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7.14 07:00

【心內話】孤獨很難吃

文|陳昌遠    攝影|賴智揚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郭東武是工作狂,以店為家,每晚就睡在他身後的長椅上。
郭東武是工作狂,以店為家,每晚就睡在他身後的長椅上。

聊之前先坐下喝杯咖啡,最好也吃吃我燒的菜,我燒菜很用心,很花時間,不要催,不想等就給我滾出去。

我都說這間店有26個「員工」,都是一些人生卡關的傢伙,演員、設計師、玩音樂的,沒工作就來我這邊混,沒錢吃飯沒關係,我請,只要你有夢想,然後幫我掃地洗碗就好,但如果客人太多,就別占位置給我滾出去。

我不在乎錢,但錢卻一直踐踏我。我家很有錢,回家要刷卡過3道門,是花園豪宅。爸爸早期買了不少土地,而哥哥是數學天才,當證券經理賺了好幾億元。我從小就被看作沒出息的孩子,現在開咖啡店也被當廢物,家裡只用錢來衡量人,不問夢想。

我的青梅竹馬得了紅斑性狼瘡,14歲過世時,要我幫她看這個世界。因為這份情感,我高職就踏入社會,不斷換工作了解世界如何運轉,就像是從家裡的貴賓狗變成野狗,當過牛郎、廚師、調酒師、水電工,認識了一群好朋友。

6年前,我與好朋友們一起開咖啡店,可是店一直虧損,壓力讓我每晚喝個爛醉。3年前,他們受不了我的個性跑掉,還把錢捲走,臨走時罵我:「哈哈,去死吧,沒錢的廢物、酒鬼。」他們帶走一半的員工,另外開了你現在跟我聊天的這間店。

那時我所見的世界充滿絕望,我被背叛,尊嚴跟信任都掉在地上被踩,酒喝得更凶,每天都醉倒在店裡。幸好有1位工讀生對我說:「你要為留下來的員工想想。」我稍微醒了;10年沒連絡的阿姨也在這時出現幫我,她是經商倒閉欠債又靠著板金東山再起的人,知道扛一間店的辛苦,給了10萬元讓我能撐下去。

2個月後,背叛我的朋友經營不下去,我開始復仇,透過1位熟客資助,頂下這間店。隔半年,這間咖啡店被用來拍電影,導演送我十幾張票,我只拿1張,1個人去看,看的時候我不斷回想那個被踐踏的自己,哭得稀巴爛,電影演什麼我都不知道。

避免新客人踩到老闆地雷,店內幾塊看板寫了警語:「不要催餐。」「吃飯就是要等。」
避免新客人踩到老闆地雷,店內幾塊看板寫了警語:「不要催餐。」「吃飯就是要等。」

復仇成功,但每天凌晨打烊後我都很落寞。那些好朋友後來遭遇不好,開店店倒,夢想破滅當小員工,不然就是感情婚姻出問題。我無法跟人建立深厚關係,能一起吃飯的朋友沒幾個,女友也受不了我的個性離開。

想到只剩我一個人還努力做夢,孤獨感就淹沒我。但我告訴你,我會把孤獨吃下去,讓自己變得更強,更能撐。什麼?你問我孤獨什麼味道?我告訴你,難吃得要命。

郭東武 37歲 台北市大安區 咖啡店老闆

★鏡傳媒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新時間|2017.11.09 17:3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