認識,是在高二暑假讀了《西洋哲學史話》(台北:協志工業出版)、《相對論入門》(香港:今日世界出版社)兩本書。從高一起就對演化生物學發生興趣,後來以生物人類學為專業可能並非偶然,可是對科學史、科學哲學的興趣從未間斷。

更新時間|2019.09.11 01:5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