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7.24 11:00

【吳沁婕番外篇】不一樣的解讀

文|陳昌遠    攝影|林煒凱
吳沁婕(右一)與媽媽宋慧勤(左一)在庭院合照,大狗史酷比是流浪犬,流浪到吳沁婕家時很瘦。
吳沁婕(右一)與媽媽宋慧勤(左一)在庭院合照,大狗史酷比是流浪犬,流浪到吳沁婕家時很瘦。

吳沁婕很不一樣,她是女生,喜歡女生。她跟妹妹是異卵雙胞胎,卻跟妹妹不一樣,不喜歡穿裙子,喜歡褲子,不喜歡漂亮,喜歡自己是帥氣模樣。小學四年級剪短髮,像個男生,抓昆蟲、愛跑愛跳。她的成長過程跟其他孩子不一樣,常常分心、不會整理雜物、上課愛講話、坐沒坐相、頂撞老師,常常闖禍,讓媽媽必須向老師道歉。

她跟媽媽都不知道為什麼,直到20歲診斷出過動症,不順利的成長過程因此有了答案。

 

【媽媽宋慧勤對吳沁婕的解讀】

關於整理房間

媽媽說:「一開始她跟妹妹同一個房間,那她又有三寸不爛之舌,能夠說服妹妹幫她忙,所以在那之前,我只知道她亂七八糟,我那時也沒有意識到她不會整理房間,只以為她愛玩。」

「有一次我說,整理完房間就去吃牛排,她最愛吃牛排,但她竟然沒有辦法整理,妹妹已經整理好出來了,妹妹很會整理,但她一直沒有出現,我後來把門打開,我進去看到她,她跌坐在一堆衣服裡面,非常挫敗,因為要吃牛排了她還不能去,整理又不會弄。我問她,你怎麼了,她抬頭看你,真的是那種快要哭出來的表情。她把櫃子、抽屜所有東西都撈出來,撈出來以後,她竟然不知道本來是放哪裡的。」

「那一次之後,我非常清楚這些事這個孩子做不來。她明明怕媽媽怕得要死,明明要去吃她最愛吃的牛排,但她都沒辦法去做,我就相信她不是擺爛。」

 

關於剪短髮

媽媽說:「因為很小的時候都讓她留長髮,她很討厭我幫她綁頭髮,她也不敢反抗,可是你可以感受她討厭,她一臉很無奈,好像世界末日這樣,你會覺得她一點笑容也沒有。」

「我那時的解讀,是因為幫她綁頭髮她要坐在那邊很久,她不耐煩。可是到後面,她總是苦苦哀求,說我不要留長髮,我開始有點動搖。我最早跟她約定,有一天你能整理自己的長頭髮,我就答應你剪短頭髮。可是你每一次看到她把梳子揪到頭髮都打結,氣到眼淚掉下來,你剛開始會好好笑,後來覺得,我這樣要求孩子,是為了什麼?當你自問為了什麼,你發現背後的理由都不足以支撐要她留長頭髮的時候,我們就接受了,孩子既然喜歡短髮,就剪掉吧。」

我問:「她會氣到哭出來?幾歲的時候?」

媽媽說:「幼稚園到小學都會,因為你要求她會梳頭髮,不會打結我才讓你去剪短頭髮,所以每次她一打結就覺得自己前面的努力都白費了,所以她很挫敗,很氣惱。」

「可是我都把她解讀成她不會梳頭髮,所以生氣。」

吳沁婕國小三年級的時候,因為一再干擾老師上課,課後眾人紛紛告狀,媽媽因此情緒失控。

媽媽說:「第一個是因為植物(課)不會動,她最沒興趣,第二個是,老師的上課方式一板一眼,對這種孩子沒吸引力。」

「那一次我真的非常難過,因為我不是第一次被告狀就揍她,不是,是一而再,再而三,當你從開始的好言相勸、苦口婆心,你一直以為她能夠上軌道,一次一次你發現都落空,那個情緒緊繃的時候,你的理智線就斷掉了。」

房間窗外的露臺,是她在想心事的地方。
房間窗外的露臺,是她在想心事的地方。

「在那之前我會打她,但通常會告訴她什麼原因,而且我只會打她幾下,我會告訴她我要打你幾下,會有理智控制,可是那次我真的到一個抓狂失控,因為所有的壓力就像你提到的,我會覺得我很認真教你呀,你會覺得說,怎麼可以,我這麼認真你為什麼沒有看到媽媽對你的付出。」

媽媽宋慧勤是國小美術老師,吳沁婕不乖被人告狀,面對同事與家長檢視的眼光:身為老師,孩子竟然沒教養。這讓媽媽倍感壓力。

「那時你會有不一樣的解讀。」媽媽解釋:「那個時候你就會以為我付出多少,孩子就要懂我的心,所以孩子要理解,要回饋,可是你不知道你對她的期待是她做不來的,你去期待一個她做不來的事,她就會變成這樣,媽媽痛,孩子更痛。」

「所以那次我打完她,最後又抱著他痛哭一場的時候,我清楚的知道,我不可以再打她,因為我們都知道,打孩子只會一次比一次狠,那一次我已經把她打得快打死了,我如果下一次再這樣子去打她,絕對……。」話語停頓,在淚水流下的時刻。

