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7.07.18 03:00

【頭家開講】指揮自己的樂章 六福旅遊執行長莊豐如

文|高迪 呂明潔    攝影|林育緯    影音|鄒雯涵 陳岳威 高家祥 孫愛欣    剪接│林雅菁 
莊豐如將從小陪自己長大的六福村動物園,延伸發展出亞洲第一家生態度假旅館「六福莊」,也帶領六福集團營收走向新高點。
莊豐如將從小陪自己長大的六福村動物園,延伸發展出亞洲第一家生態度假旅館「六福莊」,也帶領六福集團營收走向新高點。

在陸客銳減、多家飯店求售的市場氛圍下,台南六福莊在7月中開工動土,莊豐如將在台南打造房間數最多的休閒旅館,這是她接任六福旅遊執行長13年來規劃的第4家旅館。

莊豐如是六福集團第三代最小的孫女,在重男輕女的家族裡,她謹言慎行、多次強調自己「只是做別人不想做的」,為了幫集團停止連續虧損,她採開源節流並進,整合人力資源瘦身,並運用集團橫向資源,將飯店熟食在台北101設櫃,去年32億元營收、創4年來新高;兒時志願是指揮家的莊豐如證明,性別不代表能力,她要指揮出自己的樂章。

7月中,台南小北夜市旁舉辦「南山台南廣場」動土典禮,六福旅遊執行長莊豐如與南山人壽總經理陳潤權一起執鏟挖土。

莊豐如小檔案
  • 出生:1974年(43歲)
  • 家庭:已婚,育有1女
  • 現職:六福旅遊執行長
  • 學歷:美國加州州立理工大學旅館管理系
  • 經歷:六福皇宮企劃專員、總經理特助、六福村行政長
  • 休閒:看電影、旅遊
  • 座右銘:做什麼、像什麼
  • 經營心法:發現問題、解決問題

都市蓋度假旅館父不知

六福集團要在廣場裡興建台南房間數最多的休閒旅館「台南六福莊」,莊豐如表情嚴肅,自信地說:「目前集團內最賺錢的品牌是六福莊,因此以它作為台南擴點的品牌。」

莊豐如是六福集團第三代最小的孫女,她的伯父莊村徹現任六福旅遊集團董事長,父親莊秀石則是六福旅遊集團總裁,她接任執行長雖已13年,但一提到父親培養她當接班人的話題,她很敏感地連忙否認說:「沒有、沒有,不要這樣子講,因為我們家族女生不可以太大聲說話的,所以我也沒有這麼想,我就是希望能幫一點忙,就是做、做、做, 只要能對公司有貢獻,就再投入。」

六福旅遊向南山人壽承租土地蓋台南六福莊,7月中動土儀式上,執行長莊豐如(右2)和南山人壽總經理陳潤權(右1)一起執鏟動土。(鄒雯涵攝)
六福旅遊向南山人壽承租土地蓋台南六福莊,7月中動土儀式上,執行長莊豐如(右2)和南山人壽總經理陳潤權(右1)一起執鏟動土。(鄒雯涵攝)

事實上,莊豐如接班態勢確立,六福集團大小事,二位長輩早已放手讓她全權負責。台南六福莊開工前,記者和莊秀石聊天,發現他對飯店將打造成頂級休閒度假體驗旅館完全不知情,他說:「她沒有跟我講。」對此,莊豐如哈哈大笑說:「以為新聞曝光後,父親就會知道,所以沒特別告知,反正他很放心啊!那我就繼續做。」

莊豐如2004年接任執行長時,集團已連續虧損4年,EPS是負0.79元。她肩負為集團轉虧為盈的重任,在六福客棧與六福皇宮之後,陸續打造六福莊、六福居二個飯店品牌,加上2015年底開幕的六福萬怡,集團一共有5個飯店以及一禮莊園、一禮烘焙2個餐飲品牌。

2015年底開幕的六福萬怡酒店,是南港區少數設有大型宴會廳的星級飯店,平時還可做會議廳增加飯店收入。
2015年底開幕的六福萬怡酒店,是南港區少數設有大型宴會廳的星級飯店,平時還可做會議廳增加飯店收入。

2016年六福集團營業額達32億元,雖然創4年來新高,但EPS卻是負1.05元。6月底股東會舉行前夕,莊豐如為此心情頗差,她說:「我其實很悶,我們每一個自有品牌都很穩定成長,合併報表對我們很不利,因為南港六福萬怡酒店開幕一年多,每年折舊數約8千萬元,會影響整體表現。」

