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17.08.18 00:49

【日男賣拉麵】走過校園霸凌 他要翻轉其他孩子的人生

文|邱莞仁    攝影|林育緯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野崎孝男從小飽受家庭暴力和同學罷凌,讓他設立獎學金,鼓勵中低收入戶學生。
野崎孝男從小飽受家庭暴力和同學罷凌,讓他設立獎學金,鼓勵中低收入戶學生。

近期,作家九把刀執導的電影《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在台上映,內容直指校園霸凌問題。事實上,從小飽受父兄家庭暴力、同學霸凌的Mr.拉麵創辦人野崎孝男,因看過太多社會矛盾與畸形,激發他當記者、甚至參選東京都議員,2011在台開設拉麵店後,他則設立獎學金,以自己的力量鼓勵更多弱勢學子翻轉人生。

「日本是全世界霸凌第一名的國家。」提起國小、國中曾遭受同學霸凌的往事,野崎孝男平靜地像在陳述他人的故事,「日本的學校給每個學生一個置物櫃,進教室前要換室內鞋,我記得我那時鞋子常常不見,或是鞋子裡被放了蟑螂。」

他淡淡地說:「我國中三年級的時候,桌子是咖啡色的木頭桌,但全班只有我的桌子是白色的,因為桌面被用粉筆寫太多壞話了,寫了又擦、寫了又擦,桌子就變成白色的,但我本人是沒有那麼難過。」

野崎孝男(右)自嘲從小在家,從未有過任何美好的回憶。圖為與奶奶(中)、大哥(左)合影。(野崎孝男提供)
野崎孝男(右)自嘲從小在家,從未有過任何美好的回憶。圖為與奶奶(中)、大哥(左)合影。(野崎孝男提供)

「我被霸凌都沒有跟我媽說。」原來,野崎孝男生長在嚴重家庭暴力的環境,哥哥、大弟都是當地有名的暴走族,家人根本無暇照顧他。「我從小就被打,後來國三時,有一次我爸又打我,但我是無辜的,就還手朝著他的肚子一直打,後來高中我就到離家很遠的地方求學。」

野崎孝男想逃離家庭,但日本社會行之多年的制度和壓力卻沒放過他。「高中時我被退學過兩次,第一次是因為原本的學校分數太高,所以我被退學,後來轉到另一間學校,只因我的年紀比同班同學大一點,幾乎就不被接受。」

從小看過太多社會矛盾與畸形,讓野崎孝男(右)大學畢業後,決定成為記者,2003年更投入選舉,當選東京都練馬區區議員。
從小看過太多社會矛盾與畸形,讓野崎孝男(右)大學畢業後,決定成為記者,2003年更投入選舉,當選東京都練馬區區議員。

野崎孝男苦笑:「一般生入學基本上不用面試,但學校卻要求我的父母跟我一起參加入學面試,但當時只有我媽媽去,學校老師覺得我是特殊學生,爸爸不來代表我的家庭有問題。我真的非常討厭他們這麼說,我覺得自己被孤立了。」

野崎孝男回憶:「如果是分數不到學校要求,我可以接受,但老師們卻因為我爸沒來而攻擊我。我後來才發現,原來日本社會是不太接受留級生的;日本社會喜歡大家都是一模一樣的。」

「現在有很多在日本沒念高中的學生,都被父母親因面子問題,要求小孩子白天不要在外面露面。」野崎孝男嚴肅地說:「日本社會缺乏多元,這樣的制度從一開始就沒有任何公平可言。」

中午用餐時間,野崎孝男(左二)熱情與客人打招呼。
中午用餐時間,野崎孝男(左二)熱情與客人打招呼。

近年時常到偏鄉、各級學校演講的野崎孝男,希望透過自身經歷,鼓勵學子。他說:「現在我在成大跟台大提供每間學校,一學期2位同學的獎學金,我對同學的成績要求不高,只要是低中收入戶就可以,我希望能讓他們改變自己的人生。」

更新時間|2017.08.18 00:4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