我問:「關係會出現更大的裂痕?」媽媽說:「我那時沒有去想到關係,那我時只害怕我會失控把我的孩子打死。」

吳沁婕20歲,在姨丈的介紹下,去看了兒童心智科,確診了過動症。

媽媽說:「這讓我能夠釋懷。我記得非常清楚。她那個時候吃藥,跟我說,媽媽,我吃了那個藥,我可以坐在桌子前面八個鐘頭讀書耶,對我來說,我這個孩子能坐著讀書八個小時,很不可思議。我只有問一句話,蛤,所以你以前從來沒有認真讀書過?她說,我不知道認真讀書是這種感覺。」

 

【吳沁婕對自己的解讀】

關於被媽媽打

吳沁婕說:「小時候媽媽打我大概打到三年級,所以我沒有什麼情緒,媽媽會讓我知道我做錯在哪裡,或是她很生氣很難過,她會讓我看到,那我會知道是我讓她傷心的。」

「那時的氛圍是打罵教育,所以我也不會覺得我媽怎麼打我這麼狠,雖然打很痛,但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我爸媽不會說很傷人的話,比如說你很壞,你笨蛋沒救之類的,再氣也不會說這種話。」

「痛可以過去,可是你講的話,那個態度會留在孩子的心中,變成陰影。」

 

關於短髮

吳沁婕說:「從很小的時候,我看自己長髮就是怪,現在看也是覺得好醜,我覺得自己的長相是短髮好看,我看自己就是這樣的感覺。」

「像男生如果覺得自己穿褲子帥,那穿上裙子,就會覺得你在整我,我有那種非常不適合的感覺,所以你可以想像那有多痛苦,我到國小四年級才真的剪短髮、穿褲子。」

「然後穿衣服,我會偷我爸的衣服,自己在那邊穿西裝打領帶,想像自己有多帥。我很確定,每個人的喜好是天生的,我對於美感,有自己的觀點,所以我覺得穿褲子帥。小時候會很想當男生,可以穿褲短髮,打赤膊,多好,我覺得小時候的我以為我是想當男生。」

 

關於同志身分

國三情愫萌芽,確認自己喜歡女生,吳沁婕說:「國三,那時候真的很喜歡一個女生,覺得一輩子都不能講,因為在那個年代,同性戀這個字眼,講出來是笑人家的。」

「那時候的氛圍不好,讓我覺得這應該是一輩子的秘密,可是我沒有覺得傷心或是做錯事,不會,我覺得我還蠻厲害的,還可以去面對,因為我那時我爸媽也不知道,就自己面對的狀態,然後聽到這個字眼,同性戀,別人都是負面的,我開始會看一些書,台北公館的晶晶書庫,我會買一些那類的書來看,那些書告訴我,我沒有錯,告訴我同志是怎麼一回事。」

談到家人對她的認同與支持,吳沁婕因此紅了眼眶。
談到家人對她的認同與支持,吳沁婕因此紅了眼眶。

初戀發生在高一。

吳沁婕說:「後來成人後,初戀對象寫訊息跟我說,其實她一直很疑惑,她覺得她不是同性戀,希望否認那段愛情,也希望我忘記,希望我抹掉這段記憶,這樣對她來說就沒有發生。」

「我就說,你要怎麼認定,那是你的事,你無法去影響我的人生,也許你現在告訴我,原來你那時是很疑惑搞不清楚的,我也尊重你的想法,可是在那一段對我來說,那是我的愛情。」

吳沁婕說:「我的個性其實很細膩,我是個敏感、感覺很多的人,那我不擅長Social,我跟你說兩句話不對頭我的神就會飄走,無法聽你講我沒興趣的事,我不Social,但我交心的的朋友很多。」

「那很多女生比較有這樣的特質,那我也喜歡我這樣的特質,我沒有想要我是一個男生,我是獨特的,我喜歡這樣的靈魂裝在我這樣的身體,我不覺得我在扮男,假裝男生,我是個喜歡女生的女生,我喜歡自己帥氣,然後會被女生特質的人吸引。」

「認同不應該是個架子,你可以決定你應該要放在那裡。」

 

關於標籤

我問:「會擔心過動與同志身分成為標籤嗎?」

吳沁婕說:「我雖然有許多標籤,過動、女同志、昆蟲老師,但每一個都是我驕傲的,比如我很喜歡我的過動,這個標籤對我來說就是正向,端看你怎麼去詮釋你的標籤。」

吳沁婕(左)跟妹妹(右)是異卵雙胞胎,兩個人個性很不一樣。妹妹已結婚生子,吳沁婕抱著孩子,逗弄做鬼臉。
吳沁婕(左)跟妹妹(右)是異卵雙胞胎,兩個人個性很不一樣。妹妹已結婚生子,吳沁婕抱著孩子,逗弄做鬼臉。

「我覺得不好的標籤,是不了解你的人,去給你貼的,過動就是怎樣,女同志就是怎樣,那這就是我不喜歡被貼的標籤,但我自己身上這些特質,我很喜歡。」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我做事情都非常投入,在燃燒的感覺,我相信如果沒有過動,帶給我這個特質,我很多事我可能沒有這麼專注,當然的確會有一些困擾,但是每一個人都有他的缺點,也有優點,你總不可能只想要優點,缺點也是你的一部分,接受他,這樣會快樂很多。」

更新時間|2017.07.29 04:0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