從小被訓練獨立有主見

六福旅遊集團是由莊豐如的祖父莊福創立,莊福做醬油起家,之後經營遠東戲院,1972年創立六福客棧,接著又開闢當時國內規模最大的六福村野生動物園。傳至第二代莊村徹、莊秀石兄弟,經營觸角擴大到星級躍升的「六福皇宮」飯店,六福村也陸續增設主題遊樂園與水樂園。

身為莊秀石的獨生女,「因為只有我一個人,我從小就被訓練要獨立」,莊豐如回憶,3歲就被媽媽送去參加3天2夜的夏令營,「比我大的雙胞胎當天就哭著回家,我一點都不害怕。」除了獨立,她還很有主見,「國中要讀的學校也是我自己選定後,請媽媽當司機載我去報名。」

回憶起祖父莊福(右),莊豐如(左)說從小就陪祖父母住在六福客棧,兒時生活幾乎都在飯店裡度過。(六福集團提供)
回憶起祖父莊福(右),莊豐如(左)說從小就陪祖父母住在六福客棧,兒時生活幾乎都在飯店裡度過。(六福集團提供)

從坐滑步車學習走路開始,莊豐如就跟著父親到六福客棧和六福村工作,回想父女過去聊的話題,她才突然驚覺說:「竟然都是生意經,我卻一點也不覺得無聊,看到他的辛苦,週末都在工作,其實小學時就想,將來要出國念旅館管理,以後要幫忙他。」

莊豐如認為,六福客棧現在的硬體和經營模式都是45年前的規模,裝潢和形態需更年輕化。(翻攝自六福客棧臉書)
莊豐如認為,六福客棧現在的硬體和經營模式都是45年前的規模,裝潢和形態需更年輕化。(翻攝自六福客棧臉書)

剛畢業籌備飯店被看輕

1997年,在美國攻讀旅館管理的莊豐如,畢業前半年被莊秀石急召回台幫忙籌備台北威斯汀六福皇宮飯店,她提前拿到學位,成了飯店編號第一的員工。「父親習慣下決策,執行面都由我負責。」一個大學剛畢業的小女生,同時面對建設公司、設計師、房東,她絲毫不畏懼,「曾經我問一件事,需要詳細說明,對方卻只用一張紙打發我,年紀輕會被看不起嘛!那就要具體要求,讓他達到我的條件。」

莊豐如個頭不高,幾乎沒有聽她講過笑話,但看似嚴謹一板一眼的她,其實心思細膩,會透過自己的方式傳遞溫暖給員工,六福行銷部的員工私下說:「有陣子我咳了很久,突然有天,執行長請祕書送了感冒藥給我。」

歷練了六福皇宮興建到開幕,2004年,莊豐如接任六福旅遊執行長,上任後開設的關西六福莊,是亞洲第一個生態度假飯店,主打與動物零距離接觸。一般飯店約要12年才能回收,關西六福莊6年就回收,近一年來,隨著政局改變,陸客減少來台觀光,許多旅館業績下滑4至5成,關西六福莊今年上半年營收反而比去年同期成長26%,平均住房率維持在6成。

六福集團旗下最知名的品牌莫過於六福村,至今仍在台灣樂園中穩坐龍頭地位。
六福集團旗下最知名的品牌莫過於六福村,至今仍在台灣樂園中穩坐龍頭地位。

莊豐如也試圖將集團帶往營建領域,2008年,六福集團以5億元標下台北南京東路一段的土地,原本打算做建案出售,卻遇上金融海嘯、房市降溫,她一度要將土地賣掉,最後決定,先蓋好房子,再由六福集團向買家保證有3.5%回租投報率,打造成頂級公寓式酒店「六福居」,目前住房率高達九成。莊豐如掩不住笑意說:「六福居在建設公司和不動產界變成案例,是同時整合營建和旅館營運的發展模式。」

小時候學過鋼琴和小提琴的莊豐如,兒時夢想是當指揮家,「如果不是家庭因素,也許早走上音樂路。」說起夢想,她眼裡仍有光,「想要創造自己的東西,指揮家可以用音樂,表現出自己喜歡的方式,現在我也用自己的方式,把公司做到理想狀態。」

身為集團第三代年紀最小的孫女,莊豐如謙稱自己不是接班,只是接手大家不想做的事情。
身為集團第三代年紀最小的孫女,莊豐如謙稱自己不是接班,只是接手大家不想做的事情。

