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8.08 19:04

【陳錫煌番外篇】時間的老人——李天祿

文|曾芷筠    攝影|陳毅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李天祿(右)從《戀戀風塵》開始與侯孝賢合作多部電影,阿公形象深植人心。(翻攝自網路)
李天祿(右)從《戀戀風塵》開始與侯孝賢合作多部電影,阿公形象深植人心。(翻攝自網路)

李天祿在侯孝賢電影中的「阿公」形象深植人心,《戀戀風塵》裡手挾著菸、一開口就髒話連連的阿公,《悲情城市》中敢大罵警察的家族耆老,《戲夢人生》他對著鏡頭娓娓道來自己的精彩人生。傳統布袋戲沒落了,但電影恆久留住了他的樣貌。

1986年,李天祿初次走進電影。朱天文回憶,《戀戀風塵》演的是吳念真的故事,要找一個會說閩南語的老人,陳懷恩與楊麗音推薦李天祿,就這樣和侯導認識。李天祿也十分開放,心想布袋戲、歌仔戲都演過,想知道電影是怎麼一回事,便一口答應。朱天文說:「李天祿本人非常調皮搗蛋,我第一次看到他是1986年拍《戀戀風塵》時,他問我會不會抽菸,我說不會,李天祿就說:『法國的女人都抽菸』,後來每次看到我,他都想拐我去抽菸。」

算命的說,李天祿愈老會跑愈遠。果不其然,1974年班任旅(Jean-Luc Penso)從法國遠赴台灣拜師學藝,後來在法國成立「小宛然」,李天祿早已到國外開過眼界,因此當1993年李天祿在法國坎城影展,對酒會派對、頒獎典禮都見怪不怪,反而覺得相當有意思,隨侯孝賢一同上台接下評審團大獎時,這位來自台灣的老先生一派自在大器。

朱天文說李天祿是時間的老人、挖不盡的寶藏。(朱天文提供)
朱天文說李天祿是時間的老人、挖不盡的寶藏。(朱天文提供)

朱天文說他人生閱歷太豐富,隨口拈來的一段話,都閃現編劇無法達到的神彩。「拍《戀戀風塵》時,導演一喊開麥拉,沒演過電影的李天祿就用布袋戲說書的方式,對著鏡頭又演又講。幾個鏡頭後,他才知道是要跟其他演員互動,慢慢才搞清楚電影是怎麼回事。」

李天祿現場即席說書生動傳神,若事後重新配音,必然不夠活靈活現。為了解決現場同步收音的問題,最後是三床大棉被蓋住攝影機,才拍下李天祿阿公3分多鐘的即席獨白。「侯孝賢怎麼對付他呢?為了同步錄音,又不要讓攝影機發出的龐大噪音干擾,李屏賓只好棉被包住攝影機,躲在裡頭拍,仍聽見機器聲,又跟礦工借了一床,仍不行,再一床。棉被裡太黑什麼也看不見,只好把定焦對準人物,1捲300尺的底片一口氣跑到底,讓李天祿整段講完。」朱天文說。

這便是《戲夢人生》獨特美學的由來。李天祿是布袋戲演師,等於是導演、編劇、演員一人身兼數職,分飾多角了。他講的話,編劇寫不來,保留話語整段原汁原味,反而增添了厚度光彩。

朱天文說李天祿是時間的老人、挖不盡的寶藏,帶給她很多鼓勵。「沈從文說『讀一本小書同時又讀一本大書』,大書正是人生。李天祿80歲生日時,有人問他,活到這個年紀,有什麼話想要對年輕人講?他中氣十足用閩南語說:『人生要奮志!』志就是骨氣,這句話變成我的座右銘。」年輕氣盛是理所當然,但在邁向垂暮之時,身心在快速變遷時代中崩毀下墜,時間老人留下的智慧之言,成為持守與鍛鍊的一道勁氣。

更新時間|2017.08.07 21:4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