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蘭若寺》前進威尼斯 李康生三點全裸要問王雪紅

文|翁健偉    攝影|楊兆元
蔡明亮(中)帶領演員出席《家在蘭若寺》進軍威尼斯記者會。

蔡明亮第5度入圍威尼斯影展的作品《家在蘭若寺》,角逐「最佳VR影片」與「最佳VR敘事影片」2大獎項,這是影展首次舉辦VR競賽單元,也是他個人首次挑戰執導VR電影,同時是HTC首度跨足投資內容產業。

蔡明亮說一般看VR電影容易不舒服,但看過《家在蘭若寺》的人,都告訴他沒有後遺症,甚至片長55分鐘,感覺起來只有半小時。為了讓觀眾可以漸漸走入他打造的VR空間,開場前面7分鐘都是同一個鏡頭不變,「這是我的策略,因為戴VR頭盔,調整就要花2分鐘。」如此一來就算手忙腳亂配戴完畢,依然可以慢條斯理適應整個VR,「很多視角可以讓觀眾慢慢看。」

但是只要是蔡明亮的作品,創作過程從來沒有容易過。因為VR沒有辦法拍特寫,靠太近的話演員的臉會變形,加上又是360度上天下地都會被拍進去,與他之前熟悉的拍片方式完全不同。到了後期製作過程,他在HTC的辦公室也會生氣,「HTC團隊覺得我很可怕,我也覺得他們很可怕。因為以為解決了,其實還有新的問題,不斷地這樣折磨。」

原本威尼斯影展主辦單位,規定VR都要用統一的器材放映,不准他用HTC的系統,但如此一來《家在蘭若寺》的效果會被壓縮很嚴重。蔡明亮一直修正,始終覺得不滿意,「就打電話給威尼斯影展,說我不去了。」

結果對方從善如流,認為VR是影展的新單元,願意妥協其中3到5個採用HTC的系統。蔡明亮說:「等看到我的版本,就知道為什麼。」不過他認為VR的硬體技術還在發展中,即便是現在交出去的版本,也只有完成他心目中9成的效果,「 因為技術還沒有到那個階段,可能3年後的技術才是我要的版本。」

參與《家在蘭若寺》的演員,也一樣難逃蔡明亮的挑戰。陳湘琪說一開始告訴她扮演人,造訪李康生。「第一次開會時,我建議可以演修女,導演面無表情。我猜大概不可能。」開拍前,她接到蔡明亮的電話,「拍戲那邊的那個房子,用黃色帶子圍起來,『妳知道發生什麼嗎?有人在裡頭自殺!』我想:『完蛋啦!』該不會要我演那個角色,當時我沮喪很久 。」雖然扮演女鬼,但陳湘琪說跟蔡明亮合作就是過癮,「把你搞到很慘,會讓你覺得再也沒有辦法突破。」像是這次她被告知要演出 「妳臉在笑、妳心裡在哭」,充滿了實驗與突破,也留下很多耐人尋味的回憶。

陸奕靜也說本來定裝時,身穿溫暖的顏色,想說這次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正式開拍時,他晃來晃去我就覺得不妙,他就說:『臉搞白一點!』看起來很像紙紮人、很像阿飄,總是不會放過我們!」而在幕後花絮中,蔡明亮對陸奕靜說了一句:「看起來不動,但是要在適當時間動。」陸奕靜聽了就默默地把頭轉向一邊,大家都解讀這個動作是演員的反抗,但她解釋並非如此,「那是每個人專注表情不一樣,這個VR滿新,不像平常拍戲,有燈光、鏡頭、有位置。」

尹馨也在片中有很大的犧牲,她說應該沒有辦法超越當年《幫幫我愛神》的程度。「導演說,『我可以找你來演個鬼嗎?』想說不賴,應該是主角。後來再去找導演,導演說:『這次你演一隻魚』」然後尹馨幻想扮演一個魚精,應該很接近美人魚,有尾巴、閃閃華麗的模樣,「沒想到最後連眉毛都沒有,就是因為魚沒有眉毛,要蓋掉。我是白白胖胖的大肥魚,距離美人魚都有一段距離。」

蔡明亮的老班底李康生,是《家在蘭若寺》理所當然的男主角,現實中他生病了3年,也做了超過1年半的電療,這些細節都被放入電影。聽說他這次三點全裸又被剪掉,蔡明亮說並沒有,但隨後又改口,要看HTC老闆王雪紅的意見。

更新時間|2017.08.29 11:02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