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17.08.06 23:20

【練任專訪(一)】曾是漫畫界逃兵 他畫出風靡對岸的神魔世界

文|周文凱    攝影|林煒凱    影音∣孫逸鴻 
練任出道超過25年,在台灣漫畫環境不佳的情況下,轉向對岸發展,闖出一片天。
練任出道超過25年,在台灣漫畫環境不佳的情況下,轉向對岸發展,闖出一片天。

沉潛漫畫界17年後,練任以《大唐玄筆錄》在對岸復出。師承鄭問的他,一手潑墨技法筆走龍蛇,畫出玄妙的神魔世界。

黑T恤、牛仔褲,頭巾包覆著長髮,戴著時下流行的刺青袖套,練任最近常以類似的裝扮現身,看起來就像狂放不羈的硬派搖滾樂手;他的樂器就是他的筆,瀟灑的水墨,如同音符奔放流瀉在畫紙上,譜出一張又一張的澎湃旋律。

漫畫家 練任

1968年生,先後師承漫畫家曾正忠、鄭問,1992年發表《校園封神榜》正式出道,單行本作品包含《風靡一世》、《阿凱加油》,後轉往遊戲界發展,創作多為插畫作品。

2013年在中國漫畫雜誌發表新作《大唐玄筆錄》,2015年開始在網路平台刊登;以唐代奇幻故事為背景,「畫聖」吳道子為主角,古裝水墨畫風受到讀者喜愛。2017年授權IP劇《玄筆錄前傳》在中國線上影音平台播出。

近年來,他時常來往兩岸。用潑墨技法繪製的新作《大唐玄筆錄》(以下稱《玄筆錄》),在以日本漫畫為主的台灣市場討論度不高,有些曲高和寡。但反觀對岸,2015年正式在線上漫畫平台刊出後,立刻引發讀者熱烈討論,還進一步授權拍攝戲劇;六集《玄筆錄前傳》電視電影,今年五月已在中國大陸的網路影音平台播出。

「在台灣就算畫到死,也不會有人找你拍這個東西(戲劇),」談到台灣漫畫市場,練任充滿感慨。在《玄筆錄》之前,他有17年的時間,沒有再創作長篇漫畫,「我也是漫畫界的逃兵。」

由《大唐玄筆錄》改編的《玄筆錄前傳》,今年5月在中國大陸播出。(翻攝自網路)
由《大唐玄筆錄》改編的《玄筆錄前傳》,今年5月在中國大陸播出。(翻攝自網路)

想畫古裝武俠 卻只能畫校園漫畫

1968年出生的練任,從小不愛唸書就愛畫畫,立志要當漫畫家,「每次寫作文說要做什麼,人家說要當醫生,我寫要當漫畫家,還被老師說『頭殼壞掉』!」國中畢業後,父親要他去念軍校,但他堅持要念以美術專科聞名的復興商工;考了兩次,才如願進入心目中的理想學校就讀。

17歲、從復興商工畢業前夕,他應徵擔任漫畫家曾正忠的助手,後來又成了鄭問的徒弟;1992年,他正式出道,推出了第一部連載《校園封神榜》,接著陸續畫了《風靡一世》、《阿凱加油》;《風靡一世》短篇還登上了日本漫畫週刊,成為漫畫界的新星。

以現代抓妖為背景的《風靡一世》短篇,曾登上日本漫畫雜誌。(周文凱攝)
以現代抓妖為背景的《風靡一世》短篇,曾登上日本漫畫雜誌。(周文凱攝)

不過,出道初期的作品,練任並不全然滿意。

「那時候流行校園漫畫,我們只能畫校園漫畫。」他回憶,當時創作主題大多由出版社定調;《校園封神榜》是另外請人編劇,棒球漫畫《阿凱加油》也是,「但其實我根本不會打棒球。」

練任喜歡畫古裝跟武俠。鄭問創作《東周英雄傳》時,他就是助手之一;但成為漫畫家後,他反倒沒機會畫自己最有興趣的題材。「我坦白講,我在畫《校園封神榜》時,到連載後期,我畫完就不會再看了,我不想看。」

台灣漫畫在1990年代前期曾有一段好光景,但隨著日本及香港漫畫大量進軍台灣,讀者又特別偏愛日本漫畫,一些以連載本土漫畫為主的雜誌也陸續停刊,壓縮了本土創作者的生存空間。

