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7.23 23:00

【鏡相人間】我是女生我愛女生

昆蟲老師吳沁婕的故事之三

文|陳昌遠    攝影|林煒凱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背部的刺青圖樣,是自己手繪設計,掉了發條的機器人,象徵著過動症的自己。
背部的刺青圖樣,是自己手繪設計,掉了發條的機器人,象徵著過動症的自己。

吳沁婕說:「那段時間,我生活的幣值是滷肉飯。」餐廳打工一小時80元,家教則是400元,其間她接觸昆蟲教學,昆蟲課獲好評,冷門的人才反而有熱門的價格,補習班老闆開價:一堂課1200元。「這給我很大的動力,我的戶頭是10年都沒有錢的狀況。」第一筆收入雖然只有2萬多元,但那天她超級感動,奢侈地點了一碗牛肉麵,邊吃邊哭。

她心態樂觀,笑稱自己是一個「長大很慢的人」,「我到大學畢業後,都還在長大。」她面露不好意思。過動症讓她忘東忘西,以前出門會忘記帶錢跟鑰匙,有多次向路人借錢搭車,就連診斷過動症那一天,都跟醫生借錢付掛號費。

她已經停藥2年,生活沒有太大影響,因為習慣已經養成。「不過還是會弄丟東西,像隨身碟、皮包。」醫生建議用一個籃子裝出門必帶的東西:錢、皮包、鑰匙,她笑著說:「我的床就是我的籃子。」需要的物品通通放床上,出門隨手一拿就行了。

帥氣的外表,令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同志身分。小時候她曾經想當男生,會偷爸爸的西裝、襯衫來穿,對著鏡子想像自己帥氣的樣子,不喜歡穿裙子、荷葉邊與花邊的衣服,因為:「這樣就帥不起來。」國小四年級剪了短髮,從此有了自己喜歡的模樣。

吳沁婕說:「從很小的時候,我看自己長髮就是怪,我喜歡短髮,帥帥的自己。」小學4年級剪了短髮,從此擁有屬於自己的快樂模樣。圖為國中時期的吳沁婕。(吳沁婕提供)
吳沁婕說:「從很小的時候,我看自己長髮就是怪,我喜歡短髮,帥帥的自己。」小學4年級剪了短髮,從此擁有屬於自己的快樂模樣。圖為國中時期的吳沁婕。(吳沁婕提供)

 

坦承出櫃 父母極支持

國三時情愫萌芽,確認自己喜歡女生。高一時失戀,她難過到谷底,不吃不喝,每晚坐在家中露台靜靜流淚,媽媽說:「那時我很擔心她會想不開,每隔一段時間就去看看她,怕她跳下去。」低潮下,吳沁婕終於向家人出櫃,爸爸聽了,雲淡風輕地說:「那有什麼。」

有一年,她去紐約旅遊,自拍上傳臉書,母親快速留言:「帥,我生的。」讓她當下邊哭邊笑。笑,是因為稱讚與認同。那哭呢?吳沁婕說:「因為想起委屈的事。」中性的外表,屢屢被男性嘲諷。印象最深是大學時擔任女子籃球裁判,場邊男性頻頻揶揄:「這不是女籃,怎麼會有男生?」

吳沁婕說:「媽媽很有智慧,從不罵我壞或是笨,也從不叨唸我,耐心等我問她問題,再引導我。」圖為吳沁婕(右)與媽媽宋慧勤(左)。
吳沁婕說:「媽媽很有智慧,從不罵我壞或是笨,也從不叨唸我,耐心等我問她問題,再引導我。」圖為吳沁婕(右)與媽媽宋慧勤(左)。

過動症讓她求學之路倍感艱辛,但某方面這也是上天給予她的禮物,她有無窮的精力去做喜歡的事,整個暑假每天都有4堂野外導覽、室內昆蟲課,幾乎零休假,下午一有空檔就到宜蘭衝浪,晚上又到台大打籃球。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她不喜歡規律,工作休閒自由自在。「但還是會放空啦,我很喜歡在露台上看遠處的燈火。」那讓她想起小時候出門玩,玩累返家時,高速公路不斷向後的燈光。她說:「有一種幸福感。」

更新時間|2017.07.29 04:0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