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熊景玉    攝影|李鍾泉

發生在民國84年的房屋仲介商黃春樹綁架勒贖撕票案,其中1名被告徐自強,歷經20年的冤獄及多次審判,終於在2016年經最高法院駁回高檢署上訴,宣判他無罪定讞,而徐自強的故事也被拍成紀錄片《徐自強的練習題》,在日前舉行的台北電影節中,更榮獲觀眾票選獎。

7日晚間《徐自強的練習題》舉行首映會,國片剪接大師,也是該片監製廖慶松、導演紀岳君、影片男主角徐自強以及為該片動畫片段配音的黃鐙輝皆出席。對於自己的故事放上大銀幕時感慨表示:「希望能藉由傳達自己的遭遇,告訴社會大眾,台灣不能再有下一個『我』出現。」

2012年接觸到徐自強案,並開始籌拍該片的導演紀岳君表示,一開始他接觸徐自強時,別人都告訴他,徐自強「不會講話」,一見面果然如此。當時他也曾懷疑:「是不是他想隱瞞什麼?所以怕講多錯多,不小心洩露罪證?」原來當時徐自強對自己的處境已經絕望、放棄,不想再多提。但隨著採訪到更多對象,逐漸了解事實的真相,紀岳君感嘆社會上有太多人因為刻板印象而隨便將人做出評價,因此他也想藉該片做出反省。

徐自強歷經20年冤獄、曾7次被判處死刑,終於在2016年10月無罪定讞。(穀得提供)

導演紀岳君使用了動畫的方式重現影片中的部分橋段,黃鐙輝由於台語「輪轉」又有江湖氣味,因而受邀參與配音,他的角色正是該起綁票案的主嫌之一黃春棋。

黃鐙輝說,他自己曾經寫歌詞惹上麻煩,被人一狀告進法院,官司足足糾纏7年。他認為自己的案子與徐自強比微不足道,更認為社會上有太多網路酸民不分青紅皂白就隨便替人定罪,就像去年發生的陳姓小模遭男友程宇設局殺害案,他被當時一度被認為是兇手的小模梁思惠在臉書提及,而他也跟著鄉民起舞,認定對方是兇手,因此回應相當不客氣,到案情峰迴路轉後他才知道自己錯怪對方,他也藉此機會道歉,除了不可忽視不公不義的事外,自己也該有判斷是非的能力,不該盲目攻擊別人。

黃鐙輝也因盲目認定小模梁思惠是殺害閨蜜兇手而在言語上霸凌對方,他特別藉此機會向對方致歉。

徐自強歷經20年訴訟,7次判處死刑、2次無期徒刑、8次更審、5次非常上訴,他表示,自己看過1次後再也不想看第2次,也是到影片結束那一剎那,才覺得整件事情終於結束了,整部片就是他人生的一部分,他要珍惜的是現在,而不是一直回頭看過去的事。

紀岳君還透露了一個小插曲,當初判定徐自強無罪的其中1位法官,她的父親也是法官,而且恰好也曾審理過本案,還判過徐自強死刑。紀岳君說,隔了一個世代,他們欣見司法有所進步,而《徐自強的練習題》在外界看來,是他們在救徐自強,可是其實因為徐自強的案子,大法官還做出了582號解釋,共同被告若要指證人犯罪,必須在法庭經過交叉詰問,否則就是違憲。這樣看來反而是徐自強救了大家,讓人權能更進一步。

因此他也在片末用了攝影機一面拍徐自強,而徐自強也反拍設置團隊的畫面來隱喻這個概念。紀岳君也表示,未來將會規畫小型巡迴影展,將更多作品帶到台灣的每一個角落。本片即將在8月11日於台北、桃園、高雄3地正式上映。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