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8.21 08:58

【魏德松番外篇】孤獨鐵漢

文|鍾岳明    攝影|陳毅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魏德松每到週末就會上台北二手市集擺攤。他總是不在意他人的眼光,認為對的事情就要做。
魏德松每到週末就會上台北二手市集擺攤。他總是不在意他人的眼光,認為對的事情就要做。

魏德松早年餵流浪狗時,沒有錢買狗飼料,他總不嫌髒四處收集新鮮廚餘。「有次我在新竹餵流浪狗,帶一桶廚餘,那時傍晚我沒戴帽子,頭髮又白又亂,鄰居問我,『這是不是晚上要吃的?』『是啊。』『你是不是一個人住?』『是啊。』他的眼神很同情我,以為我是流浪漢;我撿些瓶瓶罐罐可回收的東西,別人也當我是流浪漢。」一般人對做資源回收和餵流浪狗的人總有骯髒的刻板印象,但他不以為意,唯獨家人的擔憂他掛在心上。

粗中帶細

「我老婆也擔心我出門跟人起口角,我看到人家對狗不友善,就會口不擇言罵他:『你當人好可惜喔!』」他嘆一口氣說:「這真的很累,最好不要染到這習性。玻璃也是一樣,我看了不撿不行,難過!丟掉的小狗,你不去幫忙牠,也難過!怎麼辦?」魏太太也說:「開車停紅綠燈時,他看到安全島有玻璃,就不顧危險下去撿。我擔心他用手直接撿玻璃會被割到受傷,他就說:『我的手沒你的那麼富貴!』」嘴上說得壞,其實家人的善意提醒他始終掛記在心。

我們跟魏德松帶狗到竹北的動物醫院結紮,等待結紮的空檔,他帶我們到橋下、他稱之為「秘密基地」的地方休息。他彷彿裝內建廢棄物雷達,走到哪都能發現空瓶罐。他隨地撿來麻布袋,在橋下草叢撿碎玻璃、空酒瓶,很快就裝滿一袋。他不戴手套、不用夾子,徒手撿碎玻璃,我忍不住如家人一樣擔心他,他悠悠說:「撿玻璃不能急著撿,小心拿,它不會咬你。」粗獷的舉止卻帶著細膩的心思。

同樣粗中帶細的還有他的燈具,藝術收藏家謝俊銘說:「他有一顆非常細膩的心,雖然燈具是用回收玻璃、鋼材與木料,但為達到美觀及潔淨實用,他會很精確的將容易生鏽的物件鍍銅、或刻意留下釜劈鑿痕的粗壙木頭底座,卻在粗壙線條裡銼磨出細膩的觸感。他創作的燈具,不斷勾動每個觀賞者的靈魂。」把回收物變成製造氣氛的照明物,他的燈具遠近馳名。

魏德松用回收物做成的燈具遠近馳名,舉辦過多次展覽,也有人高價收購。但他做燈不為賺錢,只要價格合理就賣。
魏德松用回收物做成的燈具遠近馳名,舉辦過多次展覽,也有人高價收購。但他做燈不為賺錢,只要價格合理就賣。

 

愛物惜物

他常以身作則減少廢棄物,「人家丟掉的棉被,純棉的,我把它拿來給人翻修,1,300塊,跟新的一樣。」就像他致力挖掘廢棄物的利用價值,在有限人生裡,他也把自己的生命價值發揮到極致。他買下竹東山區的土地,賦予廢棄物、流浪狗新生命,這也是彌補他童年的缺憾,「我買地是要圓夢,地方不大但我可以種幾株芭蕉,那是我的自由,以前都沒有啊!」2001年中秋節那個下雨天,工作室蓋好,「我有種美夢要開始的感覺。」他笑著回憶,是日記憶依然清晰。

那段時間他把廢棄物做成燈具,以賣燈維生;然而收入不穩定,讓他在2004年以後漸漸無以為繼,「雖是美夢,但沒收入是現實問題。」他過去幫廢棄物找回生命,這次廢棄物反過來救他的命。2008年中國舉辦京奧,到處收購原物料,全球廢物料隨之大漲,廢鐵從4、5元漲到17元。有次,他看別人丟一個大電池,詢問之下人家賣他100元,他轉手就賺好幾百塊。於是他到處收購冷氣、瓦斯爐、馬達、蓄電池等廢鐵,「一個早上賺4,000到7,000,生活有所改善。後來價格掉到1天2、3,000塊,我就不做了。」

獨居在山上,魏德松有忙不完的事情,他喜歡過孤獨的生活,也自認生活很多采多姿。
獨居在山上,魏德松有忙不完的事情,他喜歡過孤獨的生活,也自認生活很多采多姿。

 

獨自生活

度過生命的難關後,如今他獨自在山上過著近似原始的生活,「4點半起床,因為大白會一直叫。」他哈哈大笑接著說,「然後準備吃的,我很少在外面吃,都吃自己種的菜,接著餵狗,外面還有流浪狗要餵。再來洗衣服,我洗衣服是在大水溝用手洗,一搞就一個多小時。再帶狗去結紮,或工作,還要撿柴火燒熱水洗澡,晚上8點就睡,沒多餘的時間。」山居生活不如想像的愜意,脫離現代化設施的原始生活,其實是很忙碌的。

他一生忙碌,和家人見面的次數也不多,「我和孩子感覺……」他頓了一下說,「沒有相當親。因為我這個人到現在都一樣,沒有禮拜天的,都在忙。我以前下班後、禮拜六日就到鄉下去買舊東西回來賣,所以六日都兼差賣古董。想多賺一點錢啊,要養3個小孩很不容易,所以我勢必要多一份工作。」務實個性使然,沒日沒夜的工作全為養家活口。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所以我到現在都沒有休息,天天都有很多工作,我不喜歡吃喝玩樂。」為了維持體能,他說:「我吃東西不是吃好吃,我是要動物性蛋白質。」他把「肉」稱為「動物性蛋白質」,也是務實的用法。這輩子沒休息、沒玩樂,他完全沒遺憾,「我這輩子是很辛苦的,事情很多,滿坑滿谷的事情等著我做。」我彷彿見他望向遠處,「我眼光看太遠,看到下輩子去,我希望下輩子再好好玩。」

更新時間|2017.11.09 09:5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