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7.07.07 00:00

【全文】2位至親涉重嫌 15年前雲林少女命案露曙光

文|謝幸恩    攝影|賴智揚
崔曉菁的手、腳、嘴被膠帶封住,遭凶手持利刃刺死。(模擬示意圖)
崔曉菁的手、腳、嘴被膠帶封住,遭凶手持利刃刺死。(模擬示意圖)

年僅14歲的少女崔曉菁,15年前被人刺死在雲林北港家中,刑事局六大隊警官陳恆正接手案件後發現,諸多跡象指向為熟人所為,今年在監聽多位崔家親友後,竟有人害怕夢見死者,還拿符咒鎮壓冤氣,已鎖定2位至親涉有重嫌。

陳恆正過去透過死者託夢申冤,偵破不少離奇懸案,崔曉菁卻託夢給素昧平生的男大生來協助緝凶,即便膠著案情出現一絲曙光,但是深愛著家人的崔曉菁,芳魂徘徊命案現場多年,恐怕等的不是含冤昭雪,而是凶手遲來的道歉。

6月29日傍晚時分,路上行人們歸心似箭,急忙趕回家與家人共進晚餐,刑事局偵6大隊第4隊副隊長陳恆正自台中趕至台北開會,會議結束後獨自坐在一旁休息,他小心翼翼地從口袋裡拿出1張護貝保存的老照片,照片邊緣顯得泛黃、捲曲。

那張照片上的少女膚色黝黑,笑容如向日葵般燦爛,但她的生命在14歲時戛然而止,照片上的人就是崔曉菁。2002年3月7日凌晨,家人發現她身中3刀死在1樓客廳沙發上,並指稱應是遇強盜殺人而死,但家人們的供詞與態度不但反覆,且不符常理,似乎刻意在保護下手的真凶。

崔曉菁身中3刀死亡,法醫解剖相驗屍體傷口長達15公分。
崔曉菁身中3刀死亡,法醫解剖相驗屍體傷口長達15公分。

 

警方查案 家屬舉動矛盾

當外界逐漸遺忘這起凶案時,警方卻未放棄,今年終有重大突破,在監聽中發現有2位親友間的關鍵對話,「我會以死謝罪」「很怕曉菁找上門」「一直夢到曉菁的臉」等,顯示涉有重嫌。

崔母毛淑美(白衣女子)正與鑑識人員說明案發過程。
崔母毛淑美(白衣女子)正與鑑識人員說明案發過程。

陳恆正是專案小組核心成員,他透露:「2011年我接手案件後,曾重回北港博愛路命案現場採證,裡頭擺設沒被移動過,家具上布滿了厚厚一層灰,而裡頭的空氣彷彿停留在案發當下那一瞬間,連崔家人的內衣褲、證件都放在原位,崔家人似乎是被什麼人嚇得連夜逃離。」

本刊調查,案發當時,崔母毛淑美在2樓房間休息,她向警方聲稱為搶匪行凶,並沒有聽到女兒呼救聲,卻能詳細描述搶匪的穿著、樣貌、凶器,明顯是誤導警方偵辦。且崔家前門、後門均無遭到外力破壞,現場至少有4到6名可自由進出崔家的親友在場,第一時間可將現場指紋清除乾淨脫罪。

事實上,陳恆正為試探崔家人的態度,主動徵詢崔家外祖母吳籠重啟調查的意願,但她竟然勃然大怒,氣得拍桌警告他「不要辦」,後來她驚覺不對,才趕緊改口「不要想起悲傷的事情」,但崔家人矛盾的一舉一動,全部被他記錄下來。

 

命案現場 堆滿宮廟雜物

陳恆正拿出2大疊調查報告書,快速翻閱到法醫解剖相驗屍體的章節,他伸出雙手往前伸直說:「崔曉菁身高167公分,是運動健將,但她的雙手、雙腳、嘴巴有被膠帶綑綁的痕跡,而膠帶痕跡為整齊平行,且她的血液中沒有任何安眠藥、毒物反應,合理解讀應是熟識人士脅迫她就範遭綁。」

崔母毛淑美(白衣女子)與鑑識人員還原現場。
崔母毛淑美(白衣女子)與鑑識人員還原現場。

時間回到15年前的3月6日凌晨1時許,鄰居聽到女性爭吵聲音從博愛路3層樓透天厝傳出,緊接著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劃破黑夜,,穿著長袖上衣的崔曉菁被家人拖到路邊等救護車,她的右胸口不停冒出鮮血,送醫後不治,右胸與右腋下共被刺中3刀,其中致命一刀深及肺部,傷勢長達15公分。

