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鄭進耀    攝影|林煒凱

29歲的池家瑋是馬來西亞華人,10年前來台灣念書,他不想家,卻常想起故鄉的食物。他最懷念灑在椰醬飯上的「參芭醬」,那是一種特殊的馬來西亞辣椒醬,「有陣子,我在台灣只要看到紅色的醬都會買來吃一下,結果都很失望。」

3年前,他索性開了一家馬來西亞餐廳。這一天的午餐是他最愛的紅咖哩雞:「這是我在馬來西亞最常吃的菜。」這也是他母親的拿手菜:「我家5個兄弟姊妹,每個人都要輪流到廚房幫媽媽的忙。」母親是小學老師,每天還是花時間做三餐,連帶影響池家瑋對食物的品味。

5個小孩只有池家瑋最叛逆:「我不愛念書,喜歡到處跑,交了一些不太好的朋友。」父母怕他變壞,把他送到私立中學,沒想到這個兒子愈跑愈遠,中學畢業後來台灣念大學,還很有主見選念了護理系:「我聽人家說,男生當護士少,比較有優勢,而且又是鐵飯碗。」

這道紅咖哩雞是馬來西亞的國民美食,旁邊是拌了三芭醬的配菜。

畢業後,他考了證照,在醫院當了2年護士:「一開始,起薪還不錯,可是我看學姐做了20年,薪水也沒漲多少,我覺得沒有未來。」他決定創業,他想起自己為了家鄉味走了大台北遍尋不著,全台灣有3萬馬來西亞人,他認為大有可為,於是開著餐車賣咖哩便當:「我的手洗菜洗到一直脫皮,看起來很噁心,我都不敢和人握手。」遠在馬來西亞的母親都勸他乾脆回馬來西亞,不要這麼辛苦,但他不願放棄,母親終究捨不得兒子受苦,提供了食譜和資金。

池家瑋說,離家這麼多年,很少有想家的時刻:「我朋友很多,生活很熱鬧…只有放不下爸媽。」父親在2年前,感染登革熱,僅僅4天便過世:「我還好有趕上飛機,見到他最後一面。」這是所有異鄉遊子最害怕的事。也因為父親過世:「更感受到想做的事,更要努力去做。」

他娶了台灣妻子,在台灣有自己的家庭了,打算過幾年把母親接來台灣,對池家瑋來說,有家鄉的食物就是故鄉了,而這家餐廳是他另一個「故鄉」。「有人反應我的食物太辣,我不會調整;有人建議我放高麗菜之類的配菜,我也不放,因為馬來菜沒有這些。」

現在一家人四散各地,大姐在上海、弟弟在印度,一家人能一起吃頓飯更不容易了,「現在最期待過年的時候,大家聚在一起吃飯的感覺。」他說,吃飯應該是快樂的事,所以不懂為了餐廳排隊吵架的人在想什麼。

「其實,我高中畢業第一志願是去澳洲學開飛機,因為我認為能載人出國玩,是一件很快樂的事,可惜學費太貴,念不成。」但他現在一點也不後悔,因為吃飯也是一件使人快樂的事,他站在櫃檯後,滿心期待見到食客滿意的神情,而一些多年未見的馬來西亞的朋友,也因為來這家店吃飯而重逢,食物一直是最後的故鄉。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