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查修傑

江蘇省的鹽城市原本是個農業城,就跟其他內地市鎮沒甚麼兩樣。但最近十年農村整個改頭換面,變身為車水馬龍的工業都市,還蓋起高速鐵路連結上海,這一切的轉捩點,都在2003年的韓國車廠投資入駐。

如今鹽城市擁有佔地廣大的韓廠工業園區,還有三座南韓起亞汽車的組裝工廠。這三家廠合計雇用三萬名員工,起亞和上游零件供應商加起來,囊括了全市六成稅收。對鹽城市居民來說,起亞就像衣食父母,幾乎每個人都有親友在起亞工廠上班,或者自己就是員工。走上鹽城街頭,一眼就能看出這裡和韓國的特殊關係:韓國餐廳、韓貨商店隨處可見;招牌上的韓文、公路旁的韓國旗,在仇韓氣氛瀰漫中國的此刻,顯得突兀和刺眼。

正因為禁韓令,鹽城市繁榮的景象,最近幾個月開始急速蕭條。華爾街日報記者在當地發現,起亞工廠產能只剩下30%在運作,起亞和母公司現代汽車的中國地區銷量,今年3到6月間驟減61%。車廠僱用的中國工人被迫放無薪假,有人一個月上班3天,薪水剩一半,裁員大刀還沒砍下來,但每個人都張著眼縮著脖子,剉咧等。

今年的2月27日,是鹽城市命運的又一轉捩點。當天南韓國防部取得樂天集團的土地,宣布將正式部署美軍提供的薩德反飛彈系統。北京方面對南韓發出強烈抗議,認為薩德系統的監控範圍也包含了中國領土;檯面上,北京並未發動貿易制裁,但暗地裡,韓國商店頻遭「安全」檢查,陸客觀光急踩煞車,種種檯面下的抵制,讓韓貨業績一落千丈,韓系品牌苦不堪言。

然而隨著禁令發酵,受害災情如今已從韓商蔓延到了中國自身。起亞在當地的工廠正式名稱為「東風悅達起亞汽車有限公司」,北汽和東風兩家中企當初與起亞合資設廠,如今也一同承受車子賣不出去的壓力。國營的中汽立場尷尬,接受外媒採訪時也只能低調表示希望(禁韓)風波趕快過去。

車廠度小月,車廠勞工面臨的卻是迫切的生計問題。在鹽城市,遭減薪的車廠工人打零工、開計程車補貼家用,祈禱不要被裁員,撐過這段過渡時期;當地的起亞汽車展售門市人員則是望著空無一人的店面,嘆著氣說:這場外交冷戰打下去,只有兩敗俱傷。

這種種發展再次顯示,身處全球化的時代,想發動任何仇外的貿易報復又不希望傷及自家勞工和合作夥伴,是根本不可能了。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