本刊記者重回命案現場時是下午1點多,當天高溫飆破30度,但裡頭的冷冽古怪氛圍令人頭皮發麻,而崔家人的行李早已被丟棄,狹窄的客廳堆滿了宮廟雜物,不時傳來陣陣的腐朽霉味。1樓後方天花板漏水嚴重,「滴、滴、滴」聲音更添陰森感,採訪結束後,記者身上流出的冷汗竟然浸濕了整件衣服。

崔曉菁15年前慘死在家中客廳,如今堆滿宮廟雜物,透出一股古怪氛圍。
崔曉菁15年前慘死在家中客廳,如今堆滿宮廟雜物,透出一股古怪氛圍。
警官陳恆正為求順利偵破崔曉菁命案,曾求助於北港朝天宮媽祖。
警官陳恆正為求順利偵破崔曉菁命案,曾求助於北港朝天宮媽祖。

陳恆正與死者同樣出身雲林,他從刑事局本部調任刑事局中部打擊犯罪中心擔任偵六大隊第四隊副隊長,同仁尊稱他「師兄」,專辦案發超過3個月未偵破的「冷案」,而與生俱來的靈異體質,竟有死者託夢找他申冤。

刑事局警官陳恆正鍥而不捨偵辦崔曉菁案件,對少女悲慘境遇滿是不捨。
刑事局警官陳恆正鍥而不捨偵辦崔曉菁案件,對少女悲慘境遇滿是不捨。

2006年一位7旬老婦黃吳水濆,意外撞見毒販交易被滅口,9年後託夢指引陳恆正找「阿寶」,才順利逮捕凶嫌洪孟延;新加坡富商潘振強遺體被火化後,託夢給陳恆正找「一對男女」,去年也偵破了黃冠臻與劉文斌詐婚害命案件。

陳恆正說:「離奇的是,崔家親友開宮廟,我某次跑去他們廟裡請示三太子『案子跟崔家人有關嗎』,結果竟連續擲出3個聖筊,崔家親友火速下逐客令,也有崔家親友家中貼滿符咒,還把崔曉菁的照片壓在符咒下。」

巧合的是,5年前崔曉菁竟託夢給一位出身雲林北港望族的曾姓男大生,他現在是藍營某位民代的助理。

崔曉菁5年前曾託夢給曾姓男大生(圖),希望他協助緝凶。
崔曉菁5年前曾託夢給曾姓男大生(圖),希望他協助緝凶。

曾男回憶說:「當時是大學期末考前一天,我讀書到深夜時昏睡過去,突然夢見一位渾身淋得濕透的小女生,她自稱是『崔曉菁』,並向我出示2位殺害她的凶嫌照片,最後留下一句『一定要找姓陳的警官幫忙』後即消失不見。」曾男驚醒時,剛好是崔女死亡時間的凌晨一時許。

曾男在家人協助下找到陳恆正,起先陳恆正以為曾男是來騙錢的江湖術士,結果曾男描述的案件情節,不但與未向外界透露的案情吻合,竟然連指認出的凶嫌照片,也與警方懷疑的涉案親友一致,令身陷冷案之苦的警方士氣大振,距離破案只差一步。

 

資優少女 慘死沉冤莫白

本刊調查發現,崔家5口原本感情融洽,崔母毛淑美是壽險業務員,崔父崔國華駕駛冷凍倉儲大貨車並擴大經營物流業,底下還有數名員工在開貨車,家中隨時有3台名車代步,家庭環境可說是相當優渥,但崔父染上安非他命被抓去勒戒後,崔家一夕之間頓失了重要經濟支柱,就此家道中落。

崔曉菁死時,雙手、雙腳、嘴巴被膠帶封住。
崔曉菁死時,雙手、雙腳、嘴巴被膠帶封住。

崔曉菁深愛著家人們,卻疑似慘死在至親刀下,究竟背後有何內幕,崔家人不得不手刃少女,並集體羅織謊言來袒護凶手,而凶嫌寧可選擇如同陰溝老鼠般躲躲藏藏,卻不願意用下半輩子來贖罪,也許崔曉菁要的不是復仇,而是凶手那一句遲了15年的道歉。

重返案發現場,從前門的投信口望進去滿是雜物。
重返案發現場,從前門的投信口望進去滿是雜物。

更新時間|2017.07.05 04:0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