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焦點
2017.09.22 00:00

【攝影筆記】北見那間轉角的咖啡館

文|李明宜    攝影|李明宜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預計光顧的老咖啡館歇業,我們來遲了。
預計光顧的老咖啡館歇業,我們來遲了。

一個在北海道北見採訪的早上,文字記者說:我們去找一家在地下街很老的咖啡館吃早餐!咖啡館的招牌出現在對街,但鐵門是拉下的。繞了一下找不到入口,只看到牆上貼一張紙寫著:謝謝48年來的照顧。蝦毀?它倒了?

沒關係,我們還有另一家備案。

這間也開了有42年了。老先生看到平靜的店裡一下子湧入了幾個觀光客,手忙腳亂滿頭大汗。吸引我的,是桌上提供給客人使用的一個老花眼鏡筒,我看到一位老先生走進店,跟老闆打聲招呼,自己倒了一杯水,拿了一副老花眼鏡,選了一本漫畫,走到邊角的位置就坐了下來。

轉到街角另一家店,也有42年的歷史了。
轉到街角另一家店,也有42年的歷史了。
早餐時段老闆一人獨撐全場,中午用餐時間老婆跟女兒會來掌廚製作簡餐。
早餐時段老闆一人獨撐全場,中午用餐時間老婆跟女兒會來掌廚製作簡餐。

他不點餐嗎?我困惑著。

過一下子,老先生又走到櫃檯,老闆倒了一杯咖啡給他,寒暄幾句就又走回位置上專心看漫畫了。

這一定是老客人。

我拉著翻譯跟這位老先生開始亂哈拉,才知道原來他造訪這家咖啡館有40年了,跟家一樣。在老闆終於搞定我們幾個人點的餐後,閒聊間我問他巷口那家原本我們要去的48年老店為何關了?老闆幽幽地說:「那家店的老闆死了!」

難得一下子湧進陌生的觀光客,老闆一直說他很緊張好熱好熱。
難得一下子湧進陌生的觀光客,老闆一直說他很緊張好熱好熱。
就是這筒老花眼鏡吸引了我的目光。
就是這筒老花眼鏡吸引了我的目光。

蝦毀?那家店的老闆死了!那家店的老闆死了!那家店的老闆死了!

原來不只是攝影只有當下,沒有等一下,連吃美食、喝咖啡也只有當下,不能等一下。

離開後我問文字記者這家會寫嗎?答案是再看看,因為吐司很乾很難吞,咖啡很苦很普通。若真要寫,必須想想用什麼角度如何包裝。

老先生來了40年,咖啡自己端,水自己倒,吃完自己收,這期最新的漫畫看完了,就回家。
老先生來了40年,咖啡自己端,水自己倒,吃完自己收,這期最新的漫畫看完了,就回家。
我跟年輕的文字記者琁如還有心怡說,要是有一家店可以光顧40年,戴著老花眼鏡喝咖啡,是不是很棒?
我跟年輕的文字記者琁如還有心怡說,要是有一家店可以光顧40年,戴著老花眼鏡喝咖啡,是不是很棒?

我心想:其實我還蠻有感的啊,如果有一家店可以讓我持續光顧40年,應該已經超越好不好吃的等級,品嘗的或許是一種習慣,一種回憶。

往下繼續閱讀

就像兩位年紀加起來超過120歲的老先生看完漫畫跟老闆說再見的時候,我覺得除了客氣,還有承諾!

老闆看我們拿老花眼鏡玩起來,也跟著拍了幾張,還開心地秀給我看。
老闆看我們拿老花眼鏡玩起來,也跟著拍了幾張,還開心地秀給我看。

更新時間|2017.09.22 04:2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