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瑞芬

多少年來,印度的穆斯林婦女在婚姻中幾乎毫無保障,男人只需喊三聲talaq(阿拉伯文的「離婚」),或寄email、甚至透過即時通訊軟體傳送訊息,就可以立即休掉他的妻子,完全不需負擔贍養費,以及養育孩子的花費,讓占全印度8%人口的穆斯林女性動輒陷入貧窮、暴力或受侵犯的險境之中。

婦運團體奮鬥了幾十年之後,該國最高法院終於在近日做出一項破天荒的裁決,宣布這種陋習違憲。高興之餘,許多人仍忍不住要質疑,為何花了這麼長的時間?

《華盛頓郵報》評論,三聲talaq便可休妻,給了男性片面離婚的權力,無異於是由印度國家體制保障的性別歧視。據估計,印度9000萬穆斯林婦女中,每11人就有1人是三聲talaq的受害者。

許多男性是在盛怒之中休妻,毫無預警,往往毀了女性的生計。

德里的最高法院去年決定受理七位受害婦女以及婦運團體的陳情,23日五位大法官以3票的多數,裁決三聲talaq「並非宗教自由不可或缺的部分,並違反了憲法的道義。」

五位大法官分別隸屬印度教、基督教、伊斯蘭、錫克教和拜火教──印度五大主要信仰。

「這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開心的一天,這是個歷史性的日子,」向最高法院提出陳情的印度穆斯林婦女運動BMMA創辦人索蔓(Zakia Soman)說,「我們穆斯林女性,也有權享受司法正義以及立法機構的保障。」

 

手機簡訊即可休妻

依絲麥爾(Arshiya Ismail)去年接受《衛報》專訪時說,她根本沒親耳聽到她丈夫說出talaq這字眼,「某一天,他突然說他四天前就已經把我休了。」

六年來,依絲麥爾不斷透過法律,尋求推翻伊斯蘭式離婚的效力,以便適用印度的世俗法律,保障她能得到前夫三分之一的薪水,供她和孩子生活之用。

30歲的法哈是另一名受害者。去年10月,在一場節慶期間,只因為女兒向爸爸要5盧比買鞭炮,他一怒之下當場休了法哈。

法哈的前夫任職於家族的鑽石買賣事業,家境富裕,但離婚後,一毛錢也沒給前妻,讓法哈生活無著。

事實上,全世界許多基本教義派穆斯林學校也抨擊三聲talaq的陋習,在巴基斯坦、孟加拉、印尼等20多個以穆斯林為大宗的國家,都已明文禁止。

隨意休妻是宗教自由?

圖中這名印度穆斯林身上的牌子寫道,拒絕當局干涉穆斯林私領域法律。印度莫迪政府支持全國採取統一的民法,引發保守派穆斯林反彈。(東方IC)
圖中這名印度穆斯林身上的牌子寫道,拒絕當局干涉穆斯林私領域法律。印度莫迪政府支持全國採取統一的民法,引發保守派穆斯林反彈。(東方IC)

印度之所以沿用至今,是因為該國法令允許穆斯林、印度教徒和基督徒在結婚、離婚、繼承和領養等私領域方面,得以遵循宗教律法。也就是說,在宗教度極為多元的印度,歷屆政府都把三聲talaq視為宗教自由,而非從女性權益角度出發。

一般而言,印度的穆斯林社群較貧窮,教育程度也較低,也使穆斯林婦女更難採取法律行動,或者發起社會抗爭。

婦運團體說,印度清一色由男性主導的伊斯蘭宗教權威,始終死守著這項特權,任何人試圖挑戰,就冠上侵犯宗教自主性的罪名。

印度的伊斯蘭領袖警告,干涉穆斯林的私領域,尋求全印度統一採用的民法,可能終會導致穆斯林社群的潰散。

幾十年來,印度政黨為了爭取穆斯林的選票,罔顧穆斯林婦女的權益。1985年,最高法院曾判決一名叫Shah Bano的穆斯林女性有權得到贍養費,結果竟然被當時的總理拉吉夫甘地(Rjiv Gandhi)推翻,為的是保有強硬派穆斯林的支持。

現任印度總理莫迪則支持陳情者,他所屬政黨BJP和印度教民族主義組織結盟,支持全國採用同一部民法法典;然而,針對橫掃全印度的一波波反穆斯林暴力浪潮,莫迪幾乎未採取任何行動,讓穆斯林社群對他抱持高度懷疑。如今,最高法院宣布三聲talaq違憲,更讓他們懷疑這是莫迪侵犯穆斯林社群的第一步。

然而,儘管男性穆斯林領袖反對到底,女性要求禁止這項作法的聲音,卻越來越大。 3月間,共有100萬穆斯林婦女在陳情書上署名,要求禁止。

對深受talaq之苦的婦女和婦權團體來說,最高法院的裁決等同於保障了性別平等和個人權利,儘管已經遲到70年,終於讓印度邁進了21世紀。

參考來源:華盛頓郵報、衛報、CNN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