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8.21 08:59

【魏德松番外篇】母親與狗

文|鍾岳明    攝影|陳毅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魏德松認為自己做的事情都是「老天爺」的安排,或是父母的恩惠,敬天惜福是他的人生寫照。
魏德松認為自己做的事情都是「老天爺」的安排,或是父母的恩惠,敬天惜福是他的人生寫照。

魏德松很謙虛,「很多人認為我在做善事,我不認同,我認為我是在做該做的事。不是我多厲害,是老天爺給我的,父母給我的。」他總把自己為環保和流浪狗付出的貢獻歸於老天爺的安排,也把自己的美感天賦歸給父母的恩賜。

確實如此,儘管他有曲折的童年回憶,卻始終感念母親的不離不棄,「我想到媽媽以前帶我很辛苦,別人要我,她又捨不得。因此我從小就很會察言觀色,比別的孩子更早熟。」後來媽媽改嫁,「人家都說她都改嫁,跟你沒什麼關係了;但因為她對我太照顧,所以我無法拋下她,還是很感謝我媽媽。」

 

為母送禮

魏太太說:「他對媽媽很孝順,只要媽媽開口,他就盡力做到。」他感謝母親養育之恩,又善於察言觀色,媽媽晚年生病住院時,「我為了討好醫院護士,特地做了20幾個木製腳凳給醫院。早期醫院的病床都很高,上床不方便,我要把護理長的感情拉近,因為我不能天天去看她,所以我用心,讓她們可以幫忙我照顧媽媽。」

也是對媽媽的情感,讓他對流浪狗特別有感情。曾為魏德松拍攝紀錄短片《疼惜天地》的導演王承洋說:「只要提到『狗媽媽』3個字,他就潰堤了,他會連結到小時候跟媽媽的情境。」最初觸動他童年記憶、並領他進入流浪狗圈的人,是同樣愛狗的張太。

魏德松開著貨車四處幫人帶狗去結紮,載狗時,他會在狗籠上蓋幾層木板隔熱,開車也會變得特別慢。
魏德松開著貨車四處幫人帶狗去結紮,載狗時,他會在狗籠上蓋幾層木板隔熱,開車也會變得特別慢。

 

替狗結紮

「1990年我在新竹南寮看到1位太太,開一部紅色別克轎車在餵流浪狗,她是全身穿白色運動服、擦紅色指甲油的貴婦,但後車廂全是狗罐頭、狗毛梳那些東西,我看了很感動啊!」他因此受到啟發,從此再也離不開流浪狗。台灣不乏餵流浪狗的人,但張太解釋:「他有個特殊任務,就是開著貨車到處去找流浪貓狗,四處找人認養,還幫牠免費結紮。」張太出錢,他開車載狗,兩人合作在新竹地區免費幫人送狗結紮。

儘管為狗結紮,出錢又出力,他們還是會遇到挫折,「有飼主說,我這隻狗品種很好,不要結紮。」萬一生狗寶寶,飼主把漂亮的撿起來,不喜歡的肯定丟掉,又變成流浪狗,於是他們想了一個辦法,跟飼主說「現在帶狗去結紮有獎金,1隻500塊。飼主為了要獎金,就讓我們帶狗去結紮,然後給他500塊,才順利解決。」

巧克力(右)很調皮,讓魏德松非常頭疼,以前曾把牠送到遠處,天天騎20分鐘機車去餵牠,後來於心不忍又把牠帶回來。
巧克力(右)很調皮,讓魏德松非常頭疼,以前曾把牠送到遠處,天天騎20分鐘機車去餵牠,後來於心不忍又把牠帶回來。

 

巧克力與大白

愛狗的用心毋庸置疑,但他嘴上老不承認愛狗,「其實我也不很喜歡狗,但看了沒辦法,狗眼睛一直對著我看……」他停頓了一會說,「像剛剛我們吃飯的時候,我最怕流浪狗過來看你吃飯,我請問你,那頓飯你要怎麼吃?很多人無感,但我那頓飯根本吃不下,我可能就整個便當給你吃,我再去買。」對狗的疼惜溢於言表。

我請他談談身邊的幾隻流浪狗,他說起「巧克力」的故事。「巧克力養四年了,最初我幫飼主帶巧克力去結紮,飼主拿2,000元給我,說結紮完不要帶回來了。既然他不要我就自己養,那時結紮花了我1,650。6個月大的巧克力非常搗蛋,只要我出去,牠就把曬著的整竿衣服拉下來咬破,好玩嘛!我回來地上全是衣服,那時好生氣,我真的把牠丟到很遠的地方,那裡有貨櫃讓它躲雨,我每天騎20分鐘的機車去餵牠。」說到這裡他的鼻頭泛紅,說話也帶點哽咽,「餵了20幾天,不忍心又把牠帶回來。」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另外一隻名叫「大白」的狗,「你知道牠有多討厭嗎?原本飼主說他們社區有人怕狗,所以他不要養了,我就養牠。牠平常都汪汪叫,有時晚上10點半叫,有時2點半叫,那我不用睡覺啦!現在4點半叫,每天天微亮我就被叫起床,前陣子我好想把牠丟掉……」他眼眶溼潤,長長嘆了一聲,「沒有辦法啊。」

更新時間|2017.11.09 09:5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