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7.08.07 03:12

【最近誕生的獨裁國家(下)】總統藉緊急令無限擴權 土耳其跳下民主列車

文|劉瑞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7月9日,數萬人聚集在伊斯坦堡,抗議厄多安總統的政治鎮壓,這是2013年以來土耳其最大規模的示威。(東方IC)
7月9日,數萬人聚集在伊斯坦堡,抗議厄多安總統的政治鎮壓,這是2013年以來土耳其最大規模的示威。(東方IC)

土耳其總統厄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2003年成為總理時,當時剛經過911恐怖攻擊震撼的西方,對於身為伊斯蘭教徒、魅力十足、聰明過人的他寄望頗高,希望他能充當溝通東西文化的橋梁。

然而,14年後的今天,西方怕是要失望了,厄多安沉浸在自己的權力遊戲中,打壓異己、無限擴權。

經歷了去年一場軍事政變後,他宣布土耳其進入緊急狀態,然而,緊急狀態卻就此成為獨裁者的憲政工具。今年5月間,他更公開表示,在土耳其獲得「幸福和和平」之前,緊急狀態不會撤銷,等於是扯掉了民主最後一塊遮羞布,成了不折不扣的獨裁者。

土耳其總統厄多安當權已15年,獨裁傾向越來越明顯。(東方IC)
土耳其總統厄多安當權已15年,獨裁傾向越來越明顯。(東方IC)

厄多安1994年當選為伊斯坦堡市長,是第一位擔任此職務的伊斯蘭信徒,《紐約客》說,他極富魅力,也是位聰明的技術官僚。2003年起,他的舞台更大,成了土耳其總理,他成功使飛漲的通膨率下滑,也鼓勵外資投資,提高了人均所得,並拉進與西方的關係。

同時,他卻越來越專制。一連三任後,任期的限制,迫使他離開總理府,但他並未就此罷手,進而在2014年競選總統,當選後即著手改變體制,把原本象徵性的總統職務變成實質掌權者。

藉緊急狀態擴權

2016年7月15日一場失敗的政變,更給了厄多安擴權的絕佳良機。他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讓厄多安避開國會和憲政法院,以總統令治國。國際特赦組織報告指出,藉著緊急狀態的掩護,他侵犯人民的基本權利,並讓媒體噤聲。直到今日,緊急狀態仍未解除。

今年4月,厄多安一手主導一場憲政公投,把土耳其從內閣制改為總統制,此後,他掌控了司法體系,擁有任命檢察官和法官的權力、可藉由把總統令變為法律,更撤銷總理一職,以及土耳其的內閣體制。

厄多安宣稱自己是公投的贏家,經過這場投票,他成了不折不扣的獨裁者。

整個過程中,作票指控不斷,厄多安也不允許國際觀察團進入,最後他贏得51.4%的票數,勉強過半,是因為法院判決未蓋印的選票也可納入計算。

根據新訂的規則,他可以三度競選任期五年的總統,目前任期不算在內,也就是說,如果他都勝選,將可掌權至2034年,屆時,他將是垂垂八旬老者。

營造恫嚇 恐懼氣氛

過程中,反對修憲的聲音全然被打壓,政府刻意營造暴力、恫嚇和恐懼的氣氛,持反對意見的土耳其人遭到攻擊,甚至被開槍射擊。

如今,他已成了土耳其至高無上、不容批評的領導人。

今年的7月15日,土耳其民眾在使用手機時,都必須先聽一段厄多安錄製的語音訊息,昭告失敗政變已屆週年,令人聯想起歐威爾名著《1984》中無處不在的老大哥。

諷刺的是,在政變落幕後,厄多安和盟友大嘆土耳其民主公然遭受攻擊,事實上,真正毀掉土耳其民主的,正是厄多安之流。

厄多安打壓民主的例子多如牛毛,政變失敗後,更是變本加厲。

他指稱他的頭號政敵──流亡伊斯蘭教士葛蘭(Fethullah Gulen)是政變的幕後藏鏡人,並展開肅清行動,殘忍無情地對付葛蘭的追隨者。

大規模肅清

厄多安已逮捕了至少5萬人,包括高階軍官、人權運動者和記者。圖為前空軍司令因被控參與去年政變,在今年5月受審。(東方IC)
厄多安已逮捕了至少5萬人,包括高階軍官、人權運動者和記者。圖為前空軍司令因被控參與去年政變,在今年5月受審。(東方IC)

至今,厄多安已逮捕至少5萬人,其中包括人權運動人士、半數高階軍官,幾千名警官,與大約150位記者,許多人是在毫無名目下被捕入獄。此外,還有約15萬公務員被革職,包括幾十位法官;6000名大學教授遭到解雇,179間電視台、報社和其他媒體機構被迫關門大吉。

7月24日,土耳其僅剩的大型獨立報社的17名記者出庭受審,罪名是恐怖主義,之所以被控告,只因為他們聯繫葛蘭的支持者,並在報導中引述這些人社群媒體上的貼文。這些盡自己本分的記者,多數已被監禁9個月。

厄多安也把矛頭對準企業界,查扣了950家公司,資產總值110億美元,理由同樣是這些企業主同情葛蘭。老闆們只能逃離土耳其,否則將面臨入監的命運。

諷刺總統也可能入獄

有人因為「侮辱」總統而遭到羈押,2006年的土耳其小姐Merve Büyüksarac因轉貼一首諷刺厄多安的詩,被法院判處14個月刑期,緩刑五年。上月,厄多安逮捕一位替國際特赦組織工作的德國人權活動者,稱他是西方世界的間諜,讓土耳其和歐盟關係更加緊繃。

但同樣是走向獨裁,委內瑞拉屢屢遭到美國批評,甚至制裁,然而,對土耳其,美國不但沒有施加制裁,總統川普甚至讚美厄多安是美國對抗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的堅定盟友。

面臨難民危機的歐盟,也因為需要土耳其的協助,起先對厄多安百般容忍,或許也是這位新強人自行其是、有恃無恐的一大主因。

反對者喜歡援引一句厄多安的名言,「民主就像一列火車,一旦抵達目的地後,就要下車了。」《紐約客》說,這句話是否出自厄多安之口,難以證實,但事實證明,在搭乘了民主列車15年後,厄多安和土耳其都下車了。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參考來源:The Globe and mail、紐約客、衛報

更新時間|2017.08.11 02:0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