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8.06 23:00

【一鏡到底】還是做個大叔好 作家謝海盟專訪之四

文|鍾岳明    攝影|王漢順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謝海盟(左)理想的男人形象就是父親唐諾(右),蓄鬍的大叔模樣,但他笑稱自己比父親更在意穿著。
謝海盟(左)理想的男人形象就是父親唐諾(右),蓄鬍的大叔模樣,但他笑稱自己比父親更在意穿著。

不分男女,母親終究希望有個健康快樂的孩子,朱天心釋然說:「跨性別這條路固然充滿很多不可測或風險,但顯然原來那條走了2、30年的路是走不下去了。」

大姨朱天文也恍然大悟:「他青春期時對很多事的反應非常激烈,其實是他跟自己所厭惡的軀殼搏鬥的一種投射。」像是揭開謎底,過去的叛逆和疏離有了解答,和自己的軀殼搏鬥了30年後,至此終於展開新人生。

謝海盟小檔案
  • 1986年,出生於台北市
  • 2009年,政治大學民族學系畢業
  • 2015年,電影編劇《刺客聶隱娘》(入圍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獎)、出版《行雲紀:刺客聶隱娘拍攝側錄》
  • 2017年,出版《舒蘭河上》(獲台北文學獎年金獎助)

訪談期間,他正開始執行賀爾蒙治療,未來每2週要補充一次雄性激素。「賀爾蒙治療後,整個人感覺非常好,雖然外觀還沒明顯變化,除了變超油的。」他的口氣不是抱怨,而是滿足與期待。預計明年變性手術完成,他要在「臉書第一時間自拍打卡,這是人生第一次的自拍照。」家人異口同聲察覺到他的轉變:「整個人開朗很多。」難怪我眼前的他親和有禮、無問不答,和過去書中得到的印象差別甚大。

成為男人,他是否有理想的形象?他答父親,「一個大叔的樣子,當然我現在很不像。」他不忘強調:「但我比他在意穿著。」他的穿著迥異同齡人,老把襯衫塞進長褲,繫上皮帶,有種老外省人的味道。他接著說:「以後有機會,我也想留落腮鬍。」朱天心回想起來,一切早就有跡可循,「幼稚園時我去接他,他把長髮剪掉,用透明膠帶黏了跟爸爸一樣的大鬍子,很滑稽的景象。」

 

想當父親 養一個女兒

前半生的自我掙扎,在這個文學家庭裡得到了寬容的接納,父親鼓勵他把變性的過程寫下,「我下本書就是寫這段變性的過程,當然也把自己30年的人生做個盤整。」他的冷靜理性顯然遺傳自父親,2人相處「從來不談心,大男人之間談心很奇怪,就聊電動,聊球類。」我腦裡浮現2個大叔在泡茶嗑瓜子的畫面。有趣的是,當不成父親的女兒,卻想成為女兒的父親,「我不喜歡小孩,但我卻一直很希望當一個女兒的爸爸,這是個很幽微的夢想,不曉得為什麼。」

我們來到他辛亥路的家門口拍照,他們一家都是愛貓人士,屋內外十多隻貓自由進出。他從小生長在貓家庭,對貓不似對人保有距離,「我對貓比對人好,是大家都知道的事。」看到橘貓臨臨,他終於卸下拘謹的外貌,輕柔把牠捧在懷裡露出少女般微笑,溫柔的眼神充滿父愛。他說,不知為何想當一個女兒的爸爸,這一刻,我看見了答案。

更新時間|2017.11.09 09:4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