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8.20 23:00

【鏡相人間】垃圾變黃金 環保藝術家魏德松專訪之一

文|鍾岳明    攝影|陳毅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採訪當天,魏德松從竹東出發到北埔載狗,送到竹北的動物醫院結紮,結紮完再把狗送回北埔,然後回家。一路上天氣炎熱,他細心用多層木板加黑紗布為狗隔熱。
採訪當天,魏德松從竹東出發到北埔載狗,送到竹北的動物醫院結紮,結紮完再把狗送回北埔,然後回家。一路上天氣炎熱,他細心用多層木板加黑紗布為狗隔熱。

環保藝術家魏德松熱衷於保護土地和流浪狗,他在山區荒野撿拾廢棄物,親手將廢玻璃瓶罐製成燈具,照亮自己也照亮別人;同時,他不辭辛勞撿拾、結紮、送養流浪狗。別人眼中沒用的垃圾,經過他的手總能賦予新生命。

善待廢棄物和他被廢棄的童年有關,愛狗與拾荒都是親情缺憾的補償。他口口聲聲說不愛狗,卻只有狗能讓他濕紅眼眶;空罐子、流浪犬,那些被拋棄的,最終在生命的荒原裡閃閃發亮。

新竹山區的公路旁,魏德松帶我們翻越一段沒有柏油路的陡坡。先傳出一陣狗吠,狗群接著竄出包圍我們的車,他大聲喝斥。山路盡頭有間兩層樓鐵皮屋,那是他的工作室。「我一人獨居工作室,種一些菜、芭蕉,我沒種花花草草,都種吃的,比較務實。」他的笑聲爽朗,沒提到的,還有同住的9隻狗與1隻貓。

魏德松的工作室有一個小房間,裡頭全是他四處撿拾廢棄玻璃、銅鐵,用細膩手工做成的燈具和藝術品。
魏德松的工作室有一個小房間,裡頭全是他四處撿拾廢棄玻璃、銅鐵,用細膩手工做成的燈具和藝術品。

 

退休金換塊地:別人眼中的垃圾,在他手中變成藝術品,聲名遠播,有人出高價收購。

67歲的魏德松兩側銀髮,看似老人;但面色紅潤、眼睛有神,加上身形精瘦、身手矯健,感覺比實際歲數年輕許多。這片隱密山林腹地不大,觸目所及全是他的土地,約兩座標準游泳池大小。30坪的工作室除了鑽床和氣焊工具外,其他地方全堆滿木板與廢棄物。

他有雙巧手,拿起廢棄沖孔鐵片敲敲打打,馬上呈現優雅弧形,再拿氣焊工具鍍銅,沒幾分鐘,廢棄物就被賦予新生命。別人眼中的垃圾,在他手中逐一變化成藝術品和有價的二手物。他引我們走進擺滿燈具的小房間,裡頭全是他用廢玻璃、廢鐵和木頭做成的燈。1997年開始,他把撿來的廢棄物做成燈具,如今聲名遠播,有人出高價收購,但他不忘初衷,「我的目的是要吸引人來,告訴大家土地是借我們用的。」撿拾廢棄物、保護環境是初衷,燈具只是副產品。

魏德松隨意撿起廢棄沖孔鐵片,現場示範造型和鍍銅,沒多久廢棄物就成了帶有美感的工藝品。
魏德松隨意撿起廢棄沖孔鐵片,現場示範造型和鍍銅,沒多久廢棄物就成了帶有美感的工藝品。

他曾在飛利浦工廠擔任品管員26年,前主管林榮山說:「他平常都開一輛小貨車,下班途中看到玻璃瓶罐就撿上車。他也收購古物來修補,價錢合理就賣。」平日上班,假日做民藝買賣,全年無休工作,只為讓妻子和3名子女生活無虞。2001年飛利浦遷廠中國,51歲的他順勢退休,拿全部退休金買這塊地、蓋工作室,「別人買地是為增值,我買地是為了使用,方便後半生工作用的。」他說的「工作」指的是,撿拾廢棄物和照顧流浪狗。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談起前半生,「我在新竹縣橫山鄉出生,一個靠山的鄉下地方。」話鋒一轉,「我覺得台灣地窄人稠,台灣人很糟糕很自私,沒有環保概念,你不覺得嗎?給你當人,應該把人的責任做到,生產出來的廢棄物要自己妥善處理,台灣人沒這概念很糟糕。這和我的出生沒關係,我是擔心將來子孫怎麼辦。你不覺得嗎?」他常以疑問句作結,語氣卻是肯定的。這是我們訪談的基本模式,我丟問題,他回答兩句,忍不住再講十五分鐘的環保理念,溫和的老人談起環保就憤世嫉俗,「你平常也不能把這話題拿出來聊,人家不喜歡聽啊!」他不會華麗辭藻,只有質樸的語言,以及答錄機般的苦口婆心。

更新時間|2017.11.09 09:4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