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密技
2017.07.24 11:00

戚風使妻瘋 這不是一篇勵志文

文|林嘉琪    攝影|林嘉琪    圖|試吃員提供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我人生裡第一顆手做戚風,癱瘓在啓發我該動手實作的飲食書旁,喵星人很無奈。
我人生裡第一顆手做戚風,癱瘓在啓發我該動手實作的飲食書旁,喵星人很無奈。

我決定展開戚風練習曲(握拳),沒想到竟是一場淒風苦雨之行(撐傘)。

這一段戚風練習曲要從游惠玲新書《飲食是最美好的教養》說起,惠玲是前《商業周刊》生活飲食線記者,飛遍各地採訪過多位名廚並報導美食趨勢,喜歡與小農站在一起,其文字和報導關懷食安議題,成為獨立文字工作者後,她在新出版的《飲食是最美好的教養》一書,紀錄下親自為孩子皮蛋做便當的過程,透過手做料理帶領孩子學習食物知識,並從中嘗出料理人的誠意。

第2顆戚風的頭皮破皮,我的小狗奧力佛先生那一晚安慰我的眼神很溫柔。
第2顆戚風的頭皮破皮,我的小狗奧力佛先生那一晚安慰我的眼神很溫柔。
第3顆戚風的屋頂全都不見,難道是颱風過境掀走屋頂嗎?無解。
第3顆戚風的屋頂全都不見,難道是颱風過境掀走屋頂嗎?無解。
第4顆戚風超「歪腰」,這不是形容,是它的腰真的歪惹。
第4顆戚風超「歪腰」,這不是形容,是它的腰真的歪惹。

書裡紀錄許多她的實作食譜,我很久沒有看著一份食譜,燃燒起想要跟著做的動力,但惠玲的食譜文字似有魔力,她的文字會鼓勵你即刻起身料理,於是我捲起袖子,開始練習其中的戚風食譜。

她在文中曾提醒的「日本全方位家政婦栗晴美曾說自己烤了約一萬個戚風......只要持續不懈,就會有自信.....」言猶在耳,只是沒想到,我的進度真的遠遠落後在成功的那一顆的遙遠之外(遠目)。

每晚戚風出爐,我們一家人會圍著它觀望,奧力佛先生(小狗)是一直支持我的人。
每晚戚風出爐,我們一家人會圍著它觀望,奧力佛先生(小狗)是一直支持我的人。
戚風脫模是我很大的罩門,即使口感對了,但脫模時弄破皮一樣徒勞。
戚風脫模是我很大的罩門,即使口感對了,但脫模時弄破皮一樣徒勞。
每天清晨出門前我都要為戚風脫模,結果皮破這麼嚴重,弄得我想回去埋頭再睡。
每天清晨出門前我都要為戚風脫模,結果皮破這麼嚴重,弄得我想回去埋頭再睡。

烤戚風失敗不可怕,可怕的是周圍出沒的戚風達人們,對我的戚風沒一句好話。像是我半夜求救丟相片給達人,達人看後就回:「這蛋白沒打發。」「這脫模動作不確實,造成皮傷。」「怎麼長不高?」或是「這戚風長太高像帽子。」「嗯嗯.....看來好像是做的人的問題...」

有一天我去找惠玲,跟她說我會在烤模裡塗奶油,以為這樣就會成功脫模,結果她就雙手投降,滑下去料理台了,她爬起來後問:「妳到底是看誰的食譜?」我不好意思地跟她說:「就妳的啊!」

清晨烤了戚風,為她拍張照貼臉書,不久有臉友問我為什麼把花盆放在餐桌上。
清晨烤了戚風,為她拍張照貼臉書,不久有臉友問我為什麼把花盆放在餐桌上。
有人收到我的戚風,把她放頭上,說她像頂帽子。(你以後沒有了)
有人收到我的戚風,把她放頭上,說她像頂帽子。(你以後沒有了)
拿去朋友的咖啡店請客人試吃,客人說:「呃...說不上來,像海綿耶…」
拿去朋友的咖啡店請客人試吃,客人說:「呃...說不上來,像海綿耶…」

戚風醜得很威風沒關係,但我有持之以恆的精神,一天至少練習一顆戚風,早晨出門前也烤,回家半夜也烤,老公回家和起床時,我都在廚房烤戚風,前幾顆要孝敬公婆,剛開始婆婆會看著醜戚風試著打氣:「不用太勉強啦。」後來就以「老人家沒辦法吃那麼多甜食。」婉拒戚風進婆家。

我把戚風帶去上班,同事間開始傳出「戚風使妻瘋 」的說法。由於我的同事們很會玩加很愛吃,都長了一張懂(十)吃(分)挑(機)剔(車)的嘴,才吃一口就「很乾耶!」同事開始對我的戚風避不見面,還有同事早上line我:「今天會有戚風吃嗎?」我說:「今天沒有啦,我昨天趕稿沒空烤。」他說:「太好了,那可以安心去上班了。」(彷彿看到他鬆一口氣神情)還有人在餐會上吃到戚風甜點說:「為什麼人家的比較好吃?」

我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為昨夜烤的戚風脫模。
我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為昨夜烤的戚風脫模。
這是巧克力粉不均勻的巧克力戚風,不是什麼五穀戚風,不要再問我了。
這是巧克力粉不均勻的巧克力戚風,不是什麼五穀戚風,不要再問我了。
每一次把戚風從烤模取出的那一剎那,就像等到成績放榜的心情。
每一次把戚風從烤模取出的那一剎那,就像等到成績放榜的心情。

老闆追殺稿子時,有同事接話:「以後遲交稿的吃妻瘋。」「早交的吃戚風、遲交吃妻瘋、不交吃淒風。」還好,也是有比較正義的同事挺身出面說:「我覺得很好吃耶。」一片沉默後,他接著說:「不過,可能因為我不是很懂這塊(指烘焙)。」(同事你其實不用加其實二個字。)

這天,我望著脫模後還是破皮的戚風,沮喪地跟老公說:「我想退出烘焙界了。」「不用啦!」老公摟摟我的肩說:「因為妳根本就沒有踏進去過。」

我說了,這不是一篇勵志文,不過戚風雖然快逼死我了,但我會保持樂觀,維持正能量,因為,如果比阿吉仔還難站起來的戚風都能站起來了,這世界上還有什麼難事。

數不清這是第幾顆戚風了,但她似乎可以出門見客了。
數不清這是第幾顆戚風了,但她似乎可以出門見客了。
我的歪嘴雞同事們吃的是這麼英挺美麗的戚風,但他們還是很不知足。
我的歪嘴雞同事們吃的是這麼英挺美麗的戚風,但他們還是很不知足。
如果我都做得出圓形的戚風,正在看文笑得嘴開開的讀者們一定也可以。
如果我都做得出圓形的戚風,正在看文笑得嘴開開的讀者們一定也可以。

更新時間|2017.07.31 11:4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