管理果斷控人力求績效

為了拉高集團的業績,解決虧損問題,莊豐如就像樂團指揮調度品牌間的合作,例如2009年她請六福皇宮的點心房主廚,推出「一禮烘焙」,首家門市設在貴婦百貨Bellavita,「餐廳在旅館裡面都被認為是附屬的,心態也比較輕鬆,覺得我是在旅館裡面,開了門客人就應該要進來,可是如果你是外面的獨立餐廳,就要想辦法爭取生意來源。」一禮烘焙目前已有四家門市,下一步將進攻電商市場。

開源之外,莊豐如也替集團節流,她決策讓六福莊與六福村共用行政體系,語氣很堅定地說:「不要講成本控制,要講人力產值,不符市場標準,我們要檢討。怎麼讓員工接受?就是軟著硬著都要來。」人力重整後,六福村的員工從800名縮減到300多人,薪資成本也減少4成。

←今年4月,莊豐如(右)請來非洲藝術家,為關西六福莊做畫,替旅館增添生動氣氛。
←今年4月,莊豐如(右)請來非洲藝術家,為關西六福莊做畫,替旅館增添生動氣氛。

受美式教育的莊豐如,管理講究績效,和父親莊秀石有很大不同。留著藝術家般的落腮鬍,莊秀石乍看和宮崎駿有幾分相似,他每天準時出現在六福皇宮的咖啡廳整理自己最愛的電影簡報,對於父女的管理風格,他率直地說:「曾有員工升職半年後,做不到被要求的目標,後來莊豐如將他解職,她比較切得斷,我只敢在心裡生氣,不敢解員工的職,不適任的人會一直在,這樣不好。」

遇見看不慣的事,莊秀石以前會直接對基層員工開罵,現在也被莊豐如訓練到只能寫下建議放她桌上,莊豐如說:「因為他罵一個員工,其他員工可能會再犯,他跟我說,我再透過主管傳達給大家。」

莊豐如大小細節都不放過,規劃六福萬怡時,從客房擺放的藝術品、餐廳菜單設計、小至餐廳包廂命名都親力親為,「像這包廂叫眉月,還有望月、懸月,這些名字都是我取的。」

六福萬怡將餐廳「粵亮」的港點推車放在1樓樓梯口,早上賣三明治,下午賣港點,還可兼宣傳。
六福萬怡將餐廳「粵亮」的港點推車放在1樓樓梯口,早上賣三明治,下午賣港點,還可兼宣傳。

她發現六福萬怡「粵亮」廳的港點推車閒置,決定物盡其用,請員工推車到一樓,趁早晚高鐵人潮出沒的時段,賣三明治與港點,「一樓放推車,還可以把客人帶上樓去,我把它看成流動的宣傳。」

被爸爸公開稱讚好欣慰

今年六福皇宮絲路宴還推出異國熟食料理,以「Elite Deli」品牌,進駐台北101 B1的JASONS Market Place設熟食櫃。上半年餐飲的收入,占總營收3成8,是集團中最高,莊豐如認為,餐飲將是接下來的發展重點。

莊豐如打造的品牌中,莊秀石最欣賞的就是六福萬怡,年初還曾在媒體春酒上公開說:「我女兒做得比我好,好竹出好筍啦!真的謝謝我女兒。」鮮少稱讚自己的父親難得開口表揚,莊豐如一聽,紅了眼眶,事後聊起,她欣慰地說:「好啦!至少他知道。」

為了父親而踏入旅館業,莊豐如雖說,自己只是做沒人要做的事,卻深深樂在其中,「我到現在每天都很想上班,覺得很開心,好多事情可以發揮。」也因為了解箇中辛苦,當她10歲的女兒說,以後想做她的工作,莊豐如突然皺起眉頭,「我說不要吧!我想辦法說服她…」從她表情裡,不難想像,這份責任,是甜蜜而又沉重。

後記:說不出口的愛

生長在重男輕女的傳統家庭裡,莊秀石也曾希望家中有男丁,不過最近他似乎放下執念,感嘆還好只生1個女兒,「如果生2、3個,我煩惱會很多,會有偏愛呀!」

偏愛是擔心偏誰?他不願多說,卻舉了個例子。某次他和莊豐如一起上電視接受訪問,女兒突然眼眶泛紅說出:「我生下來的目的,就是要照顧我爸爸。」莊秀石直呼感動,「她那時候真的嚇到我,我也不曉得她會講這種話,我們之間不講愛的。」說不出口的愛,有時也許更暖心。

更新時間|2017.08.03 10:3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