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7.08.30 22:21

【鏡大咖】我們仨 羅大佑(上)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說自己都死過好多次了,但想想怎麼又活起來,羅大佑說:「活起來,那再多做一點事情好了。」
說自己都死過好多次了,但想想怎麼又活起來,羅大佑說:「活起來,那再多做一點事情好了。」

羅大佑是個尖銳又浪漫的人。他曾經在電視訪談中提過,一開始他為什麼寫台語歌〈故鄉〉。在香港,他一個人在錄音室工作,「1987年11月的某一個週末,晚上10點多,我想今天是星期五耶,大家都去玩了,好慘,突然就想家了。」

當年離家的年輕人,之後有29年沒住在台灣,即使人在他鄉,可羅大佑每分鄉愁都落地。如他說話語氣濃濁,紛紛接著地氣。

 

瞇笑看女兒的閃亮的日子

羅大佑穿素淨白T、不是墨鏡的眼鏡,手勢多,笑得更多。即使,拍照時他仍不自禁撇著嘴角,下巴挾刀,手腳端出的架子更是銳利的直角。

笑並不是羅大佑擅長的事。原來笑也需要被馴育。他說,他58歲女兒出生後,這5年來,他笑得比之前的58年都還要多。

「是後來我覺得,怎麼會那麼開心,肌肉的感覺也不一樣,因為你人的狀態比較開心一點嘛,我才想到一點,我是四年三班,我們那個年代的人,其實不太笑的,沒有太多理由讓你笑得出來。我們家裡又都是醫生,我爸不是太笑的人,你去看病,看過多少醫生在笑的。」

羅大佑一家3口到宜蘭拍宣傳照,他沒打算讓愛女太清楚的影像曝光。(種子音樂提供)
羅大佑一家3口到宜蘭拍宣傳照,他沒打算讓愛女太清楚的影像曝光。(種子音樂提供)

羅大佑為女兒Gemma寫的〈童話愛情〉,彷彿也成了他自身的童話:「天生相似這眼睛,照滿誰的笑影,童話故事裡的劇情,世間難講明。」就算羅大佑本人的笑只滲出一點點,但歌裡笑意已用愛發電。說起女兒,「她獅子座,喜歡管人。我完全被吃得死死的。」

「週末,她不用睡她的房間,會來跟我們睡,她喜歡做體育老師,我們躺在床上,1、2、3、4,聽她的指令,翻過來、翻過去,人有時候要到小朋友的狀態跟她相處。」

很難想像這是同一個羅大佑,那個唱〈之乎者也〉時,黑沉沉像不祥的死神,拿著大刀掃過一片守舊僵化芒草的羅大佑。他仰頭:「我自己也想像不到!怎麼會變成這樣樣子!人生往外面擴展出去,很好啊,why not?你讓對方開心,對方也讓你開心。」

說到經典作〈童年〉,羅大佑說,池塘邊的榕樹其實不在池邊,而在童年宜蘭故居的巷口。
說到經典作〈童年〉,羅大佑說,池塘邊的榕樹其實不在池邊,而在童年宜蘭故居的巷口。

「以前也有女朋友跟我提過想生小孩,但那時沒有想要,是在外面飄泊夠久了,那次突然覺得就試試看。」交往多年,當時還是女友的Elaine在北京做人工受孕,一次就懷上女兒。

某種程度上,生了一個女兒,羅大佑自己也往內找到能量新生了。「一家三口,就三個人,你要互相support,我們是真的從女兒身上感受到往上生長的力量,很強烈的那種力量。我外面去商演,4、5天回來,就覺得她長大了耶,能量大到那個地步,又很會吃,才餵奶180cc,又哭,不知道為什麼哭,原來是不夠吃,她拚命往上長。」

回想李烈片段光陰的故事

道理不難,要讓所有的叛逆與不馴的性子盡情發作撒野於人生之後,才有可能使喚住它。羅大佑的馴與順是發生在58歲之後。

「激動還是有,但是現在已經不需要那麼激動了,這東西都收起來,有個女兒有個家,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意思是說,比較有耐心了吧。這耐心跟我女兒把它磨出來也是有關係。」

從大學彈著吉他創作第一首歌開始,羅大佑的開心與不開心,都成了音樂。
從大學彈著吉他創作第一首歌開始,羅大佑的開心與不開心,都成了音樂。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他以前回憶過,前妻李烈10年如一日在他床頭放一杯水的往事。我訪過李烈,她回應,是怕羅大佑跟自己搶水喝。如人飲水的冷暖感知,說明了伴侶多麼容易顛碎的相處日常。即使面對李烈直白的回應,羅大佑依然感性情長:「那杯水對我還是很重要。」

更新時間|2017.08.28 04:5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