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衰老闆番外篇之三】不止368萬 呂炳宏可能還要再賠600多萬元

文|謝祝芬    攝影|吳貞慧
被判連帶賠償的另一苦主陳堂龍(戴口罩者)很無奈,卻也只能努力面對。

媽媽嘴另一個股東陳堂龍的回答,乍聽有些無俚頭,「都怪我不會讀書」。我愣了一下,連帶賠償與否和讀書有何關聯?他解釋,自己學歷只有高職汽修科,「我們這種不會讀書的人,好像只能被會讀書的法官想判生就判生,要判死就判死。」

媽媽嘴事件當中,衰的除了呂炳宏,還有命案發生當時的另外2位股東彭元忠和陳堂龍。他們雖未像呂炳宏被懷疑涉入命案,卻因雇主身分而被判賠連帶賠償368萬元定讞,目前另有一樁600多萬元的民事官司更審中。

採訪當天,我們隨呂炳宏來到八里媽媽嘴2樓的咖啡烘焙室。一上樓,呂炳宏就喊:「阿狗,我和記者來了。」接著,轉向我們介紹正在挑咖啡豆、綽號阿狗的陳堂龍—「他就是另外一位苦主。」

陳堂龍雖然穿著「吊嘎」,但待在不能開冷氣的烘焙室,加上烘豆機運轉,還是滿頭大汗。看得出來,他並不習慣面對媒體;看到鏡頭,閃過身就去戴起防毒面具般的口罩,密密實實遮住大半張臉。

問起被判連帶賠償,陳堂龍的回答,乍聽有些無厘頭,「都怪我不會讀書。」我愣了一下,連帶與否和讀書有何關聯?他接著解釋,自己學歷只有高職汽修科,「我們這種不會讀書的人,好像只能被會讀書的法官,要判生就判生,要判死就判死。」

命案發生後,因為家人擔心,陳堂龍把股份賣給呂炳宏,離開媽媽嘴,和太太自營賣咖啡,最後卻走到離婚。「我雖然沒捲入刑事部分,卻也因為股東身分,被受害人家屬要求連帶賠償,一直被官司纏身。」他嘆了口氣,太太雖然一直說是2人個性不合,但他覺得彼此壓力都太大,離婚多少還是和官司有關。

後來,陳堂龍又回到媽媽嘴當烘豆師,也和呂炳宏聘任同一律師,共同打連帶賠償官司。而今,最高法院判3人須連帶賠償受害人張翠萍母親368萬元定讞;陳進福家屬求償的631萬元,原本高等法院判由媽媽嘴公司連帶賠償,最高法院也發回更審,要求重新確定是否應由呂、彭、陳等3人而非公司賠償。

陳堂龍無奈極了,「我在媽媽嘴工作期間,雖然擁有些股份,但多半時候都在2樓挑豆子、烘咖啡,另外一個股東彭元忠更只是入股,正職是在科技公司工作,我們怎麼會知道店長要去殺人?怎麼預防?」還有,他更不懂,明明謝依涵領的是媽媽嘴公司的勞健保,為何要由個人來連帶賠償?

風風雨雨令人嚥氣,還好他和呂炳宏3人能合力面對,「未來能怎麼辦?遇上了,日子還是要過,也只能往前看。」

更新時間|2017.07.21 06:37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