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佩良解釋,這些看似無用的研究都有符合科學研究的要求標準,而且都發表在嚴肅的學術期刊,一點都不搞笑,例如她的尿尿研究就運用到複雜而嚴謹的數學推演。楊佩良隔年又繼續發展「屎的研究」,最近結論出論了:所有哺乳動物大便的時間約為十三秒,平均大便為二節。這二個屎尿研究最後發展成她的博士學位論文。

然而,科學研究究竟是為了追求改善人類生活,還是純粹為了滿足科學家自己的好奇心?楊佩良說:「一開始,一定是科學家有好奇心才會問這個問題,但科學研究拿的是納稅人的錢,還是要思考運用的可能。」

尿尿時間有什麼重要?楊佩良說,這可以運用在農場、動物園或動物醫院,藉由簡單的觀察病判斷動物是否健康。研究裡,計算尿液流動的力量未來也可能用在機械噴嘴上。此外,狗甩乾毛髮的用力模式被用在改良洗衣機運作、蜜蜂上的毛髮跟採集花粉的效率有關…。這一切,真的不是搞笑。

楊佩良的實驗室每天收到各種關於尿的回應,「有農場的人說,他農場的動物尿尿時間真的差不多是如此、動物園也有人自己測自己尿尿的時間…,結果大家的秒數都差不多。」科學開啟了另一種觀看生活的方式,從小就是好學生的楊佩良也反省了自己對知識的看法:「以前會認為知識都在課本。但現在覺得課本裡的知識只有百分之一,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是我們不知道的,例如人類到現在都無法百分之百複製魚在水中游動的方式、人類的呼吸系統。」

往下繼續閱讀

這個怪怪的實驗室,研究生和老師平常最愛看動物星球頻道,時常聚在電視前討論:「為什麼這隻動物跑這麼快?」、「為何這隻昆蟲可以抬起這麼重的東西?」這些日常的疑問就慢慢發展成了他們的研究主題,而楊佩良的尿尿研究最開始是來自胡立德一個無聊的生活觀察。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