練任在1996年結束與出版社的合作關係後,就停止了漫畫創作;他除了接一些插畫案來磨練畫技外,與老師鄭問的際遇類似,在朋友的邀請下,他轉往遊戲界發展,歷任多家遊戲公司的美術總監。

然而練任有一種堅持:他想要用自己的風格創作。但遊戲界走一遭,很多時候還是會被要求模仿流行。「《天堂》很紅,叫我們要做得像《天堂》;出現《魔獸》,又說要像《魔獸》。」受限制的創作,讓他有志難伸。

練任認為台灣有很多優秀的漫畫家,但在台灣苦無機會,只能尋求向外發展。
練任認為台灣有很多優秀的漫畫家,但在台灣苦無機會,只能尋求向外發展。

在他心中,仍想繼續那未完的漫畫夢。「沒有在畫(漫畫)的時候,一開始覺得很輕鬆;可是等到你手很癢、很想畫,台灣沒有機會再畫了。」

在對岸 找到新舞台

關了一扇門,另一扇窗,等了將近16年才開啟。

2012年,機會在中國大陸出現。在上海的台商集資要出版漫畫雜誌,練任也受邀連載。其中,股東之一是魔術師劉謙,還一度企畫推出劉謙的故事漫畫。「但是我沒有畫,因為我想畫古裝。」

這次重拾畫筆,練任決心要創作自己有興趣的題材。他非常喜歡唐代,加上曾在高中美術史上讀到「畫聖」吳道子的故事,相傳畫物可成真,「那時候就想他一定是很神奇的人。」

另外,練任曾在《風靡一世》畫過抓妖故事,當時就引用過吳道子畫作《地獄變相》。因此他決定再沿用「收妖」主題,但改以唐代開元年間為背景、吳道子為主角,「左手繪物可化為真實,右手繪物可收之於紙上」,讓風流倜儻的百代畫聖以筆收妖。2013年,玄幻新作《大唐玄筆錄》正式在中國漫畫雜誌展開連載。

《大唐玄筆錄》由真實的歷史人物吳道子、鑒真和尚及玉真公主,加上虛構的無念,構築出引人入勝的神魔之旅。(翻攝自練任臉書)
《大唐玄筆錄》由真實的歷史人物吳道子、鑒真和尚及玉真公主,加上虛構的無念,構築出引人入勝的神魔之旅。(翻攝自練任臉書)

不過這次復出也非一帆風順,中國市場跟台灣類似,由於紙本漫畫銷量持續萎縮,這本漫畫雜誌很快就消失在市場上;但《玄筆錄》轉戰網路平台後,卻意外獲得關注。在一片日系畫風、萌系角色為主的中國漫畫界,很少有寫實派水墨畫風的作品,雖然是虛構神怪故事,卻有著嚴謹的背景設定,中國讀者甚至以「神作」形容,在單一平台上線三天就點擊破萬。

「我花時間去研究唐朝的東西,其實讀者很眼尖的,都會注意。」練任舉例,唐朝還是使用方孔錢幣,以「貫」為單位,沒有銀兩或元寶;雖然他很小心避免畫錯,但有一次畫到乞討的故事,對白中只是寫了一句「行行好,給我一個『銀兩』」,漫畫上線沒多久,讀者就直接在討論區指出錯誤。

不同於《風靡一世》的熱血抓妖,練任在《玄筆錄》中融入了更多「人性」、更多的「情」,這也是作品引人入勝的關鍵。「其實我引用很多《聊齋》的東西,」他解釋,雖然《聊齋》是清代的鬼怪文學,但裡面寫情、寫愛,也揭露很多社會黑暗面,都非常動人,「我認為中國古典文學是好東西,只是我們要消化以後,加上自己的經歷,重新再呈現。」

經過多年歷練,練任用畫筆想說的故事,與年輕時大不相同。
經過多年歷練,練任用畫筆想說的故事,與年輕時大不相同。

對岸掀起一波熱潮後,《玄筆錄》進一步授權戲劇及手遊;但這部分練任不介入,劇本走向他也不干涉,「他們要把這個想法,推成一個《玄筆錄》宇宙。」就像「漫威宇宙」一樣,未來的《玄筆錄》可能不單只有「大唐」,可能還會有「大宋」、「大明」。然而練任強調,這些都不一定是他來做,「我還是走我的調性,我就是把我的東西做好。」

《大唐玄筆錄》在台灣由原動力文化出版,目前已經發行四集。
《大唐玄筆錄》在台灣由原動力文化出版,目前已經發行四集。
按讚加入《鏡漫遊》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新時間|2017.08.07 04:2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